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e3d0654a9d854c72a322b15f928a98d6,time=1606312358,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22832395/522832466.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5B2L3L8&nid=41062198&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6893664%26nid%3D41062198%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522832395&page=1&vt=2,signature=c9114a83c7fd452290b1e8c094a1d5fa8acc1060
isshowflow:1,,
影帝请安好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影帝请安好
旧人还
第一章 我的自述

对于物质上的东西,只要是我想要的,都会拥有,就算不想要,也会被顺带着拥有,因此她们调侃我是天之娇女。

在我的印象里,娇女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词汇。那些娇滴滴又任性的大小姐,通常是我对娇女的理解与误解。

于物质上,我是什么都不缺的,于精神上,我又是什么都没有的。

整日里无所事事,没有理想,没有目标,混吃等死便是我生活的唯一写照。

如若非要我打个比方,应当同人人喊打的啃老族一般,年已二十多,除了上了一所二流的大学值得炫耀一些,再也没有值得传耀的光荣事迹了,说是碌碌无为都有些夸奖。

我最幸福的便是有一个疼我爱我的爸爸,宠的我如今还如同幼儿那般,虽样貌不是,至少心智是的:幼稚天真又倔强。

于容貌上,我自认为是美的,但那也是自认为,带着一点点自恋。

人皆言我美艳,我却有着良好的觉悟,我虽美,却也美不到统一人们的审美线。

被他们所赞美的我,多多少少都出于一些恭维和客套话。

有的人便是如此,一说起话来滴水不漏,话语中全是恭维与夸奖,你却觉得如此贴心真诚,感受不到虚假。

没有人是不喜欢甜言与夸奖的,至少我是喜欢的,不能免俗的,每当人夸我的时候,那份高兴是假装不出来的,是享受的。

每日的生活乏味又有趣,整日躺在床上,除了必要的生

活,几乎都赖在床上,玩着手机刷着视频,偶尔去网购,偶尔吃着零食。

这样的生活是很多人都羡慕的,有些人曾不止一次同我说过这种话。

然而我却羡慕那些奋斗的人,当然我也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

我羡慕那种白领,每日职业装加身,透露着干练的气质。

我羡慕职场员工,打扮的青春靓丽,每日坐在工作椅上看着电脑敲敲打打。

我羡慕早起晚归的环卫工人,羡慕他们有奔头的生活。

于先天上,我是不需要如此的,于后天上,我又是懒散的,不肯努力的。

我羡慕爱情,渴望爱情,不能说二十岁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但大抵上于幻想的有些不同。

了解我的人,应该说熟识我家世的人,目光上总是泛着渴望以及不屑的,不了解我的人,目光又总是贪婪,觊觎的。

我交往过的男朋友,多数只是在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偶尔也会有朋友之下的状态。

那时候对爱情的理解并不完整,帅气便是我选择的唯一要求。

我所拥有的爱情,于那些人口中所说的真爱天差地别。

我这一生朋友是了了无几的,我不愿外出社交,应付于宴席让我有些疲惫。

多数人与你相交,先看家世背景,符合便结交,不符的连睨都不愿意睨上一眼。

在商人的社会中,有些人可能会欣赏你的性格,但也只是欣赏而已。

商人重利轻离别,更何况由俭入奢易

,由奢入俭难。

尝试过富足生活的人,总是不愿意回想曾经的苦日子,以至于忆苦思甜成为一个良好的品质。

商人的世界只有利益,不会因为你的性格而对你如何,只会因为你所带来的利益。

不是真心的交往,我觉得是没有交往的爱玩的。

因此旁人说我孤僻,总是板着脸,任谁来都不肯笑颜相待。

我却自认为清高,不愿同他们混为一谈。

上层社会是没有真的友情的,都是铁打的金钱,流水的朋友。

然我却有一知己,蓝颜知己,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看过他光屁股撒尿和泥的模样,他也看过我哭的涕泗横流冒出鼻涕泡的模样。

他与我家世相当,母亲与我母亲之间更是情同姐妹,于是,我与他——陆俊也因此成为了闺中闺,蜜中蜜。

我曾经嘲笑他姓名起的随意,就好像犯懒未能查看字典与典故,因模样俊俏,便拿俊来凑合了事,没有一丝用意。

他也曾嘲笑我的名字——张曦,曦字本义指太阳,我却经常日夜颠倒的过活。

小时候他常常掀开我的被子笑骂道“哪有太阳晚上才出来。”

那时候我还年幼,总是要同他犟上一犟的,“中国时间,在中国,太阳是白天升起来晚上落下的,同样是中国的时间,但是在美国,太阳却晚上升起来白天落下去的。所以我是晚上出来的太阳也不稀奇。”

