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edbe48c54524114a9396f31d9ddedf7,time=1606778454,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00894642/50089529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3L31L3&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00894642&page=1&vt=2,signature=ed4df5f553e43c667a98db8b86a54194af2b7a55
isshowflow:1,,
重生娇妻:夫君请多指教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骑木驴

累了的汪彩音一边儿喘着粗气一边儿问:“你还觉的表兄喜欢的是你?”

倪水芸已疼痛的讲不出话来,只可以满目恨意的瞠着汪彩音。

汪彩音微微收拾了下衣摆,又捋顺了秀发,“不必这样瞠着我,片刻你便知道表兄到底爱谁啦!”

话音刚落地,便听着一个男子的声响,清亮却是带了薄怒,“是谁要你们带音儿过来的?”

讲着一个穿着月牙白的男人,有着南国人的娟秀,眉目温润,身型不是非常高可比例刚好,显的整个人精明而沉练。

“音儿,怎这样任性?这儿多脏!”讲着把汪彩音拉入怀抱中,上下端详,发觉所有正常,面上的神情才有所松懈,却是一向没瞧着倒在地下一向竭力要起身却是没成功的倪水芸。

汪彩音由于男子在诸人跟前亲腻的举动羞红了面颊,“表兄,这里许多人呢!”

象客生眉尾一挑,扫了一下诸人,“那又怎样?谁敢乱讲?”

“表兄!”汪彩音娇嗔的把脸埋到象客生怀抱中。

“音儿,你现而今怀着身孕,四处走不安全,先回去!”象客生微微的哄着汪彩音。

倪水芸却是在听着这句话时全身僵住,“郎君,你讲什么?”

象客生至此才瞧着倪水芸,眉角轻蹙,“音儿怀了我的小孩儿,我要娶她!”

“我从未说过让你不要纳妾,为何你还要做做这般苟且的事儿?”倪水芸不明白,她亦提议过要郎君娶了

汪彩音,即使平妻亦没关系,可他自个儿不答应,现而今却是又为何要汪彩音偷摸摸有了小孩儿,他分明讲不爱小孩儿的。

“我要音儿作我的妻子,唯一的妻子!”象客生虽然话是对倪水芸说,可视线却是一向锁在汪彩音的脸面上,又似是起誓给汪彩音听。

倪水芸几近不相信自个儿的耳朵,“那……那我呢?”

“你都红杏出墙叛夫偷人了,你觉得我还会要你?”象客生讲着,可口吻里却是有着轻鄙跟戏谑。

倪水芸一口气憋在心口,吞不下去吐不出来,“我是给人害的!”

象客生轻挑眉尾,只吝啬的给倪水芸一个侧颜,“那又怎样?敢说你没光着身子给其它的男人玩儿过?”

自个儿的妻子给人设计没无辜清白,可丈夫却是满面庆幸的模样,这要倪水芸脑中一片空白,她不敢相信这是当初为娶她把武都河边桐花树挂满红帐的人。

“倪大小姐,你不会觉的武都商贾的当家真真的会乐意娶一个庶女为妻罢?”象客生讽笑,“倘若你把奉天船庄的印信交出来,我可以悄无音息的把你送走,给你足够银钱,保你后半生无虞。”

倪水芸脑子一片空白,怔怔傻傻的听着象客生的话,她的‘红杏出墙’,她的郎君压根便知道,乃至还掺了一脚,送她一程,可怜可恨的她,到现而今却是才知道。

“倘若是不交呢?”倪水芸把到了嘴儿边的血

吞回去,她不可吐给他们瞧。

象客生一个目光示意,翠啼即刻向前,端的满面的沉静无波,声响清亮,“武都城的规矩,倘若是出了不守妇道的女人,施以‘骑黑木驴’之惩!”

听着‘骑黑木驴’仨字,倪水芸面色刹那间变的惨白,身体止不住的抖嗦。

所谓黑木驴,实际上便是一头用木头块作成的驴,黑木驴背上,竖着一根大拇指粗的尖木座。当女人给强行摁坐下去时,那根尖木座便直愣愣地刺入了她的身子。并且,伴随着黑木驴的走动,那根尖木座亦一伸一缩,直搞的女犯红血涔涔,痛的肝肠寸断。

倪水芸亲眼瞧过,一个女人活生生给绞死在上边,她怕死,可更加怕羞辱,在坐在黑木驴上先前,女人似的都是给脱光了身子的,想起这儿不禁的战抖的更加厉害。

汪彩音见倪水芸久不出音,微微的扯了一下象客生的衣襟,“表兄,我不爱她的脸面,横竖她亦活不过刑罚,你帮我在她面上划几刀可不可以?”

对汪彩音的话,象客生一楞,虽然他做的坏事儿不少,设计倪水芸他亦有份儿,可手却是还从未黏过血,想了一下便道,“你有身孕,不宜见残忍血腥,我陪着你回去,要下边的人去做!”

讲完象客生目光示意身侧的家丁,然后便半拥半抱的把汪彩音搞走。

他们还没走出院子,便听着仓房穿了肝肠寸断的叫喊声,凄伤荒

凉,要炎热的夏季有了冬季的寒意。

隔天,气若游丝的倪水芸已面目全非,天方才亮,便给人拉起,顺着倪水芸熟络的道路向象家正门步去。

这中的一花一木,一砖一石,她都非常熟络,由于每日她都会碾着这条道路给婆母问安,给婆母布菜,侍奉她的生活起居,然后再去料理巨大的象家,她打从嫁到象家,一心一意为象家着想,不单侍奉婆母,照料郎君,还要照料小姑子小叔子,料理象家一应事务,管好象家的仆人,家中家外,她自觉的她是一个跟合格的妻子,合格的儿媳妇儿,还是一个合格的嫂子。

想起这些许,却是又恨的要命,她对象家掏心挖肺,可象家却是自来都在算计她。

象家的仆人,带着自个儿年仅五岁的弟弟出门游玩,却是把弟弟搞丢,她花费了巨大资财,却是迄今杳无音信。

自个儿的妹妹在象家只住了两晚,回到家却是忽然发疯,之后更是跳了武都河。

象家压根要的便是倪家人亡家灭,图的便是倪家的资财还有倪家的奉天船庄,亦许应当说这是象客生的图谋。

想起这中,倪水芸不禁讽笑,象客生已帮助她经营奉天船庄二年,现而今她几近什么都不论,都是象客生在作主,以他结交人脉的能耐,现而今,船庄的人应当早便有一半儿都是他的人了,何苦还为一枚小小的印信这样大动干戈?

突然,倪水芸想

起,他先前曾说结交到一个大人物,倘若成功便会有襄龙之功,彼时她虽然没讲什么,可却是在内心深处不赞同。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