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3836452217b4484b5bc71a16b99071e,time=1607047069,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00894642/500895296.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3L3L8&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00894642&page=1&vt=2,signature=b5e87876dc978adfbba884e96d3f2a7081adc2bc
isshowflow:1,,
重生娇妻:夫君请多指教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重生娇妻:夫君请多指教
苏青华
第1章 恩将仇报

武都城的六月,已烈阳炎炎,即使是不行不动,脑门上也会时常的冒出豆大的汗嘀,全年不结冰的武都河,浅水边儿,稚童已泡在水中不出来,打闹戏耍。河道边的几株垂柳已成阴,城中最为多的桐花已凋谢,碧青的枝叶交互辉映,遮盖了大部分日光,嫩青的叶,挺直的杆儿,如若美人儿样态妖冶的立在青苔石小道边儿。

此刻,武都城出名的富商象家的仓屋中,倪水芸给捆绑在地下,由于只着了中衣,美好的身型一览无遗。

雪白色的中裤,由于血迹、汗迹、尘土已肮脏不堪,上衣更加不堪入眼,不单给血染红,更加是破裂的不可蔽体。

倪水芸的面颊亦由于遭殴打而淤肿,唇角已破裂,有些许血迹已干涸,原先幽黑顺滑的绣发给血迹跟汗迹黏结在面颊上,整个人潦倒不堪。

倪水芸醒来,倚靠着身体弯曲的曲度,慢慢磨蹭到柴禾堆边儿,上身勉勉强强倚靠着柴禾堆起身,无非是几步路远,此刻倪水芸由于身子上的疼痛已汗流浃背,中衣中裤更加紧贴到身子上。

想起昨日的经历,倪水芸犹若作了一场梦,早晨醒来,竟然发觉炕床上多了个赤身果体的男人,还未待她缓过神,已有一帮人冲进,压根没给她分辩的契机,便把她堵了嘴儿,然后便是迎头盖脸的棍子跟皮鞭。

直至她气若游丝,才曚昽中见着汪彩音一副娇怯的样子走至

她跟前,“表嫂,你乘着表兄去地庄巡视,红杏出墙,叛夫偷人,人证物证俱全,表妹我亦没法子帮你,现而今仅是略施薄惩,终究还要等表兄发话!”

倪水芸勉勉强强苦苦支持,还未待张口,便给几人拽进了仓房,分毫不客气的丢在了地下,倪水芸完全昏去。

“咣当!”一下,仓房的门给踹开,打断了倪水芸的回忆。

由于面颊淤肿,倪水芸最为吸引人的一双美目已看不到,只可以迷蒙的张开眼缝,便瞧着一个扎着双髻,满身红嫩的丫头俏生生的站立在仓屋门边,细眉上调,杏眼微瞠,下颌微抬,双掌掐腰。

“贱货!你心可真大,便这般还可以睡着?”小丫头张嘴儿讲完,才瞧着倪水芸已醒啦,恰在凶狠的瞧着她,不禁的心中一战,可想起往后倪水芸现而今的处境,不禁的笑出来,几步走至倪水芸身侧儿,屈身讲道,“怎样?那男子侍奉的你非常舒坦罢?你都不晓得你爽的喊声有多大,连院子中叫春的猫儿都给你吓走啦!”

“是你?是你害我?”倪水芸除却大为惊诧便剩下忿恨,目眦欲裂,满目红光,由于急促大为惊诧,倪水芸窘迫的摊到在地下,声响中有着痛,有着恨,身体颤栗着,要接近翠啼。

“翠啼!”仅是简单的名儿,倪水芸喊来,多了一下碎牙,恨不的啖肉饮血。

为什么?她自认她对仆人不错,自来没惩戒

过谁,并且无论是谁家中有了难处,她也会准许提早发放月银,并且这翠啼,她家中上老下小,她倪水芸没一个不照料过,为何她要这样害她?

翠啼仅是的意的笑,刚张开嘴儿,还未待讲话,便听着细碎的步伐音,即刻直起身,走至仓房边儿,“表小姐!”

汪彩音点了下头,带着满身香气还有丫头进了仓房,刹那间逼仄的仓房给挤满。

倪水芸如若见着救星一般,弓着身子磨着地,向前爬到汪彩音脚底下,“音儿,是这丫头害我!”

汪彩音无辜清白无辜的瞠大了眼,点了下头,“我晓得呀!”

倪水芸如若给雷击一般,僵滞在那中,她晓得?她竟然知道?为什么却是还要帮那丫头害她?

“贱货!”翠啼一脚把匍匐在汪彩音脚旁的倪水芸踹开,紧走几步,穿戴着桐花绣鞋的小脚凶狠的碾在了倪水芸的手掌上。

“呀!”暗哑的叫喊声,划破炎热宁静的午后,倪水芸由于指头的疼痛,卷缩起了身体,同时还禁不住的战抖。

汪彩音挥一下手,示意翠啼退后,随即轻挪莲步,走至倪水芸跟前,手执粉色绢纱,轻扶面颊,轻声道,“表嫂,音儿漂亮么?”

倪水芸忍着疼痛,自眼缝儿看去,汪彩音一袭水蓝丝裙,衬托的整个人如武都河尽头的女儿湖似的圣洁,肤如鹅膏,面颊微红,瞧上去可爱非常,细眉杏目,眉目间还有一缕隽秀之气,

可倪水芸不晓得她为什么这样问。

可是还未待倪水芸收回视线,便瞧着前一刻汪彩音眼睛中无辜清白无辜温侬的视线尽敛,凶狠阴毒的视线如淬了毒似的,射到倪水芸身子上。

“我原先才是武都城的第一美人儿,我跟表兄青梅竹马,姨妈亦一向把我当作媳妇儿,可,都是由于你……”讲道这中,汪彩音的声响有一丝凄厉,又带着慢慢的恨意,“你这乡野丫头来啦,夺走了全部从属于我的所有,却是还一向做无辜清白无辜的样子,假惺惺对我嘘寒问暖!”

倪水芸讥诮,“从属于你的?能夺走的玩意儿都不会注定从属于谁的!”

汪彩音好像没听着倪水芸的话,整个人好像风魔了似的,“你给我珠宝首饰,给我补品,觉的我会感激涕零?我呸!谁稀罕你戴剩的吃剩的玩意儿?你欺凌我是孤女?你晓不晓得我投奔象家时,带着的资产不比你少,汪家唯有我一个女儿,全部的资产我都交给表兄料理,可你呢,却是还自个儿攥着倪家,我比你更加爱表兄!”

倪水芸至此才听明白,原来汪彩音是爱着自个儿的郎君,不禁的讽笑,心中有了底气,郎君是爱她的,她亦问过郎君要不要再娶汪彩音,可郎君一口拒绝,“可是郎君不爱你,他讲过,他对你仅是兄妹之情!”

“住口住口!”汪彩音一反方才的淑媛风范,对着倪水芸又打又踹,倪

水芸卷缩着身子,发出闷叫的声响。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