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5ed097bbdf648f181f5771d92483d09,time=160677924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20402879/520403525.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51L3&nid=40134316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0134316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20402879&page=1&vt=2,signature=b0f2fa9d9b3e38dee61d2b03376cd78f840c53a4
isshowflow:1,,
封爷,夫人她又作妖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他的软肋

到了午睡时间,封炘阳自觉地爬上床去休息。

夏霓初帮他盖好被子,下楼。

“抱歉夏医生,占用了你私人时间。”封夜与之前相比明显客气不少。

“没事的。”

封夜简单介绍了一下封炘阳的情况,末了说道:“看得出他很喜欢你。我希望,夏医生能每周花费一些时间陪陪他。”

“不好意思,我的心理咨询只针对成人。”夏霓初拒绝的很官方。

不否认封炘阳很可爱,可她每当看到他,就会想起自己死去的孩子。情绪很难控制,时间长了,不免露出马脚。

“我以前请过医生,可惜收效甚微。”封夜话锋一转,“夏小姐应该没有结婚吧?”

“没有。”

封夜给夏霓初倒了一杯茶,“等你有了孩子,就会明白做父母的心情。阳阳还小,我希望他跟同龄的孩子一样活泼开朗,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夏霓初很想笑,却笑不出来。孩子对父母来说有多重要,他能有她这个怀胎十月又失去孩子的人清楚?

既然他懂得这些道理,那么,他把他们的孩子放在了什么位置?

难道,他不爱她了,就可以把她的孩子当成草芥?

“这么说,封先生是结过婚的人咯?”夏霓初问。

“我记不起以前的事了,不过,等我回复了记忆,一切都会有答案……”封夜怀疑,封炘阳亲生母亲是他经常梦见的那个女人,本想把那个春梦告诉夏霓初,考虑到他们还没熟悉

到这个程度就放弃了。

他向来谨慎,不可能一开始就与外人交底。

夏霓初思索半秒,既然封炘阳是封夜的软肋,抓住这根软肋也不错。毕竟,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

她略作考虑,“多谢封先生肯信任我,我决定尝试一下。”

“谢谢你。”封夜递上合约,合约期一年,夏霓初的任务是每周陪封炘阳两次,每次两个小时,特殊情况除外。

至于他开出的条件,自然是让夏霓初没法拒绝。

初心心理诊所。

夏霓初回来后一直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

他竟然失忆了。

无论过往痛苦还是甜蜜,失忆了的人全部不记得,是一种解脱。然而,她遗忘不能,只能被这些记忆支配着,整夜难眠,心意难平。

敲门声后,合伙人楚子越走了进来。

“谈的还顺利吗?”楚子越是夏霓初的心理医生,帮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后来教她心理学方面的知识,还让她以合伙人的身份留在初心。

夏霓初在他面前几乎是个透明人。

“谈妥了。”夏霓初把两份合约递给他。

楚子越翻看了一下,挑眉,“他还有个儿子?你要陪他儿子?”

“顺道赚一份钱,为什么不同意?”

楚子越合上文件,“初初,你骗不了我,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你自己也很煎熬。为了复仇,这样做值得么?”

“还有,你以为化妆易容就万无一失了么?万一被他看到你素颜的样子,或者他对你有怀疑

、查出你的真实身份,到时怎么办?封夜没那么好对付。”

“你说的这些问题不会出现,他失忆了。”夏霓初说,“我要帮他恢复记忆,让他想起所有事,让他给当年的行为一个解释!”

楚子越感觉她这是疯了,“你这又是何苦?帮你妈妈治病的钱,我完全有能力支付。”

“谢谢你子越,我想靠自己。”

等楚子越离开,夏霓初拨出了一个号码……

“雷叔,这边一切顺利。对了,您知道封夜有个儿子吗?”夏霓初低声说道。

“是的。”电话那头沉默半秒,“之前没告诉你,我有我的理由,你别介意。还有,你一定得小心。”

“我知道。”夏霓初咬着牙说,“麻烦帮我查一下,孩子的母亲是谁……”

傍晚,鹭江苑。

穆青把夏霓初的资料送到了封夜面前,“爷,夏霓初家中是做生意的,大学主修心理学,去国外进修了几年,刚回国没多久,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心理诊所,目前未婚……”

穆青不解,在请夏霓初来鹭江苑之前,封夜就派他把夏霓初的底细查了个干净。如今又去查一次,这是为何?

封夜翻看了一下资料,“感情经历没查到?”

“她目前是单身,据说跟合伙人楚子越走的比较近,心理诊所有传言,说他们两个人是一对……”穆青顿了顿,“不过,有件事很奇怪……”

“看夏霓初家里的情况,应该不缺钱。可是,她很

爱钱,是个工作狂,名下的账户也没多少积蓄。”

“嗯。”封夜看时间差不多,去书房开电话会议。

一个多小时后,再次回到客厅,茶几上的照片不见了。他四下找寻不到,从柳妈口中得知,照片被封炘阳拿走了。

来到儿童房,看到封炘阳枕头边的照片,封夜哭笑不得。

这小家伙,当真有这么喜欢夏霓初?

养了快三年的儿子跟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如此亲近,他有点嫉妒是怎么回事?

翌日,早餐桌上。

“爸爸,昨天那个阿姨,什么时候来我们家?”封炘阳问道。

“你喜欢她?”

“对,我觉得她比婉儿阿姨好,我希望爸爸跟她在一起。”他认真回答。

小孩子的世界是单纯的、爱憎分明的,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从来都不会掩饰。

不过,他能够在封夜面前如此直白地说出自己的诉求,这是第一次。

“你婉儿阿姨哪里做的不好了?”封夜问。

封炘阳低头喝着牛奶,不再言语。

封夜有点后悔,好不容易跟儿子有点话可以聊,是他一个不小心,把天给聊死了。

封炘阳喝过牛奶,上嘴唇上满是牛奶渍,像是多了一圈白胡子,小模样呆萌呆萌的,可爱的要命。

封夜抽了一张餐巾纸,想帮他擦嘴。

小家伙傲娇地别过小脑袋,慢慢从椅子上滑下来,迈着小短腿出门,留给自家老父亲一个高冷的背影。

为了让他变得开朗,封夜使

劲浑身解数。

有人说,他性格孤僻是因为从小缺乏母爱。为此,封夜还决定跟盛婉儿结婚。

可是,小家伙显然不喜欢那个女人。

封夜到客厅,故意当着封炘阳的面打给夏霓初,请她晚上来家里吃饭。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