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2a580350d50e4ad68961fa33e8a25556,time=1611637838,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522832395/522832467.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1L3&nid=41062198&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62198%26bid%3D522832395&page=1&vt=2,signature=d137cb28bc9188070d593cfc47efd9044d953ba7
isshowflow:1,,
影帝请安好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初遇

第一次在现实中见他源于一场意外,幼年期父母便离婚的我,生活中缺少了太多的陪伴。

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出现在窗旁,看着外面的风景同来来往往的车辆。

我记得爸爸的车,记得他的颜色,记得他的车型,记得他的车牌号。

我对他的车是如此熟悉,熟悉的闭眼睛就能幻想出,熟悉的在车群中一眼就能确定出,就算是同种品牌同种型号的车我都能一眼认出。

然而窗外来往的车辆,却很少又他的车影。

我曾无数次一个人顶着书包淋着雨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又曾无数次看着一家三口手牵手甜笑时而感到羡慕。

我又曾无数次一个人流着眼泪默默的吃着一桌子的盛宴。

我的生命中没有母亲,母亲是憎恨父亲的,在我的印象中,便是如此的,于原因我却是不清楚的。

母亲也是狠心的人,就像从未有过我,二十年来不曾露过一面,不曾来过一个电话。

母亲于我,就连逢人便发的名片上那十一个数字——手机号码,都未曾给过我。

是的,我未曾拥有过母亲的手机号码,我的手机号码却一直沿用至今。

其中用意不言而喻,其中用意却也无用。

年少时,没有人懂得我的喜悦——每当看到来电显示中的陌生号码时,我的心脏总是蹦跳不停,就像是被谁按住了开关,想要跳出身体逃脱一般。

也没有人懂,接过电话时,我是如何的失望,

次次期盼,次次都不是她,失望的时候多了,时间多了,便也无所谓了。

然而失望多了,无所谓了,是真的无所谓了么?只是把它深深的埋在心底,埋在自己也不敢触碰的角落。

于家庭,于亲情,我多多少少是有些阴影的。

我第一次离家出走,便是由于父亲要娶一个女人,一个我对她没有任何好感的女人。

那时是父亲第一次不顾我的意见,拍桌板上钉钉的决定了此事。

我气愤不过,毅然决然得决定离家出走。

我站在窗户前,面前是窗帘做成的绳子,我爬到窗户上,捋着窗帘一点点向下攀爬着。

四米的距离平常是让我胆怯的,但那时候过于气愤,一门心思想要离家出走,也忘记了害怕。

偶尔回想起那时候,大抵也是一生中唯一一次勇敢,我既为此庆幸,也为此悲哀。

我也曾不止一次的想,如若我舍去这份任性,是否人生会有不同。

答案是肯定的,但我仍然快乐着纵容着我的任性。

我这一生过的太过平淡无味,如白开水般,离不开也不愿品。

如果有一个人能让我乏味的生活过的多姿多彩。

如果有一个人能让我牵肠挂肚。

如果有一个人能让我撕心裂肺,让我喜让我怨,那么为什么不呢?

总归喜忧不过是我一个人的热闹。

刚跳落到地面的时候弄出了声响,无数保镖应声向我奔来。

我忙朝着同他们相反的方向跑着,边跑边抽空回

头来测量一下距离。

每次回头都会发现距离被越拉越近。

一个足不出户的人又怎么能跑过训练有素的保镖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我十分清楚这样的结局,回头时瞥见旁边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当机立断的跑了进去。

没有人阻拦,我在混乱中胡乱的奔向了一个包间。

刚打开包间门,里面的人让我愣住了,那是我一生中最举足轻重的两个男人,一个知己陆俊,一个偶像沈一。

我诧异又惊喜的看着二人,二人也诧异的看着我。

数目相对的时间便就此停住。

直到搜查我的声音响起,我才回过神来,慌忙跑到桌子前藏于桌下,拘着身子看着面前修长的双腿。

黑色的西装裤因弯曲而呈现出很多褶皱,如同上了年纪的人脸上的抬头纹。

皮鞋擦的乌黑锃亮,一打眼便知是今年的新款。

西装裤同皮鞋之间露出一小节脚裸,刚刚好是露出裸骨的长度,皮包骨的美感在此被展示的淋漓尽致。

想不用想就知道是陆俊这个混蛋的,对于他无时无刻散发着欺骗无知女孩的魅力,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伸手恶狠狠的掐了一把。

