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f9cc143ef9e4f87a805b713963ff62e,time=160631029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498899132/498899336.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4L21L4&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498899132&page=1&vt=2,signature=f3932c039b67526348e9f8223cb1a082d6e45151
isshowflow:1,,
惹火小厨娘:捡个相公种种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治疗脚伤

“我自己能走。”

柳长风虽握住了徐锦篱了手,但没打算让她扶着的意思,这点小伤何足挂齿?

“行了,别逞强。我知道你脚受伤了,不太方便走路。一定很疼吧?”

眼前这人连站起来都是极为费劲,这脚伤恐是比徐锦篱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仔细一看原先的伤口还有流脓的现象,还是先带回去休养一段时间为好。

“爹,过来搭把手。”

徐锦篱对徐清安招招手,她自己一个人当然也背不了柳长风,只能他们两个合力带回家了。

徐清安见自己的宝贝闺女都发话了,也犟不过她,只得与她一起把柳长风这个连什么身份都不知道的人带回了家。两人早已把要买食材的事情抛之脑后。

如此一来,徐锦篱便在集市上的人牙子那里救下了柳长风,还将他带回了家中,安置在了客房。

不过柳长风现在依旧是披头散发,身上穿着的衣裳也是破破烂烂的,看不清是个什么样的人,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的脚伤比手上的伤还严重,若是不尽快治疗迟早会烂掉。

古代生个天花都是要死要活的病,若是她把大夫请来,碰上庸医定是会让他截肢了。若是有西医定然好的要快一些,但这是古代徐锦篱只能靠自己想办法了。

“你等等我,我马上回来。”

她坐在客房的桌子旁,对着靠在床上的柳长风盯了好一会,忽然灵光一闪,跑了出去。

“呵,有意思。

柳长风盯着徐锦篱的背影扬起一抹笑容。

转而,徐锦篱快速跑到了正在书房算账的徐清安面前,敲了两下桌子,说道:“爹,药铺在哪?”

徐清安抬起头,道:“咱家出门右拐,直走就到了你李叔家的药铺。不过这几天他外出巡诊,这几天应该都是李公子在看店。你问这个干什么?”

刚才是拉着自己去了集市救下一人,现在又问药铺,莫不是想要自己救人?

“当然是救人了,这几两银子我先拿走了!”

徐锦篱见这账本前还放了几两银子,眼疾手快便踹走了,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

“哎,哎,篱儿!这是今天刚收的租啊!还有……”徐清安这才刚跑到书房门口,徐锦篱早就不知道到哪去了,忽然又出现她的声音,“知道了爹,篱儿改日还你就是了!”

“篱儿,怎每次都不听爹把话说完。那李家店铺要你自己根据病状抓草药!不会自己给你抓的!”

徐锦篱拿到银子竟还有几分欣喜,不过这几两银子她以后会还给她爹的,继而朝着徐清安的所指的地方跑了过去。

药铺牌匾上的几个字“李家药铺”苍劲有力,心想着应该是这里了,便掀起了布帘走了进去,却见里面空无一人。

“有人在吗?”

徐锦篱喊了好几遍都未有人响应,莫不是这老板伙计都出去吃饭了?可这也没到饭点,奇了怪了。

细细打量了一番,这李家药铺的中草药

都特别齐全,她几乎全都认识。这可得益于自己上一世跟着舍友一起去上了几堂中药研究的课程,硬是被那上课的教授看中收了徒弟,之后她便在食品学院与医学院来回穿梭,莫名奇妙拿到了双学位。

既然店家都不在,她只得亲力亲为了,抓点中草药配个治脚伤的也不是个难事。

“当归五钱,丹参、乳香、没药各五钱……嗯,艾叶,干姜,红花,元胡,威灵仙这些也带点。回去再看看他伤势。”

徐锦篱抓好药以后药铺里依旧是无人,放下钱准备走的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个人,青年模样的人,笑道:“姑娘真是好眼力,寻常姑娘家怕是连接触草药的机会都没有,你竟认得这么多?”

