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b309e55a00b4ab6a46ab6a9be1312d8,time=1606350431,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602757413/602758122.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4L8&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amp%3Bnid%3D394864185%26nid%3D4104781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602757413&page=1&vt=2,signature=3ead934c09e9f816349d6c318e969ff42df4c355
isshowflow:1,,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云上晚
第1章 三天没回家

今年的申城,六月初就已经热得让人受不了。

因为要高考的缘故,秦时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了,顾行年的脸色也一天比一天难看。

陈妈每次一看到他回来,就躲远一些,生怕一不小心踩了大少爷的地雷炸伤自己。

可今天,她被叫住了……“陈妈。”顾行年冷着声音叫她,面色难看至极。

陈妈不得不回头,恭敬地问道:“大少爷,怎么了?”

“那个臭丫头呢?”

家里人都知道,这个大少爷和他的童养媳不和,两人一碰到一起就是针尖对麦芒的状态,恨不得来个你死我亡。

陈妈谨慎地回道:“秦小姐打电话来说今天晚上也不回来了,她……”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顾行年冷哼了一声,原本上楼去的步子往回一转,出门去了。

陈妈对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时十岁就被带到这个家里给顾行年当童养媳,她比顾行年小五岁,本身又是女孩子,性子顽劣的顾行年习惯了每天欺负她,想尽各种办法试图把她赶出这个家。

可眼下秦时不回来,他又摧心挠肝一样地焦躁。

学校,秦时趴在一堆试卷上叹气。

“秦时,你怎么了?”闺蜜宋听雨关心地问道。

秦时看了她一眼,一张小脸几乎要皱成包子,“我怕考不上C大。”

宋听雨翻了个白眼,对她很是无语,“你都还要担心,那我是不是不用去考了?放心吧,以你的

成绩,考上C大肯定没问她的。”

顿了顿,她又不解地皱眉,“不过你干嘛这么执着要考C大?A大比C大好啊,而且A大就在本市,大学你可以不住校,每天回家。”

“才不要!”秦时几乎要从位置上跳起来,“我就是为了能每天不回家才要去C大的!”

“为什么?”

“不想看到那个神经病!”

“你说顾行年?”

“不然还能有谁?”秦时无奈地撇撇嘴,一脸不耐。

“拜托!”宋听雨给了她一个‘暴殄天物’的眼神,“顾行年那么帅,学校里多少女孩子想和他天天见面,你倒好,有这个条件还不要。”

“那是因为她们肤浅,只看到了顾行年的外表,没看到他的内心!”

“他内心怎么了?”

“他内心和外表成反比。”

宋听雨刚想要说话,忽然眼神一闪,一直盯着门口的位置。

秦时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看去,顿时如遭雷劈。

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顾行年。

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她们的聊天内容。

从他脸色的黑沉程度来看,自己接下来,大概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吧。

“听雨,你先走。”

“你没事吗?”

“没事,你先走。”

宋听雨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顾行年,想着两人到底是一家人,顾行年应该不会对秦时怎么样的。

于是,她收拾了东西,先走了。

顾行年朝着秦时走过来,一步一步,故意走得很慢。

秦时表面故作镇定,但其实整颗心都在发抖。

一起生活了八年,她对顾行年十分了解,他越是沉默,代表他越是愤怒。

到了她面前,还未等秦时开口,顾行年忽地一下伸出手,直接捏住了秦时的下巴,恶狠狠地问:“你说谁神经病?”

秦时咬着牙不回答,眼神里都是倔强。

顾行年冷笑了起来,手上更加用力,几乎要将她的下巴给捏碎。

“我的外表和内心成反比?那你说说看,我是外表丑,还是内心丑?”

“你放开我!”

“放开你可以啊,你先回答我!”

“你放开我,我就回答你!”

顾行年于是放开了她,但是眼神却始终紧紧地盯着她,一刻不曾离开。

秦时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真是疼啊!这个混蛋!

“说话!”

顾行年耐心不好,等了几秒不见她开口,就暴躁了。

秦时抬眼看了看他,然后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慢悠悠地说:“你不知道答案吗?我以为你知道呢。”

“说!”

“我觉得,你外表和内心……都很丑!”

话音落下,她一把捧起自己的书和卷子,想要溜之大吉。

熟料,顾行年其实早就看穿了她的小伎俩,她刚迈出去一步,身后的人就将她拽了回去,力道之大,使得她狠狠地撞上了顾行年的胸口。

“秦时……”

头顶落下咬牙切齿的声音,同时她的胳膊上传来痛意。

顾行年拧着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压在桌子上,弯

腰靠近她:“有种,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秦时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也很火大。

“你放开我!再碰我,我喊人了!”

“你喊啊!”顾行年闻言反倒勾唇笑了起来,另外一只手也覆上了她的身体,肆意地游走起来,“喊吧,让大家都来看看,你秦时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

“无耻!”

“我无耻?秦时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爸买来给我当老婆的!我摸我自己的老婆根本谈不上无耻!”

他说着,干脆低头强吻秦时。

这里是教室,虽然这会儿大家都去吃饭了,不太会有人来,可万一呢?

秦时不敢想,要是被人看到这一幕,自己的脸该往哪放。

“顾行年,你放开!快点放开我!”

怕引来人,她又不敢喊得太大声。

却不知,这样得反抗在顾行年看来,根本就是欲拒还迎!

而且他发现,八年前那个见到他第一眼,怯生生地喊他‘行年哥哥’的小丫头,竟然不知不觉就长大了。

她的身体已然饱满,手心传来的触感令人心神荡漾;她的唇柔软又微甜,尝了之后根本就舍不得放开。

以往顾行年虽然也欺负她,但是从来没有这么过分过。

秦时有些怕了,尤其是在顾行年把手伸到她衣服里之后,她一下子就哭了。

男女肌肤亲密接触的感觉,令她心生惶恐。

可对顾行年来说,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他贪恋地想要更多,解了秦时的衣服扣子,唇舌

往下移动。

此时此刻,秦时已然顾不了那么多,大哭了起来。

顾行年被她的哭声震到,愣愣地停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