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51516693a1204c4184531416196f8c25,time=161075662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602757413/602758127.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L3L3L51L8&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602757413&page=1&vt=2,signature=c18105acc06acf890ac782ff3b760d321516b3b5
isshowflow:1,,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6章 我想逃走

秦时冲到顾行年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好在会见客人。

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里头的人都被惊到了。

顾行年冷眸扫过来,那锋利的眼神如同一把无形的刀子,精准地横在秦时的脖子上,警告她不准说话。

坐在那儿的人不认识秦时,但是他深知顾行年的脾气。

如果是一般人这么冲进来,恐怕现在已经被顾行年扔出去了。

这个小丫头不但不敲门就冲了进来,还一直瞪着顾行年,像是要把他给千刀万剐一样。

她和顾行年之间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于是,那人便站起来,对顾行年点头道别之后先离开了。

办公室里霎时只剩下顾行年和秦时两个人,一个气愤得恨不得冲上去杀了对方,另一个则是一脸的冷厉。

毕竟这里是公司,秦时发问之前还是把门给关上了。

她盯着顾行年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一字一句地问:“是不是你改了我的高考志愿?”

“是。”顾行年没有一丝犹豫和闪躲,回答得那么坦荡。

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他做了一件替天行道的事情一样。

秦时瞬间气炸,理智再也控制不了行动,她冲了上去,一把揪住了顾行年的衣服领子,几乎是咬牙切齿:“你凭什么改动我的志愿?你凭什么?”

“我凭什么?”顾行年低头看了看她,英俊的眉宇皱起来,嘴角微微勾起,那弧度冷峻而慑人,“凭我是顾行年,我让你去什么学校上课,你

就必须去什么学校上课!”

“你混蛋!”

秦时大叫了一声,抬手抡起拳头就打在他的身上。

然而,顾行年轻轻松松地就把她的双手给抓住了,然后,一把将人给甩在了沙发上。

“别碰我,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

“好啊!那你动手打我啊!反正你也不算是个男人!”

秦时的话越说越过分,顾行年也被她的激将法激怒,差点真的要动手打她。

幸好,最后那一秒,他收住了。

拳头,离秦时的脸只有几毫米。

秦时心里说一点都不怕那是吓人的,因为刚刚顾行年的眼底,满满的都是杀气。

“我不会去A大报道的,就算我不能上大学,我也绝对不去A大。”

说完这些话,秦时转身要走。

毕竟,在这里继续吵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而且他改动自己志愿的理由未免太可笑,根本就让人难以接受。

然而,身后的人却用低沉的声音叫住了她:“秦时……”

秦时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愤愤道:“干什么?”

“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得太绝,更多得时候,你留的余地,是给自己的。”

“我……”

“如果你不想去A大上学的话,那你还真的就不用上大学了,既然如此,我会找个人陪你。”

秦时闻言心底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警觉地问:“你什么意思?”

顾行年笑笑,可这一秒,秦时觉得他笑起来比不笑还可怕。

他说:“据我所知,宋听

雨和你关系是最好的,你要是不想上大学了,那我就让她陪你一起打工,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秦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他竟然用自己最好的朋友能不能上大学威胁自己?

“顾行年,你脑子进水了是吗?”秦时走了回去,一直走到他面前,“我上不上大学那是我的事,你扯听雨干什么?她和你又不认识!”

“需要认识吗?她认识你就好了,因为,你是灾星啊。”

那样轻飘飘的话语,却让秦时的心里瞬间沉重了起来。

他不仅仅是在威胁警告自己,如果自己敢和他反抗的话,他真的会说到做到。

自己可以不上大学,但是自己怎么可以连累听雨呢?

那个陪着自己一路走来,给了自己最多温暖和安慰的朋友,怎么可以连累!

秦时眼里的愤怒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和苍凉。

她以为高考之后自己可以远离顾家,远离这个恶魔,可原来……是自己太天真了。

“顾行年,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她问,没了最初的气势,声音低得仿佛是在垂死挣扎。

站在她面前的人比她高出了足足一个头,这个时候伸手勾住了她的下巴,低下头来,在她的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唇边的弧度完美到令人嫉妒:“我要你听话,你知道的,我讨厌别人和我对着干。”

臭丫头,我们都长大了,所以那些小打小闹就都收起来吧。

从今天起,你

所做的一切,都必须想清楚!

否则,我会让你付出同等的代价!

从顾氏集团出来,秦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超市。

宋听雨仍旧在原来的位置做促销,看到她来了,先是露出欣喜的神情,然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又来祸害我了是不是?”

上次她喊得那么大声,害自己被主管臭骂了一顿,还差点扣工资!

秦时并没有对她的问题作出回应,而是靠在了她旁边的货架上,低着头,眼神呆呆地注视着地面。

“你怎么了?”宋听雨觉察到她的不对劲,连忙关心起来。

秦时摇摇头,仍旧不说话,只把手里捏着的东西递给了她看。

宋听雨狐疑地接过来,看了一眼,顿时惊讶无比:“怎么回事?你不是填了C大吗?怎么通知书是A大的?”

秦时头痛欲裂,心里更是闷得喘不过气来。

她想起前两天,自己那么高兴地打电话和那个人说九月见,如今却要食言了。

“秦时,你说话啊,到底怎么回事?”

“顾行年改了我的志愿。”

“怎么会?他居然……”话说到一半宋听雨就反应过来了。

那个人是顾行年啊,他在整个申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想做什么会做不到?

不就是改动秦时的高考志愿么?恐怕都不需要他亲自出手,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吧?

“听雨……”秦时忽然叫了她一声,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我想逃走

。”

宋听雨倒吸一口冷气,因为太过震惊,眼睛瞬间瞪大。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