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4aacadcee11480bb5d134db76ab2c53,time=160321713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01213444/50121344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B3L1L3L21L3&nid=41113039&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113039%26page%3D1%26bid%3D501213444&page=1&vt=2,signature=a72f1535e83b9704611d27478f4137e4290990ca
isshowflow:1,,
雅舍窗前青青草:梁实秋韩菁清传奇的恋爱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代序

 

 

代序

 

永烈:

谢谢你寄来的初稿。

教授认识我时已73岁,他逝时是86岁,13年的恩爱岁月,虽然短了些,但留下了可歌可泣不可磨灭的回忆及一页流传的佳话和历史。我此生没有白活,直到如今我仍沐浴于爱河中,因为他永在我的心底。

1月4日(腊八)是他生日,我专程带亲友们赶到北京为他庆祝冥诞,并想在内务部街为他焚些元宝。但文茜说那个小胡同内交通拥挤,不能随便点火,所以在文茜的住所楼下带了她祖孙三代焚香给教授。过年时不知她照做没有?虽是“迷信”随俗了一些,但是不如此做法,我就是于心不忍。我们是患难夫妻(当时各方指责,简直是如临大难。那几个月两人精神上的刺激,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的,比没钱过日子还苦),有难同当,有福自然同享。他留下了《雅舍小品》的版权给我,我不能自己专享,所以每月坟上去一次,鲜花、水果、甜食、金银(纸钱)及香烛,一定要带给他。人嘛,“得一知己,死而无憾”。除了夫妻之情、忘年之恋之外,我想我们是最知己的。世上找一善解人意的人已不大容易,能像我和他之间的“了解”“知心”,我看历代至今没有多少对。现实是很残忍的,但我能忍。我心中有他,就有一股力量,我能忍受许多女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我想这就是“纯情”

与“爱”的力量吧?

从前在镜子上我写“世上没有真爱”,现在我拥有了真爱。那面镜子上的字,教授早已擦掉,房子也早转手了。

自上月14日回来,忙完了过年,就一直感冒至今。整天一个人三只猫,冷清寂寞不在话下,与在沪和你见面时你所看到我家的子子孙孙相聚情形,刚好成反比例。今后我会两头跑跑,过过寂静的日子,也过过热闹的日子。人生苦短,在我有限之年“云游四方”,多看看老友,也多认识几个新朋友。上次你提及的那几位我所崇敬的文人、画家,我一定去拜访他们,当然少不了你作陪。

我将来会将新婚一年的日记慢慢整理好,让你过目后,交由你发表,稿费尽量争取后,再做有益的花费。慈善家我不够格,我常喜欢尽一点心意,为社会、为人类做一点事。

虽然我从歌从影,当年为旧社会人士藐视,认为是“娱乐”“不成大器”,但我认为尽本能地做到能给人健康的娱乐,有何不好?做人多苦,生下来就哭,死去时又哭,活在世上给人类一点快乐,是很可爱的。此行业除了有少数败类,多数人还是很高尚的。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好有坏,我不明白封建时代对影歌一行,何以那么不尊重?直到我与教授结婚,人们的反对无非也是因为我“入错了行”!不过他们提起某教授的续弦下场极惨,那位女士

却是一位中年的公务员,且恋爱多年才结婚的。他们的婚姻才是“盲目的恋爱”“了解的分手”!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人比人,气死人”。我不懂为什么当年那般(班)文人雅士,都会有俗气的想法!扯远了,纸到尽头该收笔了。忘记先向你请安呢。你和你爱人都很健康快乐吧?从电话中听到甜美的声音,是她呢?还是女儿?代我问好。

致崇高敬意。祝一切如意。

菁清

1990年2月15日

(注:在韩菁清生前,本书作者征得她的同意,把此信用作本书代序。)

批注:

注释标题 : 韩菁清是按虚龄计算的。 。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