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e6d3a4f0a336443286267f112dc4bf78,time=1606314363,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8899132/49889933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4L21L3&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8899132&page=1&vt=2,signature=c6daf0d5b357c880c6b377022b43c2233cd87c24
isshowflow:1,,
惹火小厨娘:捡个相公种种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救了个人

徐锦篱穿越来到这年代已有半个月之久,知晓自己所在的国家为东离国,邻国便是楚国,还有一苗疆和其他许多小国。而现在自己所在的地方便是东离国若水城的一个小镇上,名为弦月。

脑海里能给她的信息暂时只有这么多,而最令她不可思议的便是这原身竟是在护城河边吃糖葫芦时被人推下去,恰巧自己那时候因实验室爆炸,与这身体灵魂交错,才入了进去。

天知道古代还有人与她长的一模一样,名字竟也是一样的。她因渣男渣女陷害而死,这家伙因贪吃一串糖葫芦而死。

之后每天听到最多的话便是:“这徐家的闺女又吓跑一个公子,恐怕是嫁不出去了。”

老娘嫁不嫁得出去,跟你们有关系吗?这身体在她看来虽满十六但仍是尚未成年,恐是发育还未完全,自己才不会去做那么冒险的事情,糟践自己的身体。

最后的结局往往是徐锦篱凭着一张嘴把这些爱说闲言杂语的人给说得气走了,从此以后她这副泼辣的性格便传遍了十里八乡,尚未娶妻者见她都是避之不及。

徐锦篱想来来了半月之久要不就是应对那些个媒婆与公子哥儿,要不就是想着法子把她爹催婚的想法给杜绝了,压根就没有时间去镇上转一转,也不知这东离国的水平在古代发展成什么样了。

整日无所事事也不是个头,嫁个男人有何用,到头来还不是过上那相

夫教子的无聊日子,倒不如自己做点小生意赚几个银子也好帮衬着徐家。凭着她现代的商业头脑,再加上她大学所学的专业,绝对是稳赚不赔。

“爹,你陪我去集市上转转嘛!”

徐锦篱向来是一个说到就做到的人,一大早便急冲冲跑到了大厅里,对着正在喝早茶的徐清安就是一顿猛摇。

徐清安被徐锦篱这么一摇,一口清茶差点喷了出来,随意抹了下嘴角,道:“啊?大清早去集市上?”

今儿个他这宝贝闺女脑子里又在想什么主意?

“去不去嘛!女儿是想买点食材给爹做点菜吃。”

不管如何她今日一定是要拉着她的便宜老爹去,这家伙见识多,再加上徐清安的口碑在乡里还不错,至少看见自己也不会张口闭口提那劳什子的婚事了。

“好好好,去去去。你可别摇爹了爹身子骨可受不住。”

徐清安最吃不消自家的闺女撒娇,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了她的要求。真不知道他的小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镇上的集市离徐家还不算远,两人走了一刻钟便到了。

要说这集市可是相当的热闹,大清早便已人声鼎沸,做何种生意的都有。寻常不过卖菜、粮食、衣裳等,更有甚者卖儿卖女且还有卖奴隶、奇珍异宝等,奇奇怪怪,无所不有。这集市似乎被称为黑市更适合,正经生意和黑色生意硬是夹杂到了一块。

“大家快来看啊,又高又壮的小

伙,相当能干,吃的又少!带回去做个苦力也不错!都不要错过啊!”

这时候,一个人牙子的吆喝声引起了徐锦篱的注意,她撇下一同与她正在看食材的徐清安直奔那传来吆喝声的地方。

那人牙面前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徐锦篱凭着自己的娇小的身躯轻轻松松地挤到了里面去。

只见那地上放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笼子,铁笼子里则是坐着一个男人,男人的头发全都散开挡在脸前,看不清楚是何模样,但感觉上却是觉得他气宇非凡。徐锦篱注意到他的脚上与手臂上还有不少伤,血早已干涸,显然是好久的伤了,若是再不及时包扎治疗,那是会被细菌感染的,之后彻底溃烂了那就不好了。

她看的那是一阵揪心,她生平最讨厌的第二种人便是人牙子,在现代就有不少拐卖儿童的,这自然是不合法的,若是被查到还会被判刑。谁知在这里买卖竟是合法的,不管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出了这一口气。

“那你倒是说说这人卖几个钱?”

