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0253dc34e2a4c84b0eaf021bf370352,time=1611673349,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04862149/504864614.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7L11L4&nid=401045270&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045270%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04862149&page=1&vt=2,signature=9607df2859334be63923773938dfbb471d488934
isshowflow:1,,
独宠亿万娇妻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下药

贺柏森陪客户吃完饭,刚从包厢出来,便远远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往走廊尽头的方向。而且看那样子,恐怕还喝了不少。

她怎么会在这里?

贺柏森皱了一下眉,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

温茜此刻只觉得全身难受,火燎一般。之前有人从她后面强行给她闻了什么东西,还要拉她走。好在她机灵,往人多的门口走,那人才离开了。

她正感觉身上越来越热,却是忽然被人抓住了手腕:“温茜?”

转头一看竟是贺柏森。

“我……”

温茜只来得及回答一个字,便觉得眼前一黑,意识都几乎模糊了。

贺柏森对她这反应显然是觉得不对劲,再看她的样子,心里已然明了,十有八九便是被人下药了。

当下不再犹豫,将人打横了抱起来便往门外走,门外的人看到这副景象都惊得只差下巴掉下来了,上了车以后司机更是结结巴巴问:“贺……贺总,您去哪儿?”

“回别墅。”

贺柏森低头看了一眼枕在自己膝上眉头紧蹙,并不安稳的温茜,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昨天他便派人查过她,温氏的千金,在温氏受创没落之后毅然出国深造,考上的学院也是数一数二,除此之外他再没查到什么,可是他却相信绝不可能这么简单。

否则一个女子怎有可能与简立扯上关系?甚至被得以重视?

回到别墅,贺柏森对这种事情确实缺少经验,

将浴缸放了冷水便把人扔了进去,兴许这样是能减少点药效。

然而事实证明他是错了。

待过了几刻他再打开浴室门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衣衫不整,被水浸湿了,隐隐约约看得见春光的姑娘坐在浴缸里面,笑嘻嘻的冲他笑:“贺先生……”

贺柏森到底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微微闭了闭眼睛。

“贺先生”温茜突然起身,春光一片,软软的就朝着贺柏想走过去。却不料脚下猛地一滑——

“啊!”

她尖叫一声,猛地跌入了一个灼热的怀抱。

贺柏森看着怀中衣服已经半褪到腰间的女人,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沙哑:“你,起来。”

“为什么啊?”感受到男人有力的心跳,温茜感觉到了一阵奇异的兴奋。她一把抱住贺柏森:“为什么要我起来?你不喜欢我么?嗯?”

“你最好赶紧。”贺柏森眯眼,呼吸越来越急促。

不等他说完,温茜娇笑一声,抓住他的衣服一个借力站起了身,忽然吻了上去。

次日清晨一大早,温茜只觉得浑身都酸软无力,她懒懒的睁开眼睛,却不想一转眼就看见了站在床边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的男人。

“醒了?”

贺柏森看了她一眼,“下来吃饭吧。”

那口气再平淡不过,似乎就跟说“走吧”一样。

温茜看了看周围全然陌生的环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而眼里的冷意和警惕却是藏不住的:“是你。”

昨天那迷了她的人

她是没看见的,此刻睁眼就看见贺柏森,自然第一个将他作了联想。

贺柏森眼里泛起一丝无奈,他刚要开口解释,忽然手里的手机响起,便先低头去看。不料这一看脸色却是微微变了。

“我一会儿叫人给你送衣服上来。”

贺柏森一边打了一个电话一边往门外走,显然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温茜向来是很冷静的人,可是遇到这件事情她也无法完全冷静下来,她早就知道不应该跟这人打交道的,没想到竟然把自己赔了进去。

穿好衣服后,她也没有再去找贺柏森,而是转身径直出了别墅的门,招手叫了一辆的士准备回家。

这件事以后再议,当下重要的是自己回国要做的。温茜上了出租车,却是在听见收音机里新闻的一瞬间脸色苍白。

“前温氏千金潜规则亚洲巨鳄,转身勾搭贺氏执行总裁,究竟是白莲花,还是绿茶……”

这新闻里说的,竟然是自己?!

她恍惚间出租车已经到了她暂住的酒店楼下,才一下车,就看见围在门口的一个记者看见了她,一下子辨认出来,扑上来举着话筒便叫道:“温小姐,请问报道属实吗?如果您真的与贺总裁有关系为何他没有送你回来……”

“温小姐,请问您与简总一起出席宴会到底……”

“温小姐……”

周围的记者也纷纷上前,温茜本就头疼欲裂,无心回答,拨开人群便要往酒店里走,谁料

到在门口却听见一声熟悉的讽刺:“哟,这不是女主角吗?”

温茜一抬头,便看见了笑得洋洋得意的肖筱筱:“怎么?简总看不上你了,贺总又不要你这破鞋,灰溜溜回来啦?”

“肖筱筱,别以为所有人的想法都跟你一样龌龊。”

温茜深吸一口气,“让开。”

“让开?”

肖筱筱昨天本是想找人给她下药,再好好弄她一番,谁知却被贺柏森看见了,她便顺水推舟,还不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踩一踩温茜这贱人?

说着讥笑着毫不客气的伸手就推了温茜一把:“你还以为你是高高在上的温家千金呢?”

温茜昨夜本就被折腾不轻,经这么一推,又猝不及防,一下子有些踉跄就跌了下去,膝盖顿时一片血渍。

“看看你这个狼狈样子,真想拍下来。”

肖筱筱大笑起来,却是骤然听见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那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肖筱筱一下子噤了声,眼里流露出惊惧来。不会这么巧吧?那个人这么快就来这里了?

温茜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伸手刚要揉膝盖,便被人提着胳膊像抱小孩子一样抱着站了起来:“你怎么不叫我就自己出来了。”

贺柏森。

温茜叹息一声,这下看到肖筱筱,她可算是什么都明白了,必然又是她的阴谋。也怪自己一时心急,竟把糊涂账算在了贺先生头上。

“抱歉。”

她低声道。

贺柏森并不理会她的道歉,反而是扶

着她,抬眼冷冷望向肖筱筱,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字一句,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我贺氏的总裁夫人,也是你们能非议的吗?”

不仅是在场的人,就连温茜也是呆住了。

他方才说的什么?贺氏总裁夫人,是说自己吗?

脑子短路之下她心头更是冒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贺柏森明明应该当自己的上门女婿啊!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