低沉的闷哼声便响起,同我料想的声音是不同的,与我熟识的声音也是不同的。

响起的声音是沉闷稳重的,料想的声音却是干净温润的。

陆俊身上的气质是干净的,如同一个阳光大男孩,又是温润如玉的给人柔和平易近人的亲近感

沈一则有着如同饱经风霜的老人般的沉稳,由于很少开口说话,声音是低沉的,如同整个人般散发着沉稳的光芒。

两个人截然不同的声音,正如同二人给人的感觉一般,一个沉稳,一个温润。

我连忙拉开桌,顺着腿向上看去,呆呆的看着腿的主人。

入目的是一个极为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这样的脸庞,我自己不止一次在屏幕前看到过;这样的脸庞,我不止一次在梦中相见过;这样的脸庞,于自己而言,却又是陌生的。

不是不知道他的帅气,荧屏上的他便是如此的帅。

然而真正看过他时,还是散发着惊艳,惊其比屏幕上的更加帅气。

如同女子般的瓜子脸,尖尖的小小的,又因为轮廓分明,而又不显得女性。

他的眉毛很浓密,眉尾处向上挑起又有弧度的弯下,眼睛如同月牙般弯弯的狭长的。

鼻梁高高的,衬得五官更为立体,最令人着迷的还是嘴部的轮廓。

他的唇色如同粉红色的玫瑰花瓣,不艳不俗。

下唇略微比上唇厚一些,女孩子追求的咬唇,他不用装扮便可以实现。

此时他的眉毛蹙着,眼睛也因此变得更为狭长,一副忍受着疼痛的表情。

我立即醒悟过来,不假思索的伸手揉了揉方才掐过的位置。

他似乎有些不适应,脸上闪过及其不自然的表情,又带着些许的惊愕。

我连忙抽回手,桌帘搭在我的头上,咬着嘴唇,挤眉弄

眼,双手合十得做着祈求的动作。

大抵是此时的表情过于搞笑,又或者此时的姿态或许狼狈,他无声朝我微微一笑。

他一笑,仿佛星星都藏在眼睛里,亮晶晶的,如同漆黑夜晚中唯一的一盏明灯。

此笑极为迷人,便是日后,我过得尤为狼狈,也时刻靠着这明亮的笑容撑了下去。

敲门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皱着的眉头连带着五官也一起皱了起来,朝他做着嘴型无声的说道帮帮我。

他噙着笑风度翩翩微微颔首点了点头,噙着的不只有笑,还擒住了我的心脏。

我不自觉的跟着一笑,又觉得表情傻傻的,有些羞涩,急忙放下头上顶着的桌帘。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似是有礼貌,却又不请自进,为首的人虚假的鞠了一躬,也只是微微的弯了些弧度,又抬起看向众人。

为首之人见到陆俊,有些意外却也并不生疏的问候着:“陆公子”

未等其开口询问,陆俊便抢先回答道:“你们再找她么?她不在这儿。”

此话听在我耳边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有些愤然于陆俊的欲盖弥彰,转过身狠狠的掐着他的大腿。

“嘶…”他慢慢抽气的声音传来,声音很小我离得如此近,才能微微听到。

他从桌底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我掐着他腿的手背,红色的桌帘堆积在他略显白皙的手上。

看着白皙的手,思绪翻飞,想到方才漏出脚裸的主人——沈一。

如果此时

是他,如果安抚我的人是他,又应当是何等风景。

为首之人似乎并未有疑惑,道了声抱歉便带着人匆忙离去。

他的道歉声拉回了我的思路,我的手还掐在陆俊的腿上。

我的力道不小,他方才倒也是及够意思的没有疼叫出声,我一时觉得有些内疚,泄了气撒了手。

陆俊的手健壮有力,这是我不曾发现的,他的手拍在我手背上,一下一下,极具安全感的无声的安抚着我

我听到关门的声音,有着意外,有些不解这帮人如此好糊弄。

心里有些忐忑,怕是一个陷阱,如若我现在从桌底钻了出去,他们开门冲进来便能轻而易举的把我押解回家中,一想到此处更是紧张的。心跳如雷。

陆俊单手用力便把我从桌下拽了出来,我刚刚漏出头,便觉得有些不安。

凭借着谨慎得永生的精神,我又钻了回去。

身边传来一声低沉的轻笑,仅仅一瞬便有消失了,仿佛是我幻听般。

俊朗的笑声却是连绵不断,笑得我脸红了又红,伸手摸向脸颊有些微烫,气愤的堵住耳朵,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耳不听心不乱。

堵住耳朵,笑声还是从缝隙中传进来,在脑中不断回放,我有些羞愤道“你笑什么笑!别笑了!”

他的笑声更大更是放肆了,我羞愤的跺了跺脚,觉得不是很解气,又踩了一下他的脚才平复了我躁动的怒气。

又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我蹲着一步步

缓慢的向远处走着,一心想离他远远的,离得远一些就听不到他的嘲笑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