正当徐锦篱准备发声时,有人先她一步,佯装掏出荷包,摆出了要买这男人的架势。

那人牙子立马露出一口大黄牙,笑呵呵道:“只要一百两银子!绝对超值!”

听到这人牙子开口那么一大价,众人则是纷纷指责了起来。

“哎哟哟,这男人脚都瘸了,买回去还不是养着他。太浪费了吧!”

“样子都看不清楚,

还要卖这么贵,抢劫啊!”

“说不定没个几天就死了,都散了吧。没什么好买的。病怏怏的样子恐怕没几日就死了。”

被众人这么一搅和,原本聚集在人牙子面前的人都散开了,只剩下徐锦篱一个人还在原地看着。

徐锦篱朝人牙子走了过去,说道:“老板,卖一百两银子这可着实贵了。这做的可是黑心生意?”

那人牙子一看徐锦篱这丫头片子来瞎凑热闹,赶紧摆摆手,“去去去,你一个姑娘瞎凑什么热闹。莫不是嫁不出去,想要买个相公不成?也行,只要你给得起我这钱,我就卖给你了。”

这徐家姑娘他可是知道的,家里过得还算殷实,但过了二八的年纪还未嫁出去,吓走了好几个公子。若是他能把自己手上的这男人买了,自己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一件,大功告成,就可以去上头那领不少银两了。

“我若是不给呢?我也要将这人带走!今天我徐锦篱带人走定了!”

那一瞬间,铁笼里的男人听到了这话,与徐锦篱的视线交集在了一块,那眼神里没有流露着害怕与恐惧,而是流露着的是十足的自信与不屑。她就知道这男人不是一般人,若是一般人被抓了岂会如此安然自得?

“你怎知这铁笼里的是何人?你若卖错了那可是犯了大罪!”

“你这泼辣女,我做生意还轮的到你来管了!没钱就赶紧走!别耽误我做生意!”

买卖人口虽

合法,那也只是建立在犯罪人的身上,这人牙子气焰虽嚣张,却不敢直看铁笼里的男人,显然是在害怕着什么。

“这闲事我管定了!”

人牙子见这徐锦篱不依不饶,也管不了那么多,便要动手与她打起来。这人牙子哪里打得过练过武术的徐锦篱,一下子就把他打趴下了。

不知道是不是徐锦篱的错觉,打斗中她似乎是听到了铁笼里那男人,冷冷地说道:“你若欺她一分,等我出去了屠尽你全家,为她赔罪。”

这会徐清安见自己的宝贝闺女不见了,询了几个人才知她跑到了人牙子那,赶紧寻了过来。

见地上一片狼藉,赶紧围着徐锦篱一阵打量,问道:“篱儿,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

“有事的是我……”被打趴在地上的人牙子弱弱地说道。

“爹,我没事,我要把这个男人带回家。”

徐锦篱指着铁笼说道,又顺势踹了一脚地下的人牙子,疼得他嗷嗷直叫。

“篱儿,你打人了?”

徐清安甚是震惊,他的篱儿什么时候还偷着学了武功?难道是她去世的娘以前教的?

“那还不是这人牙子的错,连卖的人来历都说清楚,指不定是哪里拐来的,还欺负无辜,把打他成这副样子。这等事情女儿怎能容忍?”

铁笼里的男人听到徐锦篱这话,竟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即立马恢复正常。

“这这这?这如何是好?”

徐清安直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她女儿竟平白无故买个男人回去?

他仔细瞧了瞧铁笼里的男人,身段确实不错,就是脚瘸了,不过买个人那可是要大把的银子,这会身上他也没带多少银两。

“徐老爷啊,这男人长相不错,带回去做你女儿相公绰绰有余。我啊也不要一百两银子了,给我一两银子,你就带走吧。”

仍旧是躺在地上的人牙子,直接甩出了一把钥匙,还干脆大降价了。他这是被徐锦篱打得怕死了,若是再来几下,他小命不保,更何况铁笼里那人也不是个好惹的主……管他几两银子,把这烫手的山芋甩出去就好。

那一两银子徐锦篱当然没有让徐清安给这人牙子,她瞪了一眼人牙子,这家伙立马连滚打爬地跑了,生怕又被她一顿暴打。

徐锦篱拿到钥匙后迅速地打开了铁笼,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向了男人,“跟我回家吧,我叫徐锦篱。”

“柳长风。”

男人迟疑了一会,才把手伸向了徐锦篱……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