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ed840cc3f264b74bb56f7f083e6f446,time=1606394630,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04031724/504031738.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51L3&nid=590001933&purl=%2Fr%2Fl%2Fv.jsp%3Fnid%3D59000193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04031724&page=1&vt=2,signature=9e17d4c3bc77941b459dade8044b8355c86fb185
isshowflow:1,,
女配想开了(快穿)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前妻2

看着这一幕, 于寒舟心底油然生出一股愤怒。

是属于原主的情绪, 也是她这个外来者, 在此情此景中, 所感同身受的结果。

一个女人, 因为丈夫惹了仇家而被连累, 跌下了山崖。大难不死, 昏迷了一年多,终于康复了,立刻回到家里, 她饱含思念,满腔欣喜,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迎接她的是什么?

她爱着的男人, 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在讨好另外一个女人。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要被这样对待?难道就因为她回来了吗?她是不是不该回来, 最好死在那场事故当中?

此刻, 万凌云坐在凉亭中, 看着娇美可爱的心上人, 看着憨态可掬的儿子, 心里暖融融的。上苍待他不薄,他虽然失去了爱妻,却有另外一个美好的女子来到他身边, 重新点亮了他的人生。

就在这时, 不知怎的,他心头掠过一丝异样。没来由的,偏头看向花园的入口处。

这一看,他瞳仁大睁,猛地站起来!手里拈着的茶杯也“叮当”一声落地,摔成了一块块碎片!

袍角被茶水打湿一片,万凌云丝毫不觉,怔怔看着来人,蓦地身形一颤,大步奔了下去!

于寒舟看着男人冲她奔来。

心中的愤怒翻涌着,渐渐平息了下去。

她不是原主。

而且,这也不是她的错。她不该死,现在回到这里,更不是她的错。

一切变故,都是天降横祸

,并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而导致的。那么,她便不该有那样的人生。

“烟儿,是你吗?”万凌云站在她面前,颤声问道。

原主的名字叫苏凝烟,他常唤她烟儿。

于寒舟仰起头,看着男人痴情一片的俊脸,没有说话。她将视线移开,看向他的身后。

年轻女人已经放开男童,站了起来,一脸愕然地看向这边。脸上有震惊,也有难掩的惶恐。

她是女主,名字叫江悦。

于寒舟看着她惶恐的神情,觉得她根本不必如此。她是女主,有什么可害怕的?万凌云对她深情一片,他的痴情人设,都是为了她一个人服务。

于寒舟并不是无缘无故这么说。

原剧情是这么写的,女配“死而复生”后,男主一开始是惊喜的,他回到妻子身边,对她呵护备至。然后,在跟妻子同床共枕的每个晚上,他不能自拔地想起女主。

想女主的笑脸,想女主的娇美,想女主的一言一行。那些相处的时光,深深藏在他的心底,爱妻在畔,他却不可遏止地想起别的女人。

他痛苦得睡不着觉。

女配发现了,并戳穿了他。男主不承认,反责备她无理取闹。一次又一次,然后女配黑化了。

女配开始对付女主,被男主发现后,认为她阴毒狠辣,不敢相信自己深爱的妻子竟然是这样的人,他觉得自己从前爱错了人,女主才是值得他爱的人。

女主才是值得他付诸一片深情的人。

呵。

于寒舟的视线下移,落在男童的脸上。

这是女配的儿子,名字叫万晨飞。在他俊秀白皙的小脸上,此刻一片茫然。

女配“死”时,他已经三岁了,开始记事了。他记得母亲的脸。而且,自从女配“死”后,万凌云深陷忧郁,没有精力照顾他,是外祖一家照顾他。他绝不可能忘了她。

但是在原剧情中,他看到死而复生的母亲,却并没有高兴地跑过来。而是一脸茫然地偎着女主,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

女配不能接受这一幕,她发疯,发狂,甚至撕打万凌云。儿子立刻反应过来了,愤怒地跑过来,推搡她:“不许打我爹爹!”

更是在女配伤心离去后,抱着女主的腿,惶恐地道:“她打爹爹,她坏,我不要她做我娘亲,你做我娘亲好不好?”

原剧情这么写,是为了突出女主的魅力。但是站在女配的角度,这简直如剜心一般。

于寒舟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没有再看这个孩子。

她重新看向身前的男人。

万凌云已经意识到什么,忙解释道:“烟儿,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于寒舟静静地看着他,并不打断。她要听听看,他怎么解释?

