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541b6ce471ac49438fe69fba9ebc479f,time=160393745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7345271/497345277.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B4L1021L3L51L5&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7345271&page=1&vt=2,signature=7ef0f218622386b2016d466af02114651841f456
isshowflow:1,,
元曲三百首--国民阅读经典(平装)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元好问(三首)

 

 

元好问(三首)

 

元好问(1190—1257),字裕之,号遗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少年时勤学苦读,卓有文名,于金宣宗兴定五年(1221)进士及第,进入仕途,曾任翰林学士、知制诰。金朝灭亡之后,专心于著述。作为一代文宗,元好问诗、词、曲、古文皆工,影响甚大,传世作品有《遗山集》。其散曲数量虽不多,却被评价为“穷崖孤松”(《太和正音谱》),可见其风骨。

 

○小令

 

〔黄钟〕人月圆

卜居外家东园

 

重冈已隔红尘断,村落更年丰。移居要就,窗中远岫(1),舍后长松。十年种木,一年种谷,都付儿童。老夫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2)

 

【注释】

(1) 岫(xiù):峰峦。东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云无心以出岫。”南朝齐谢朓《郡内高斋闲望答吕法曹诗》:“窗中列远岫,庭际俯乔林。” (2) 醒来明月,醉后清风:无论醉还是醒,都有明月清风相伴。《南史·谢弘微传附朏子传》:“有时独醉曰:‘入吾室者,但有清风;对吾饮者,惟当明月。’”

 

【评析】

元太宗十一年(1239),元好问携家眷回到故乡秀容,暂时居住在外祖家。此时,其母早已去世,外祖家的东园景色依旧,大有物是人非之感。

故国已亡,漂泊的旅人来到生母的故居,似乎找到了一片远离

尘嚣的桃花源。从居室的窗中,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峦,居住在山水之间,远离尘嚣。舍后的松树,苍翠挺拔,风过松林,清新潇洒,正是隐逸人士的理想居所。

无论是种树还是种庄稼,让年轻的后生们去忙活吧。诗人只想着在垂老之年,与明月清风相伴,陶然而醉,不问世事,哪论兴衰?在田园退隐当中,求一片内心的安宁。


 

〔仙吕〕后庭花破子

 

玉树后庭前(1),瑶华妆镜边(2)。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花和月,大家长少年。

 

【注释】

(1) 玉树后庭:字面上指后院中亭亭玉立的树木,暗指令人沉醉迷恋的乐曲《玉树后庭花》,表达及时行乐之感。南朝陈后主“又于清乐中造《黄鹂留》及《玉树后庭花》《金钗两臂垂》等曲,与幸臣等制其歌词,绮艳相高,极于轻薄,男女唱和,其音甚哀。”(《隋书·音乐志》) (2) 瑶华:即瑶花、玉花,比喻青春的面容。《楚辞·九歌·大司命》:“折疏麻兮瑶华,将以遗兮离居。”东汉王逸注:“瑶华,玉华也。”疏麻花白,故比作“玉花”。

 

【评析】

《玉树后庭花》本是亡国之音,此处用“玉树后庭”的字面意义,即庭院里的树木,与下面的“瑶华妆镜”构成工整的对仗句。按字面理解,是庭院里的树木正茂盛,妆镜边的鲜花正妩媚。其潜在的意义,则

是犹如《玉树后庭花》唱咏“玉树流光照后庭”,好时日无多,不如趁着青春年少,尽情赏花赏月,享受人生趣味,化及时行乐的消极为生命美好的赞赏。


 

〔双调〕小圣乐

骤雨打新荷

 

绿叶阴浓,遍池塘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1),妖艳喷香罗(2)。老燕携雏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珍珠乱糁(3),打遍新荷。人生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初过。穷通前定(4),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5)。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注释】

(1) 海榴初绽:石榴花蓓蕾绽开。海榴即石榴,石榴由海外引种,故称为“海榴”。绽:绽开,开放。 (2) 妖艳喷香罗:石榴花开得极好,如美人罗裙一样鲜艳馥郁。 (3) 珍珠乱糁(sǎn):阵雨过后,荷叶上的水珠如随意撒上的颗颗珍珠。糁:碎小的米粒。 (4) 穷通前定:人生命运无论顺利还是困厄,都是早已注定的。 (5) 芳樽:盛着芬芳美酒的酒杯。

 

【评析】

元人杨朝英《朝野新声太平乐府》认为“骤雨打新荷”是曲牌,当代隋树森编《全元散曲》沿用这种说法。不过元代陶宗仪《辍耕录》卷九认为:“《小圣乐》乃小石调曲,元遗山先生好问所制,而名姬多歌之,俗以为‘骤雨打新荷’者是也。”

这首散

曲所描绘的景致十分明媚,绿树浓荫的夏日池塘边,石榴花红艳艳盛开,燕子翩翩穿行,柳条轻拂,蝉鸣震耳。一阵夏天特有的急雨过后,荷叶上水珠颗颗,晶莹圆润,像随意撒上的珍珠。

面对如此清爽的景象,暑气顿消,仿佛大梦初醒,想到人世间的一切,何必匆匆忙忙、蝇营狗苟,白白辜负良辰美景?不如邀来知心好友,饮美酒,听弦歌,尽情赏玩。日升月落,来去匆匆,简直像梭子来回地投,一天天织长了岁月。不要在意,还是享受眼前的欢乐,把握眼前的时光吧!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