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85e9688f9dc43fa8699777baccb1312,time=160324744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01388284/501388286.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81L2&nid=358918485&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412269321%26nid%3D358918485%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01388284&page=1&vt=2,signature=f034a680811b5b143cbcc006780bfdd7174a79b7
isshowflow:1,,
都市之战神无双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都市之战神无双
九天上
第一章;归来 祭奠

夕阳西下。

海天郡,曾经隶属洛家的星级,观光海岸上。

相儒雅俊秀,身材挺拔修长的莫谦。

怀抱着一束兰花,站在码头上,神情冷漠黯然的,望着眼前的茫茫大海。

脚步节奏铿锵,止步在莫谦身后。

“属下卢刚,恭迎尊上!”

单膝点地,音色肃穆,半截黑塔一般的卢刚,霎时就比莫谦矮了一截。

“她,还是让你们,来了啊!”转身望着卢刚,莫谦的眸中,闪过几分怀念。

摆手示意卢刚起身,莫谦面向大海,“来了!便来了!以后叫我先生吧!那个称谓,我已经忘了!”

卢刚眼眸轻颤,但却不敢违逆。

时隔十年,莫谦再度回到了,充满他青稚时光回忆的海天郡。

可迎来的第一个消息,却是他在此间最为莫逆的好友义弟,海天郡洛家的大少爷洛南风。

在两个多月之前,因为意外,在他脚下的这个小码头,坠海身亡尸骨无存了。

时间仅隔了月余,洛南风的父亲同样是意外暴毙。

紧接着整个洛家的资产,被以继承的方式拆分重组,尽数落在了洛南风的继母顾曼手中。

更加让人感到诡异的是,洛南风与父亲接连过世之后,不仅连追悼会,形式上的葬礼都没有。

甚至于,连一个敢来祭奠他们父子二人的人都没有。

一时间,洛南风父子二人的名字,在整个海天郡,仿佛成为了一种人人避之不及的禁忌。

“谋害了南风与伯父,抢占家

产不说,竟是连祭奠都不许!你顾家,真当自己,一手遮得了天吗!?”

音色泛着寒气,让人汗毛倒竖。

身后,卢刚眸光颤动,双眉紧蹙。

不知多年,他都未曾见过,这位睥睨天下的‘尊上’如此的情绪失控了。

卢刚稍作犹豫,“尊….先生!小小顾家,何须您亲自出手!只需一声令下,属下即刻携云螭营,踏平海天郡!”

多年浴血,战功彪炳,拒百万之敌于外。

二十多岁的年纪,便已武营至极,凌尊之上,护佑亿万万生灵安宁。

哪怕莫谦已不在意,可他却依旧是那活着的传说。

一个小小的顾家,只需他一个念头,足以烟尘泯灭。

“南风,与我一同经历少年时光,情如兄弟!他的血仇,我要一点点清算!”

兰花轻落,面向大海。

莫谦,摆上了两只酒碗。

“……此处风大,属下去为先生,取一件风衣过来!”

知道莫谦想要独处,卢刚寻了个借口退下了。

不多时。

海岸上,来了一对满身华贵的青年男女。

男的俊美,女的俏丽。

“映含,你看这片海岸,很漂亮吧!以后,咱们的婚礼……”

衣衫笔挺,李轩对着身边,海天陈家的掌上明珠陈映含,大献殷勤,眼眸中满是躁动。

“哼!我可没记得,说过要嫁给你!少臭美了!”

模样娇嗔,陈映含俏脸一转,十分凑巧的,看到了不远处码头上的莫谦。

“那不是,洛南风,跳海的码头

吗?那人,难道是在祭奠洛南风!?”

惊异中,陈映含的俏颜上,浮现凝霜。

心情好好的来海边看日落,竟遇到了祭奠死人,这简直让人扫兴到了极点。

唰!

李轩转脸,阴戾眸光扫向,已将兰花洒向大海,正在缓缓起身的莫谦。

“他么的,竟然敢在我眼前,祭奠洛南风那个废物!”

“映含,你稍等一下!我立刻去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的东西!”

气势如虎,李轩迈步走上码头。

本来,李轩可直接招呼,不远处的几个手下,前来解决此事。

但在陈映含面前,他却想要彰显一下,自己身为男人的那一份血性与魅力。

更重要的,眼前这小子,竟然如此不开眼的破坏,他跟陈映含的约会,这让他怎能忍耐?

“小子!你他么是耳聋了,还是眼瞎了!竟敢跑到这里来搞什么祭奠仪式,找死是吧!?”

狰狞喝喝,李轩双拳紧攥,只等对方转身,便一拳砸上去。

因为打人,一定要打脸。

“李轩,十年不见,你还是这个德性!”

声音淡淡,欣长优雅的身影,缓缓转过来,淡漠的眸子,盯在了李轩的脸上。

唰!

李轩目光一颤,满是难以置信,“你…你是莫谦!?”

李轩与莫谦,还有洛南风,是高中同学。

只是自十年前,莫谦投身行伍之后,便再也没见过。

回过神来,李轩冷冷一笑,“没想到啊!你小子,当初投身行伍一去十年,竟然在今天

回来了!?”