他和江悦已经发生关系了。在一个巧合下,阴差阳错,他们发生了关系。所以万凌云才如此着急,准备成亲的事。

“对不起,烟儿,都是我不好,你,我……”万凌云看着她平静的模样

,语无伦次地拉过她的手,眼中有着恐慌,还有浓浓的愧疚,“烟儿,你瘦了,你受苦了。”

她是吃了些苦头。

一开始遭到追杀,掉下了山崖。昏迷一年半,又花了半年时间复健,而后是两个月的赶路。

于寒舟没说话,抽回了自己的手。

万凌云此刻的表情,像是走在钢丝上的男人,稍加不注意便要摔得粉身碎骨。他目光之中满是惶恐,看着忽然回来的妻子,想说什么,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候在一旁的管家清了清嗓子,说道:“庄主,夫人受了重伤,才刚痊愈,又连日奔波,恐是累了,不如先送夫人休息?”

万凌云忙道:“好,好。”

“烟儿,我带你去休息。”他想牵过于寒舟的手,但是看着她平静得看不出丝毫情绪的面庞,不禁被震慑住,心底不知怎么生出了拘谨,并不敢牵她,只做出一个带路的姿态。

于寒舟看向凉亭中,年轻女人的表情非常精彩,但是万凌云竟然看也没看她一眼。

真是有意思。她不如原剧情一样发疯,万凌云就忘了女主的存在了。

眼里划过一抹嘲弄,于寒舟回头对小严道:“跟上。”

小严早就被吓住了。他之前见于寒舟生得清丽貌美,性格又好,以为她一定很受夫君的疼爱,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看到这一幕,整个人懵了。

他为于寒舟感到愤怒,恨不得冲过去打万凌云一顿。又怕自己做不好,

给于寒舟惹麻烦,便站在于寒舟的身后,做她的后盾。

此时,听到于寒舟的话,他压下愤怒道:“是,姐姐。”

于寒舟便看向万凌云解释道:“当年我落下山崖,是小严和婆婆救了我的命。我昏迷了一年多,他们也没有放弃我。我痊愈后,婆婆不放心我一个人回来,叫小严送我。”

万凌云的脸上顿时露出感激之情:“待我备一份厚礼,答谢恩人。”

小严不说话,脸上绷得紧紧的,抱着包袱跟在于寒舟的身后。

于寒舟便笑了,说道:“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应当由我来报答他们的恩情。”她停下脚步,看向身侧的万凌云,“不久之后,你我便无甚关系。这份恩情,不必你来破费。”

万凌云一怔,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无甚干系”?她打算做什么?

然而不待他开口,于寒舟便摆了摆手:“我累了,想先休息。”

万凌云有无数的话想说,此刻也吞了回去。他看着她朴素的装扮,再看她瘦了许多的模样,心下悔愧难当。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做出了那样的事。

他为何不能多等一等?他为何没有多等一等?他认得江悦,也才三个月。他只需要再等三个月,便不会有此刻的难堪。

这显得他们曾经坚不可摧的感情像是个笑话。

“我从前的房间,现在有人住吗?”于寒舟边走边问。

万凌云忙答:“没有。”

于寒舟并不觉得意

外,她甚至笑了笑,问道:“那你现在住在何处?”

她和万凌云是夫妻,她住的房间,自然也是万凌云的房间。如果她的房间现在没有人住,万凌云住哪里?

其实根本不必问,她知道,万凌云现在跟江悦住在一起。

女配喜静,挑选的房屋外面有一丛竹林,但是江悦喜欢明朗向阳的地方,所以住得有点远。万凌云自从阴差阳错跟她发生关系后,便住在了她那里。

听了她的话,万凌云的脸色很难看,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却支支吾吾答不出来。

于寒舟没有追究,语气平静地道:“没关系。”

没关系?万凌云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但是事发突然,他脑子里乱糟糟的,便也没追问。

一路气氛凝滞。

走在前面的管家也觉得尴尬,不过他毕竟是下人,只是低头走着,装作听不到身后的话。

“夫人,这位小公子住在哪里?”管家问于寒舟。

于寒舟道:“安排在我的房间隔壁吧。”

有另外的下人过来,带着小严去安置。于寒舟对他道:“先休息吧,待会儿我找你说话。”顿了顿,又道:“我就住在隔壁,你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说。”

小严本来想着,送她回家后,自己就回家去。他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很想婆婆。但是于寒舟如今的情形,他有些放心不下,便道:“好的,姐姐。”

于寒舟推门进了房间。

万凌云跟了进去,忍不住解释道:“烟

儿,当年发生意外后,我找了你半年,一直不相信你死了。后来遍寻你不着,我……我难过了很久。我,我和江悦,我们……”

他磕磕巴巴,很想解释说自己没有动心,没有背叛她,很想劝她别难过,但是他说不出口。

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说不出谎言。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