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b521d5add0794f52a7995347c5cf9108,time=160631259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22548963/52254930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5B2L61L4&nid=41062198&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6893664%26nid%3D4106219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22548963&page=1&vt=2,signature=1c6db55335b01f73cf3d1c55b23727ca46829e44
isshowflow:1,,
那年樱花红陌上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3

“不要问我为何会流泪,不要问我心里还有谁,且让我嫁给思魏,不管结局是喜是悲……”宿舍老大又在犯花痴,自从口语课后,这个家伙就时常摩挲着自己的头发,目光炯炯的面对着窗外,跟触了高压电似的。

“我觉得思魏他好有型啊!”老大如是说。喔……原来美女也会流口水哦,老大花痴起来,与他人无异。

“的确,他好有型,简直一块方型的大烧饼。”我很不解,老大一向安之若素,追求者也是趋之若骛的,当初也有过短暂的恋情,但她永远跟个骄傲的公主似的,没想到今日却在小河沟里翻了船。

“肤浅!”陶碧回来后听说了老大的举动后,不屑一顾,低头,笔耕不辍。我越来越佩服这妞,自从她成功转型后,追求者也日益增多,有可靠消息说,陶碧的追求者不比老大少。老大虽然名声在外却整日不出深闺,导致很多人天天对着3号宿舍楼望洋兴叹,以期盼能目睹美人芳容。陶碧借助社团活动结识了不少中华男儿,而且就冲她每天热血沸腾的走街川巷,很难将其忽略。男人都是耐不住寂寞的,与其追求一个被形容的女子,不如追求一个真实的女子。眼看行情见涨,她不骄不躁,反而把自己的姿态拿的更高。经常是看她冷若冰霜的打电话:“对不起,我晚上要组稿,没有时间……”

每到这时我就很悲痛,同样是

人,差别咋这么大呢?上帝啊,怎么就没个男人找我约会捏?

老大眼看市场萧条,连忙给自己找后路,大有玉女变欲女的趋势。她先后答应了N多平日被她鄙视的男人的约会,而且一向低调的她最近总在口语课上踊跃发言,大SHOW英语。谁都喜欢被美女垂青,老项也有点“乱花渐欲迷人眼”,天天对着老大笑靥如花,一张嘴能看见后槽牙。口语课俨然成为老大老项的夫妻店。

“昨天晚上我还看见老大和项SIR去吃饭了呢,就咱学校南街那大江南,我靠烛光晚餐啊!”

“这算什么,我还见过他们提着洗澡的东西去了宾馆了呢?”

“哦?!”一堆女人吱哇乱叫,“红豆泥?(日语:真的么?)他们干什么去了?”

当事人义正词严,“那能干什么啊,总不能俩人盖着被子纯聊天吧?”

接下来就是一大帮人吃吃的笑。

陶碧放下手里的稿件,“小姐,说话要说真凭实据的事情哦~”

“当然是真的了!”

陶碧笑了下,“那好!你愿不愿意把你说的这个放在咱学校的校刊上啊?”

我心里一惊,这,这也太阴险了吧?

“我就是想吓唬一下她的~”事后陶碧向我解释,“我不喜欢乱嚼舌根的女孩子。”

哦?可是女人的生活一向充满悖论。若想在八卦中生存,只有用更加八卦的精神去战斗。

“老大这人……唉……也是个傻妞,平时和

蘑菇关系那么好,你看人家背后就这么说她。”

“你最近对老大的态度有所改善啊~”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陶碧语气淡淡的。

老大沐浴完烛光晚餐回来,心情甚好,“诶你们知道么?大猩猩不是去非洲倒卖香蕉去了,而是他住院了!”

“住院?他不是身体挺好的么?哪块出问题了?”宿舍姐妹盒盒是一好奇分子。

“好像是哪块结石了,不太清楚哦,我也是听思魏说的。”老大一脸的甜蜜。恋爱中的女人啊,总是有让人嫉妒的表情。

“今儿你们这是去哪了?”有人问。

“他带我去X镇最高档的海鲜城了,好好吃哦~~~”老大继续甜蜜,“我跟你说啊,那的奶油焗扇贝超级好吃哦~”

我背过身去看口语,只有蘑菇继续流口水,“真的?除了这个还吃到什么了?”

老大的手机铃声大作,她赶忙优雅的做了个STOP手势,止住了还在继续发问的蘑菇,接了起来,没说两句就干脆走出了宿舍门,不一会就笑靥如花的回来了。

“明天口语课在教室里上,语音室维修。”

众女问:“项老师来的电话?”

老大挑挑眉,“那是当然啦!他还问我海鲜好不好吃~”说罢,又是花痴一笑。

“明天的课你要不要去?”我捅捅陶碧。

“不去。明天要去复印室看校刊初版,然后初版通过后还要复印和装订,忙完估计也该吃午饭了。”

“你怎

么对工作这么着迷啊~难道复印室有帅哥陪伴?”

“何止!复印室好地方,又有桌来又有床。”

“床?!!!复印室还有这么敏感的东西?”

“没有啊,我这不是为了说话压韵么?”陶碧笑。

“这样下去你的口语水平恐怕要回到解放前了啊!”

“不会。”老陶自信满满,“复印室里有人和我一起练习的。”

“谁啊?”

“我不认识他。”陶碧面带一点失落,“他没说名字,但是发音很漂亮,敢笑李阳不疯狂,敢和老余挑东方。”

我晕。这就是文艺少女和普通少女的区别,陶碧会写很矫情的诗,而我只会说很糙的话。

“你喜欢他么?”

“仅仅是欣赏。”陶碧很认真的说,“我和爱情绝缘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