“怎么…?这是知道了,你那个死党洛南风跳海身亡,特意跑来这里祭奠他了!?”

“难道,你就没打听打听,祭奠洛南风这废物,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淡漠的眸子,盯着李轩的满脸嚣张,寒气缭绕。

“李轩!校园同窗之时,南风对你多有照顾!更是多次恳求洛靖伯父,在你李家存亡之际施以援手,才让你李家有了今日荣耀!”

“今番他亡故不足百日!你不该如此羞辱于他!同学一场,我劝你善良!”

“噗嗤…!哈哈….!”李轩笑的肆无忌惮,“还他么你劝我善良!?你他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还是说,你在营里滚了几年泥,从一个野种混到了王侯将相!?一朝归来,想为你这死党报仇了!?”

“要是这样,那你先来找我报仇吧!因为,那个废物跳海的时候,我拍手叫好了!”

“而这原来这片属于那个废物家的海岸产业,已经被顾家主,送给我李家了!”

“打我啊!你敢吗?你还以为,是以前有洛南风那个废物,给你撑腰的时候吗….?”

啪…!

一声响亮清脆,让李轩的声音戛然而止。

身形轰然坠地,两颗带血的牙齿夹杂着猩红滚落,李轩满眼金星意识暂无。

莫谦,缓缓放下了手掌。

霎时,码头附近,陷入了一片死寂。

所有人死死盯着眼前一幕,简直难以置信。

海天郡赫赫有

名李家的大少爷,竟然就这么光天化日的,被莫谦给抽了一巴掌。

“他么的,竟敢打我家少爷,弄死这小子!”

刚刚为了不给李轩当电灯泡,那些手下都不曾靠近,现如今李昂被打,他们若是不能教训莫谦,那回去之后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凶声四起,十几道身影,凶神恶煞的涌上了码头。

“放肆!”

声若炸雷轰鸣爆裂,黑塔一般的卢刚迅若疾风般,冲上了码头。

“哎呦!啊!……噗通..哗啦啦!”

一阵杂乱惨叫,落水声音接连不断。

一群打手连情况都不曾搞清楚,全都是腿断胳膊折的被丢进了海中。

“属下护驾不力,请先生责罚!”

卢刚垂首,满面羞愧,他竟然让这些宵小,骚扰到了莫谦。

“无妨!”轻轻摆手,莫谦看向状若死狗的李轩。

“让他清醒一下!”

“是!”

铿锵一声,卢刚转身,一把抓住了李轩的脚踝。

大头朝下,如同钓鱼一般,李轩被浸入了海水。

“啊…!咳…!”

腥咸的海水,即时呛醒了李轩。

卢刚大手一甩,李轩被丢在了莫谦面前。

抬眼看着莫谦,李轩满面狼狈,咬牙切齿,“野种!你竟敢打我!我一定会,让你…..!”

“放肆!”

断喝铮铮,卢刚大手一甩,李轩就好像小鸡崽子一样,再次被甩进了海水里面。

哀嚎再起,李轩奋力挣扎,卢刚却充耳不闻,依旧如是。

他等待的,只有莫谦的命令。

岸上众人,望着这一幕,眼珠子掉了一地。

堂堂李家大少,竟然在自己家的观光海岸上,被人如此对待。

这简直是…..!

“拉他上来!”

莫谦淡淡的声音中,李轩被拉了上来,丢在了地上。

淡漠双眸俯视,如看蝼蚁,“李轩!刚刚你说的很对!我此行归来,就是要为南风一家报仇!”

“现在你给我记得清楚,跪在这里为南风守灵,一直到午夜才可离去!”

“明日将你李家,占有洛家的财产清单,全部罗列清楚!我会亲自登门,一一收回!”

惊恐万状的望着莫谦,李轩彻底慌了手脚。

他完全未曾料到,这昔日里的被人指指点点的野种,一朝归来竟变得如此霸道!

“你…还不去跪着!?”莫谦声音淡淡。

“啊!是是!我跪!我跪!”音色皆颤,李轩老老实实的跪在了码头上,再也生不出半分的反抗心思。

不在理会李轩,莫谦缓步而出,走出码头。

与满面惊骇的陈映含擦肩而过,哪怕她是这海天郡,出了名的美人。

莫谦,却不曾斜视半分。

“今日此事,代价你承担不起!”黛眉一蹙,陈映含声音冷冷。

莫谦止住了脚步,淡淡斜眤,“如果你正在跟李轩交往,劝你一句早些离开的好!”

“毕竟,这可以让你陈家免于陪葬!”

“你这算是,在威胁我陈家!?”陈映含仿佛听到了一个大笑话。

莫谦嘴角,掀起淡淡弧度,“我只是

阐述,一个事实而已!陈小姐,好自为之!”

……

载着莫谦的越野车远去,海岸上留下了一大片惊掉了下巴的人们。

打了李轩,还要让他在此跪倒午夜不算,临走前还威胁海天郡陈家的大小姐,陈映含!?

什么人,敢放出如此豪言!?

陈映含眸子里,仿佛依旧印着,那未曾转身看她一眼的背影。

嘴角,掀起了一丝阴郁,“敢如此无视,威胁我陈映含!你一定会付出代价!”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