徐锦篱答道:“跟家父学的,有何不妥?男子可以习得书万卷,女子一样可以。”

李少宁对着徐锦篱拱手,笑道:“在下若是没猜错的话,姑娘必定是徐锦篱徐姑娘了,传闻果然是不可靠的。姑娘果真是学识渊博,今日这草药钱在下就不收了,这几包药也赠予姑娘。与知识渊博之人结识李某倍感荣幸。请姑娘收下吧。”

徐锦篱发现这镇上的人脑回路都是格外的清奇,她也不知这李公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一再坚持付钱,他却一再坚持不收钱。推搡不过,便才拿着这免费的草药回了家。

一回到家中徐锦篱便把家里翻了遍才找出煎草药的炉

子,若是找不到,她恐怕还得再回药铺一趟借那炉子。

“你帮我把这几样药磨碎吧。记得磨的细一点。”

由于不光要看炉子的火候,还得把一些药给磨碎了,一个是内服,一个是外敷,缺一不可。她自然是忙不过来的,便找了个罐子与棒子交与坐在床上的柳长风,让他自己动手来磨。目前先把这家伙脚伤治好,之后再给他收拾一下表面,让他一直蓬头垢面也不是个事。

柳长风没有说话,虽有迟疑,但还是照着徐锦篱的话做了,很少有人敢这么差遣他,这还是第一次……

定睛一看,这几味草药似是治脚伤的?刚才出去就是为了这个?这唤为“徐锦篱”的姑娘真与一般的大小姐不一样。

不一会,这药草便熬好了,徐锦篱端了一碗过来。

“快喝了吧,这对你脚伤有帮助的。”

“苦。”

只是闻了一下,柳长风便眉头一皱,即便是刚才这碗药汤在门外,隔老远他就闻到了,那苦涩的滋味入喉他是完完全全受不了的。

徐锦篱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放下这碗药汤,叉着腰,站在他面前道:“柳长风,你一个大男人这么严重的脚伤都受得了,草药才多苦你就受不了。听好了,我喝给你看,这可没多苦。我喝下去了,你必须也得喝下去!”

“好。”

不过这话对于柳长风压根没多大影响力,他不信这娇滴滴的姑娘还真能把药全喝了?

叫他名字的时候在外人眼里那副样子是泼辣无比,但在他眼里竟显得有些可爱。

徐锦篱铁了心要让柳长风喝下这碗药汤,他要是现在不喝这药汤,脚伤好的那是会更慢。拿起桌上的这碗药汤,稍微吹了吹,便准备一股脑喝下去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伸了过来,夺去了她手上的这碗药汤。

“还是不劳烦徐姑娘了。”

柳长风夺过药汤,一饮而尽,啧,还真是有些苦。被人如此逼着喝药,这还是人生第一回。

“这才对嘛,你肯定也希望自己伤早点好的吧。”

见柳长风把这一碗药汤喝了,徐锦篱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她可是比谁都怕苦,这还不是为了眼前之人差点就得一口干了。

望着柳长风手边已经磨好外敷的药,徐锦篱盯着他的脚,看来伤口还得稍微清理一下,便去外头打了一盆清水。

“柳公子,你先坐下。这伤口周围必须得好好清理一下。”

说着,徐锦篱正准备脱下柳长风的鞋子。

“不用。”

柳长风拒绝了徐锦篱的好意,为他洗脚,似乎不妥。

徐锦篱对于此,倒是毫不在乎,说道:“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反正我在这镇上已经是被人嘲笑嫁不出不是一年两年了。若你真像人牙子说的那般好,捡回来当个相公我也不吃亏。现在治疗你的脚伤才是重中之重,等过两天我再帮你好好打理下别的。”

洗个脚有何不妥的?真不知道这

地方封建成了什么样子?反正自己也没打算嫁出去的意思,也不用顾虑这么多。

柳长风没有多说什么,心却想着:这个提议听起来似乎不错?

而后静静地看着徐锦篱为自己脱下了鞋,细心地清洗起了伤口周围。擦干以后便轻轻地替他上了磨好的草药,还稍稍按摩了一些脚踝,果真没刚才那么痛了。

柳长风拉了一下徐锦篱,想要道个谢,谁知她一个重心不稳,扑进了他的怀里,靠在了他结实的胸膛上,清楚地听到了他心在跳动的声音。

徐锦篱立马反应过来,离开了这人的怀抱,背着身子,说道:“好了,柳公子。你自己好好休息吧,记得别到处乱跑。”

她能感受得到,背后有一道视线一直在注视着她。

“嗯。”

柳长风看似蓬头垢面,却意外的不令人那么讨厌,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肮脏。

徐锦篱生怕被他盯出个什么来,撂下那句话便飞也似的跑走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