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6f2dde9b3364b408f747be2fcfe6326,time=160393893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7345271/497345280.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B4L1021L3L51L8&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497345271&page=1&vt=2,signature=20959e84dedcbff6cf03b3acf4a7f3f7a9d761ab
isshowflow:1,,
元曲三百首--国民阅读经典(平装)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王和卿(三首)

 

 

王和卿(三首)

 

王和卿(1242—1320),名鼎,大名(今属河北)人。元人陶宗仪《辍耕录》称他“滑稽佻达,传播四方”。还记载说他与关汉卿相友善,曾经讥谑对方,关汉卿极力还击,却总是不能占上风。明人朱权《太和正音谱》将其列于“词林英杰”一百五十人中。

 

○小令

 

〔仙吕〕醉中天

咏大蝴蝶

 

弹破庄周梦(1),两翅架东风。三百座名园一采个空。难道风流种(2),唬杀寻芳的蜜蜂。轻轻的飞动,把卖花人搧过桥东。

 

【注释】

(1) 庄周梦:庄周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人和蝴蝶有巨大的分别,但是从万事万物归于“道”的本源来看,又可以互相转化。《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2) 难道:难说,难以说明白。

 

【评析】

据陶宗仪《辍耕录》卷23记载,中统初年,大都城的闹市里飞来一只蝴蝶,大得不同寻常,王和卿当即作了这首《醉中天》小令。

蝴蝶极大,能把庄周的梦弹破。梦本来无形无质,用“弹破”一词,有声有力,蝴蝶的分量跃然纸上。接下来还是铺排蝴蝶之大,用别的物象来对比衬托。翅膀大,要驾驭着东风飞行

;个头大,能把三百座名园的花蜜全部采空,还吓得蜜蜂落荒而逃。这都不算什么,它只需要轻轻地扇动,刮起的风就能把卖花人给扇到桥那边去。

这首散曲,成功地使用了夸张、对比等手法,令人感觉新奇有趣,富有幽默色彩,甫一面世,就广为传诵,使王和卿的名气更大了。现实当中本没有这样的蝴蝶,如此描写似乎也是对庄周蝴蝶梦荒诞感的延伸。


 

〔中吕〕阳春曲

题情

 

情粘骨髓难揩洗,病在膏肓怎疗治(1)?相思何日会佳期?我共你,相见一般医。

 

【注释】

(1) 膏(gāo)肓(huāng):按照中医学理论,膏指心下部分,肓指心脏与横膈膜之间。膏肓之处,药力无法达到。《左传·成公十年》:“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杜预注:“肓,鬲也。心下为膏。”

 

【评析】

人们常说相思入骨,本来就够夸张的。王和卿却说“情粘骨髓”,骨髓比骨更深入,骨髓上粘附的东西怎么可能洗掉?足见这情之深之牢固。相思病已入膏肓,寻常的医药根本不管用。那该怎么办呢?得了感情绝症的两个人,唯有相见,才是互相救治的良方好药。

这直抒胸臆的表达手法、夸张极致的说法,令人想起前人那些决绝的誓言:“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

与君绝。”(汉代《上邪》)以及“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砣浮,直待黄河彻底枯”(唐代《菩萨蛮》)。


 

○套数

 

〔大石调〕蓦山溪

 

闺情

 

冬天易晚,又早黄昏后。修竹小阑干,空倚遍寒生翠袖(1)。萧郎宝马(2),何处也恣狂游。

〔幺〕人已静,夜将阑,不承望今番又。大抵为人图什么,况彼各青春年幼。似恁的厮禁持(3),寻思来白了人头。

〔女冠子〕过一朝,胜九秋,强拈针线,把一扇鞋儿绣。蓦听的马嘶人语,不甫能盼的他来到(4),他却又早醺醺的带酒。

〔好观音〕枉了教人深闺候,疏狂性惯纵的来自由。不承望今番做的漏斗(5),衣纽儿尚然不曾扣。等的他酒醒时将他来都明透。

〔雁过南楼煞〕问着时节只办的摆手,骂着时节永不开口。我将你耳朵儿揪,你可也共谁人两个欢偶(6)?我将你锦片也似前程,花朵儿身躯,遥望着梅梢上月牙儿咒!

 

【注释】

(1) 翠袖:指翠绿色的衣服。这一句化用唐人杜甫的诗句:“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佳人》) (2) 萧郎:情郎的代称,出自唐人崔郊诗:“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3) 厮禁持:互相折磨、纠缠。厮:互相。 (4) 不甫能:好容易,刚能够。 (5) 漏斗:指事情败露、遮掩

不住了。 (6) 偶:成对。

 

【评析】

杜甫诗《佳人》感慨一位被抛弃的女子,夫婿喜新厌旧,“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王和卿这首散曲,也是写男人另有新欢,冷落旧爱。不过,杜甫笔下的佳人,虽有绝代容貌,却只能屈从命运,寂寞地幽居在空谷;王和卿塑造的女主人公,却泼辣勇敢得多。

她忠于感情,一片痴心,直等到深更半夜,等来的却是醉醺醺的情郎。已经喝醉的人,肯定不能和她温存。她气愤不已,这男子明明知道有人等他,还一味地放纵寻欢,让人一次又一次白等,明显就是不把这片真心当回事。与此同时,她又机智地发现情郎的衣扣松散,肯定另有新欢,怪不得不肯早点回来。证据确凿,容不得他抵赖。她在等待的时候,已经在思考这段感情值不值,大好的青春年华,得不到同等的情意回馈,难道就要在一次次欺骗中蹉跎下去吗?

被深深伤害的女主人公开始发飙了,揪着男子耳朵,全面开骂:你不是想要锦绣前程吗?我就诅咒你一世不得好;你不是爱惜自己的皮囊吗?我就诅咒你生病长疮……那声音高得能传到梅树梢头的月亮上去。由黄昏倚修竹的温柔淑女,到深夜怒骂的辣妹,性格生动鲜明,爱时望穿秋水、痴心一片,恨时跳脚扯耳,富有生活气息。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