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7544dfb90ee43419c0657aa7245a1ab,time=160692833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18982540/51898379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41L4&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18982540&page=1&vt=2,signature=48da54b6cdbeacfe6231e4be9e4347a5cad9e832
isshowflow:1,,
纤纤细梦入我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溪风的身世之谜

此后,父亲好久没和我一同出现在餐桌上。我想,不是考察灵术的吗?居然会这么小气。溪风笑着说,宫主一直注重老宫主留下的规矩,这个宫殿也需要规矩。我看着那双清眸,有些生气,规矩规矩,什么都是规矩,那还要我们做什么。说着转动戒指,殿内的琉璃灯全都摇晃了起来,溪风赶紧让我停下,这种话,这种错,在琉璃宫是会禁言的。在还未成人之前,我就讨厌这许多的规矩,于是,每次故意惹父亲生气,然后被惩罚禁言,还不许母亲护我。在我急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溪风总是轻拂我的头发,像老奶奶哄小孩子,有耐心的为我讲流银河那头的故事,听着听着,我就他怀里睡着。

或许是因为长大了,现在我觉得那是哄小孩子的,溪风轻拍我的肩的时候,我一把推开了他。

“啊…。”他突然在地上滚来滚去,声音像是撕心裂肺的那般,我慌了,后悔了。他是一直陪我长大的亲人,我怎么能这样。我连忙附身拉他,向他道歉。溪风看上去很痛,奇怪的是,我并没有使用灵术啊,我只是怄气推了一下,他为什么那样痛苦。我大声喊着他的名字,他也不回应我,俊秀的脸几乎要拧成一团了。几个仆人们见到溪风这样,嘴里大喊着,魔鬼,魔鬼。我更慌了,为自己的鲁莽而忏悔,可是丝毫没有作用,溪风很痛苦。

我让

阿诺去请父亲和母亲。我暂时用灵术控制他,让他减轻疼痛。

阿舍是同父亲母亲一道来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溪风,阿舍立刻运用灵术,将他移到我的床上,并吩咐阿诺脱去他的上衣,溪风的胸前泛着如鲜血一般的红。他已经疼的睁不开眼了,裸露的胸膛只有急促起伏的呼吸。父亲见状,同我一样疑惑,只见阿舍转动权杖,他的红宝石戒指一闪一闪,发着刺眼的光。红光将溪风整个人包围,阿舍轻轻抬手,接着让溪风背对着我们。我看见溪风的后背,通红中有些发黑,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

“他是精灵国度的守护者,鹰族。”阿舍一脸的郑重,父亲诧异。阿舍继续说,鹰族是精灵国度唯一流传的守护者,每个守护者到了一定的时机,就会长出黑色的翅膀,当然,更会经历非凡的痛楚,挺过去就活下来,挺不住就会化为流光消逝。溪风这是到时候了。”说罢,挥动右手,将戒指藏于宽袖中。溪风缓缓落到床榻,一缕丝绸轻飘到他身上。

我继续问阿舍,溪风的父亲为何离去。阿舍说,那只是一个人间的游客,喜欢四处游历,在无尽崖捡到了年幼的溪风。是从凶猛的虎狮口中夺下来的。那一年,恰好是流银河的紫苏盛开的时候,那个人间的游客就是踩着紫苏叶抱着小溪风走过流银河,来到了琉璃宫。做了几年管家,偷学

了些灵术,悄悄离去了。

我看着床上沉睡的溪风,往日的俊美已经消散,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我还在内疚,他明明可以是自由翱翔的神,却一直甘愿陪伴在我身边,还从不问自己的身世。

溪风,你放心。修也会一直陪着你……。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