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54d33eef8e547ad8a37d65b995e2c6d,time=160631332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8899132/498899332.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4L21L2&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8899132&page=1&vt=2,signature=928b86b3d511c4eee1be64d14e786c872b5a1860
isshowflow:1,,
惹火小厨娘:捡个相公种种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惹火小厨娘:捡个相公种种地
慕云
第一章催婚

此夜,空中见不得半点的星辰,似是全被乌云给掩盖住了,再加上这无名的燥热,竟显得有些令人压抑发狂。

徐锦篱惊醒的时候已是半夜,她小口地喘着气,看着自己的手,没有半点伤痕,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一切都是梦。

接着她才躺了下来。

真是该死,明明知道自己现在还活着的,却还是这般敏感。虽然现在活着的方式与她想象中的多多少少有些出入,但是好歹也是有鼻子有眼睛,至少有个安身之地。

她一想到之前的那些破事,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是知道人心险恶,但是没想过会险恶到这样的程度,可真是令她大开眼界了。

当时在实验室做试剂的时候她就感觉分量上面有些不太对,不仅如此配比好的标准溶液的浓度也与往常不同,桌子又不是平时的桌子,破旧的棱角全都没有了,像是被人故意换了一样。

可是那天必须要完成这个实验,否则就超时了,会挂科的事情她当然不会去冒险,给了她机会提前保送研究生,她更是得认真。

最后可想而知,由于配比的标准溶液浓度不准再加上那试剂的可疑分量,散发出的气味忽然令人头晕无比,踉跄时无意间又碰倒了一瓶瓶试剂,最后造成的结果便是实验室爆炸,连着她的人一块爆炸了……

那个时候自己怎么就那么蠢,一开始就看到窗户都被关得死死的,自己

竟然没有醒悟,白白给了那贱人和渣男害死自己的机会。那种灼烧的感觉还在她的心中挥之不去。

徐锦篱轻轻咬了咬下嘴唇,若不是突然到了这地方来,自己做鬼都不会放过那两个心胸狭隘的小人,枉自己还那么用心的去帮他,结果另一个她竟然因为嫉妒自己教唆渣男而痛下杀手。如若给她机会再要碰见那贱人,自己一定要百倍奉还,绝不会让她活的逍遥快活!包括那个渣男在内!

想到这里,徐锦篱才算是解了一口气,便安然睡去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徐锦篱的爹徐清安便一直在她的闺房外面转来转去,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一些话语。

“哎。篱儿啊,你说说你这都第五个公子了,你怎么又把他吓跑了!嫁不出去可得被镇上的人嘲笑个遍了!唉!这该如何是好啊!如何是好啊!”

本是大好睡懒觉的时光,徐锦篱硬生生被这话给从周公那里拉回了现实,她很庆幸能在这个世界碰到个便宜老爹,然而为何不管到哪她都躲不过这催婚的话题,前生也是,这后半生恐怕也是了。

天知道这古代偏是过了二八年华嫁人就算晚婚了,若再晚个几年还算是有罪,要是换作现代已是二十三的自己岂不是罪证满满?

此时徐锦篱十分不情愿地穿好衣裳,起来给徐清安开门,理直气壮地说道:“爹啊,你说这大清早的不让女儿睡个好觉

也就算了。都说了那几个人我可不喜欢,你也不希望女儿我嫁给不喜欢的人吧?你若是喜欢,你嫁给他们好了!女儿可没什么意见!”

徐锦篱把房门关上,这事在她闺房门前可不好说,若是被哪个做工的人听了去,指不定又是一阵他们八卦的料子。便拉着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去了书房,她今天正好把这事跟他好好地说个清楚。

徐清安被徐锦篱这么一说那是气得不行,指着她的手都在颤抖,“你……你……你这逆女,是想要把你爹气死不成!胡说八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从老祖宗那就流传下来的规矩怎能破坏了!”

他这闺女怎么就这么不成器呢!

徐锦篱耸耸肩,坐了下来,无谓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若是这样,跟死人有什么区别。女儿可不想当死人守这死规矩!”

