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f37b904c95142eb97d9b9844f3a30e5,time=1607056788,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22548963/52254929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5B2L61L3&nid=41062198&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6893664%26nid%3D4106219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22548963&page=1&vt=2,signature=2cd9440467fd66d48d8e1ae0643f43b55e9d4eac
isshowflow:1,,
那年樱花红陌上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2

世界上就怕认真两字。陶碧的改造计划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从大一下半学期开始,短短几个月,她一改往日的懒散和阴霾,大刀阔斧的开辟自己的新生活。

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在一派酣畅淋漓的呼噜声中从容的穿衣洗漱,待别人睡眼惺忪的醒来时,她已晨练完毕,坐在床边迎着朝阳化淡妆。用她的话说,暑假的时候,她也是每天锻炼然后去图书馆自习,风雨无阻。

妆后抬眼瞧伊人,真可谓:回眸去扇隐鹅黄,凝露牡丹容光艳。

“真的想当千年老妖精?”我揶揄她,“或者是,女为悦己者容……难道你有目标了?”

陶碧妩媚一笑,手指钩来一件米白色职业女装,套好后回头对我说:“我去社团活动了,中午到报社OFFICE,一起吃饭啊。”

“难道要去活动一上午?”我提醒她,“上午是大猩猩的口语耶。”

“他嘛,我已经搞定咯。”自信一笑,回过头去,大步流星。我靠,大姐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型的啊~

口语课,大猩猩,大猩猩,口语课,口语大猩猩,大猩猩口语。

以前上课无聊的时候我就喜欢和同桌老陶聊天,从天文到地理,从八卦到政体,没有我们涉及不到的领域。几次被老师发现,当了反面教材供全班学习。所谓人有脸树有皮,总拖班级纪律后腿也不是我们故意,于是我们俩改为传纸条,几节课下来纸条能论

斤卖,陶碧老说自己那手漂亮的蝇头小楷就是和我传条练出来的。

后来学校鸟枪换大炮,口语课不再是单纯的面面相觑照本宣科,而是改用现代化的语音教室,一人一座,每座配有耳机、电脑、选定键盘等精良设备,看得我们大为欢喜。硬件好弄,软件难搞,大猩猩当场宣布以后口语课都会给大家机会让大家开口“说话”的。

“用他给我chance?”陶碧很不屑,“老娘才不稀罕。”要说陶碧真是英语专业学生们的楷模,借着自己学“问候语”的热乎劲还没有消失殆尽,又自学了口语,成果很快就出来了,亮闪闪的口语高级证书到手,近期我甚至还看她举着雅思单词红宝书看得津津有味,可见其功底深厚。

踌躇满志,自然说起话来铿然有声。和大猩猩的几番交涉后陶碧终于获得批准,可以在她社团工作比较忙的时候不去上课。

去年今日此门中,同桌与我曾相逢。斯人已弄社团去,我却依旧练发声。

教室里喧闹异常。我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翻开书。练习英语发音。

说起来真是惭愧,陶碧是我好姐们,也是方圆百里的才女,我却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闪光点——除了贫。陶碧曾经多次恨铁不成钢的对我说:“你丫就是……狗掀门帘子——全凭那张嘴!”

我很不服气,“我能跟狗比啊,狗能给你讲故事,给你买DQ的冰淇

淋啊?”真TM寒心,早知我昨天就不给她买雪菜肉丝米线了。

“狗都能出息你就不能出息啊!!!”老陶激动的卡着腰站起来,吐沫星子飞了我一脸。她现在由发家致富了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了小资农场主,谈起自己曾经的峥嵘岁月那是满腹经纶啊。

“记住:生而穷者不为耻,终身贫困究可悲。”陶碧语重心长。

人比人得死,我还想多活两年,所以想趁着夕阳红没有到来前再努力一把。

英语口语么不就是。我嗤之以鼻:老娘多读多听多练就是了。

打开书,ABC,EFG,练到舌头打卷,练到脑袋空白。

“Mother told me life is a box of chocolate ,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

陶碧难得仗义,临走时扔过一沓A4纸,说是自己考口语时的黄金宝典,还信誓旦旦的说,只要把它们都背下来,口语考试一定能PASS。

翻来翻去只喜欢这句,《阿甘正传》中的经典台词。陶碧却不喜欢,说什么“感觉这话很不靠谱”,我无语…丫自己难道就靠谱么?

其实我明白,未来是很叵测的事情,但我依然喜欢畅想。未来……我想我会找一个很好的老公,高大威猛英俊潇洒智勇双全气宇不凡风流倜傥玉树林风顾盼之间还

带点神采飞扬……我掰着手指念叨,足够了,这样足够了,你看,我的择偶标准真的很不高。

有人咳嗽,我回过神来,低头看书,湿了……我靠……居然流口水了……

“我发现你真的就是所谓的兔子思维,跳跃性太强,刚才愣神了吧?”不知道何时面前坐着一个人。芝麻烧饼一样的脸颊(长圆型,且有少许青春痘),眼睛很大,目光狡黠。

我瞥他一眼,低头,继续,念英语。英语。

“不是吧?”芝麻烧饼深受打击,“英语念的那么差,没想到人也是这么高傲。”

一句话正中的打在我脆弱的心房上。

“我念的不好管你什么事?高傲又关你什么事?”就讨厌这样的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狠狠白了他一眼。

“小样……”芝麻烧饼撇了下嘴。转过身抱起书继续敏而好学。

原来同是天涯读书人。大哥,你积点口德能死啊?

我一定是学习学傻了,直到原先前边坐的女生过来问我,“樱爱,你认识前面这个人么?”

我目光懵懂,看着芝麻烧饼的后背,“啊?!他么?我…我不认识的啊~”

“哥们,坐别人位子还挺心安理得,小心得痔疮啊!”前面女生是班内公认的厉害角色,曾经有过抡起桌子砸人的光辉历史。我心里哼唧,“小子,识趣的话你就赶紧滚蛋。”

烧饼叔叔微笑一下,慢悠悠的抬起胳膊看看表,然后抱起书本起身上了

讲台,“各位,我叫项思魏,从今天起教大家口语。”

…………?

………………!

闹心呢吧?!我险些叫出声来,我靠,那大猩猩呢??难道死在非洲倒卖香蕉的路上了?

虽然,我对大猩猩本身并无好感,但一想到将来要和这块芝麻烧饼共同学习,头皮就不自觉的发麻。

前方女生回头看我,表情幽怨得仿佛随时能垂下泪来:“樱爱……你丫忒不仗义,你咋不告诉我他是咱们老师呢……”

我真无辜。冤枉我也就罢了,居然还抢我台词。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