每次说完,他总要嘲笑我一翻,说我歪理不

饶人。

十八岁,刚刚成年的我有了一个未曾见过的恋人偶像。

那是在一次偶然中,我无聊的刷着视频,恰巧看到了他的舞蹈。

刚劲有力,动作行云流水、干净利落、当断则断。

我喜欢他对力量的把握,喜欢他举手投足之间的轻松与随意。

毫不犹豫,毫不夸张的说,那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符合心意的舞蹈,我把它理解为一见钟情。

初识他,喜于他的才华,再识他,喜于他的人品。

因为舞蹈,我追了所有有他的电视剧,有他的综艺,甚至是有他的广告,我看的都是津津乐道的。

他感谢的时候会鞠躬成九十度、他对于女士的绅士手等等。

他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人品令我为之赞叹,赞叹于我选他为偶像的目光。

正因为如此,我的生命中便多出了一个恋人。

那时候他是透明的,是没有知名度的,想搜寻他的信息是困难的。

百度搜了他的名字——沈一,出来的消息也是了了无几。

那时候唯一能看到他的,便是每周一晚的一档综艺节目,他是其中的主持人之一。

虽是综艺,但他讲述的是感动世界的人情世故,与我这种喜欢搞笑综艺的人而言,那便如同新闻联播一样枯燥冗长,每每看的我昏昏欲睡。

他在节目中的出镜也是了了,然而凭借着我的这股说不上来的热爱,我还是每周翘首以盼着,打起精神等待着看他。

于我而言,他便是我名

字中的太阳,因为一段舞蹈恋上,又因为他在节目中的各种细节而更为迷恋。

我是一个细节控,说的是在恋情上。

我也曾庆幸于我的细节控,不曾关注于他光鲜亮丽的外表,而是小心翼翼的窥探着他的内心世界。

我极为注重我的精神世界,他的一举一动总能带给我精神上的切合。那时我便告知自己,这个男人便是我的独一无二。

于他而言,我是一个陌生人,一个名字被笼统的叫为粉丝的女人。

我未曾去机场接过他,也没曾去节目现场中看过他,总结说来,我从未出现在他的现实生活中。

我固执的认为,这样完美的男人,更应该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他的才华值得我去欣赏。

他的现实世界也值得我去守护,而对于他来讲,对于明星来讲,最好的守护便是不打扰。

因此,我是一个粉丝,一个四处搜集他的信息而从未出现过的粉丝,一个用自己的方式固执的爱他的粉丝。

对于有些事情,我是遗憾的。

比如,他的第一个粉丝不是我,他的消息我并非第一个知道的人,他的喜怒悲欢我并不了解。

所有的艺人都喜欢在镜头面前戴着面具,从不肯泄露真实的情绪。

当然,这也是艺人们的通病,带着面具隐藏自己,带着面具保护自己。

有些明星喜欢在荧幕上四处树立着大好青年的形象,俗称榜样。

对此,我是嗤之以鼻的,知名的艺人拿着

数人一辈子都赚不上来的薪水,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却活的并不精彩。

当然这里所谓的不精彩指的是脾气上,他们不能随性而活,不能泄露出他们真实的性情。

因为他们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中,一但幻想破灭,幻想中他完美的形象也因此一塌涂地。

在自己的天地里他们是王,只要出了自己的豪宅,于外界于众人面前,他们总是砍了尾巴磨平棱角畏首畏脑的可怜人,稍有不慎便会引得烈火焚身的下场。

然而就这样一个职位,因为这样一份薪水,无数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去冲上一冲,未知的世界总有三分不如意和七分陷阱,摔得人头破血流。

懂了其中的陷阱,却也一身淤泥,并非所有人都是荷花,能够出淤泥而不染。

大多数人常常都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甚至越陷越深,这道理就如同吸烟一般。

于此,我时常警告自己,没有哪一份职业是容易的,没有陷阱的。

每一份职业,每一个未知的世界,多多少少都是要绕着弯,走些弯路的,没有一马平川的大路,那怕你足够幸运。

你未见识过的世界总有你吃不了的苦,你或许会羡慕别人,会嫉妒别人,总觉得自己同他没有什么两样,他怎么会有如此的运气。

人同人确实没什么两样,之所以微分三六九等。多半是因为他吃过的那份苦,你又能否吃得。

当然也不乏生来便一帆风顺的人,你的

父母甚至祖辈已经把你的苦都吃的干干净净,比如我。

想到这的那一瞬间我又是如此的庆幸,庆幸我活在这世间是如此顺遂。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