自己偏偏就不嫁了,有能耐就让官府把自己定个罪,进了这牢狱,还不用面对那些臭男人的嘴脸。

自然,这只是徐锦篱头脑一瞬间的想法而已,她可没傻到这样做。

徐清安一时间无言以对,他发现自己的这女儿自从从那护城河里救起来以后那是越来越能说会道了,光是媒婆就是被气走了有七八个,有些好不容易答应来见面的那些公子见到她以后立马跑了。真正面对面答应下来的才五个,可就连这五个都被她给吓跑了。真是天意如此,不该

让他的小女嫁出去?

“那你倒是说说,这五个公子有何不好的?竟是让你这般厌恶?爹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女儿被镇上的人一直嘲笑。”徐清安说道。

“就说那李公子吧,生得跟那猪刚鬣似的。肥头大耳,张口闭口便是钱财。这种人,女儿光是见一面都觉得恶心,也不知爹你从哪给女儿相来的。”

一想到那五个人徐锦篱便是一阵恶寒,真不知道哪个媒婆长了多少的针眼给她介绍这么五个人,自己虽算不上沉鱼落雁,但也算是俏皮可人的姑娘一个,若是放在自己那个年代,不知会有多少男生排着队伍追呢。

这李公子往猪刚鬣那方面说还是轻的了,最关键这家伙一张口还拖着口水,也不知是多少年没刷牙了,离得好远都一阵阵恶臭味,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儿,搞了不少小妾,也不知道那些姑娘怎么忍受得了。

“嗯,这……这李公子确实不大好,好像是你孙大娘介绍的。那张公子、刘公子、郑公子他们呢?”

徐清安努力回想了一下李公子的样子,好像确实不太好。那模样自己断然也不敢给女儿介绍的,都是那天孙大娘非得热情地拉着自己要给篱儿介绍好婆家,还拍拍胸脯保证了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至少也得是门当户对,怎知是这么一个货色!

“那张公子吧好吃懒做,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逗蛐蛐,耍酒疯。好歹女儿还读过一点书

,肚子里也算是有墨水的。张公子如此,如何配得上我?刘公子和郑公子那模样倒是不错,但风流成性,我看见他们成双入对进望春楼好几次了,成天花天酒地。如此我嫁过去岂不是独守空房?”

说起这两人来,徐锦篱更是比先前的张公子还要厌恶,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前者张公子只是不学无术而已,而后者则是风流成性,不知招惹多少桃花债,就跟当初的那渣男一样,如何能让她过得幸福?

“说的也是,二人品行不端,篱儿你嫁过去我也不放心。不是还有一个杨公子吗,他条件样样好,总可以让你满意了吧?”

徐清安频频点头,娶妻纳妾虽说已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若是像那两人如此篱儿迟早会被毁掉的。

徐锦篱想了半晌,才沉声道:“他啊,女儿的确不讨厌。”

说此话的时候,徐清安两眼放光,满怀期待,他就知道定然会有令篱儿不讨厌的人存在。但在下一秒,徐锦篱的话彻底把他所想的结果给打碎了。

“他生得俊俏无比,也精通诗词歌赋,与我也谈得来。但女儿发现,此人对女人不感兴趣。也是与我一样被逼的,这才来与女儿见面。不过他是见着了喜欢的人儿,才跑了过去。才不是被女儿吓跑的。”

最后一个杨公子便是有断袖之癖,自己当然不会插足进去,况且她确实不想嫁人,如此一来,此种结果

便是对她十分有利的。

“所以女儿啊,就是不嫁!若是爹能找到一个令女儿甚是满意,满足所有我的条件,即便他是你随便捡回来的我都愿意!”

说完这句话徐锦篱便跑出了书房,还故意回头对自己的便宜老爹做了一个鬼脸。

徐清安瘫坐在书桌前,望着书桌上前几日徐锦篱题的字“一生一世一双人”,长叹一口气,道:“篱儿啊,即便是你爹我都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唉……”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