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ecf3ccdfb0e436ea859bb87d9b881d5,time=1611466717,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800543907/800543915.htm?ln=152_478334_97698234_1_1_B4L3L51L9&purl=%2Fr%2Fp%2Fcatalog.jsp%3Fbid%3D800543907&page=1&vt=2,signature=1745882c7b3fe69b53888262af361d28463335c8
isshowflow:1,,
萌宠鲜妻不要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7章 不能误会

尉迟炎知道自己又失态了,也感觉到她的挣扎,可是,他不想放手,他只想搂着她直到天荒地老。

见他没有反应,莫忆安一头雾水的挑挑眉毛,加大了声音喊他的名字。

“尉迟炎!”

“别动!”知道她从来就不会乖乖的,尉迟炎只好出声制止她,“我还是不放心,帮你吹吹吧。是哪只眼睛?”

“嗯?左、左眼!”莫忆安结结巴巴的回答。

是谁说的来着?只要撒了一个谎,就得撒一百个谎来圆这一个谎,现在的莫忆安,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认识。

莫忆安僵着身子,感觉到尉迟炎的手抚上她的眼睛,他的唇靠得那么近,近到她无法分辨他是在帮她吹眼睛还是在亲吻她的眼睛。

心,狂跳到了极限,脸颊也一阵阵的发烧,莫忆安暗暗懊恼,他会不会看出什么?

“好了吗?”尉迟炎冲着莫忆安的左眼吹了下后,坦然的放开她,像是刚刚莽撞抱她的人不是他。

莫忆安捧着自己通红的脸蛋,惊吓得看着尉迟炎,见他真的只是在担忧她,不禁暗暗不齿自己的心跳和胡思乱想。

人家只是单纯的好心而已好吗?!

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一番,心跳终于恢复正常,莫忆安放下手,让自己看起来像他一样坦然。

“都说已经好了,你还没信,现在是真的没事了!不过——尉迟炎你怎么在这里?”她好奇的问道。

尉迟炎顿了一秒钟,才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以珊怕你再溜了,让我一大早就来逮你回去。”

“什么嘛!说得跟逮逃犯似的,至于吗?”莫忆安闻言吐了吐舌头,“我哪有那么烂,本来就打算安置好了之后就联系你们的。”

“哦?你打算怎么联系我们?”尉迟炎挑了挑眉毛,毫不留情的拆穿她的谎言。

莫忆安张了张嘴,才支支吾吾的道:“怎么联系……我不是还留着你的电话号码吗?你昨天不都看到了?”

听了她的辩解,尉迟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原来如此,那是我们错怪你了!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吗?”

“现在?”莫忆安惊讶的瞪大眼睛,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你看我穿得……不大好吧……”

尉迟炎顺着她的手指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藏蓝色的运动装,扎得高高的马尾辫,脸上没有涂脂抹粉,干净得很,看上去清爽可爱,跟她五年前没有任何变化。

“这样挺好的,不用换了。”他下结论道,然后又补了一句,“你什么样子我们没见过?放心,我们不会嫌弃你的。”

莫忆安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五年前的阳光暖男呢?现在你这后头补的一刀算怎么回事?你们不会嫌弃,她自己会嫌弃自己好吗?

她是要去见以珊啊!寇以珊哪!那个比公主还精致的女人,她就这般模样去见她?只怕是会被人误认为是哪里来的钟点工吧?

她也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见人好吗?她想

过千万遍的重逢,是她打扮的美美的,让那三个家伙为她惊艳好吗?

昨天让尉迟炎见到自己粗鲁的一面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让她如此邋遢的去见以珊?

绝对不行!

“现在时间还太早吧?我看我还是回去换件衣服吧,这样太没有礼貌了。”她撇撇嘴,懒得理会尉迟炎,转身就要跑。

可是她哪里跑得过大长腿的尉迟炎,没两步就又被抓个正着。

“我说不用换就不用换!我们之间还讲什么礼貌!”尉迟炎不由分说的将抗议中的莫忆安塞进汽车。

莫忆安是真的火了:“喂!尉迟炎,你怎么能这样!”

“你有那功夫担心穿什么衣服,不如想想该怎么跟以珊解释,她可是整整骂了你五年了。”尉迟炎头也不回的说道。

莫忆安立刻乖乖闭紧嘴巴,小脸纠结成一团。

以珊那个脾气……见到她之后会不会把她毁尸灭迹?莫忆安无比担心的想。

而尉迟炎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满脸恐慌的莫忆安后,嘴角露出一个不易觉察的微笑,然后他当着莫忆安的面,拨通了寇以珊的电话。

“以珊,睡醒了吗?”

“睡醒?鬼才能睡得着!赶紧把那个臭丫头给我带过来!”

电话里传来寇以珊中气十足的声音,让莫忆安惊吓万分的抿紧嘴巴,生怕被她听到自己的什么动静。

“一会儿就到。”尉迟炎淡淡的道,然后挂断电话。

汽车一路疾驰,车厢里静默的许久许久…

好半天后,莫忆安心虚的开口问道:“尉迟炎,以珊她……脾气还是那样吗?”

“呃……没有,她脾气变了好多。”尉迟炎回答道。

莫忆安轻轻的吁了口气:“是哦,都二十五岁了,肯定不会再向以前一样了那么火爆了,她现在脾气肯定好了许多吧?”

“好?”尉迟炎嗤了一声,“拜某人、呃,不对,是拜某两个人所赐,她的坏脾气这五年里暴涨了不止一倍……”

莫忆安整张脸都绿了,手指头紧张的扭来扭去,瞧瞧尉迟炎的后脑勺,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尉迟炎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因为忍笑忍得辛苦,脸部都快要僵死了。

直到车子驶入寇以珊所住的别墅院门,尉迟炎下车,绅士地为莫忆安打开车门,在她经过他身侧的那一刻,他才在她耳边轻声道:“放心,我总会护着你的。”

莫忆安的脚步顿了下,为了尉迟炎的这句话悸动不已,虽然再三告诫自己不要多想,可是仍然忍不住想他是什么意思。

这次回来,尉迟炎变了很多,就连对她的态度也让人难以捉摸,莫忆安怕自己多想,怕自己会因此无法掩饰内心的渴望。

她怔怔地看着尉迟炎的背影,直到他转身唤她:“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莫忆安这才回过神来,紧走两步跟上尉迟炎的脚步。

不等他们走到门口,房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蹿出一个白色身影,掠过尉迟炎,直

直得扑到莫忆安的身上。

“臭丫头,你还舍得回来!”

寇以珊那熟悉的声音响起,原本还惴惴不安的莫忆安立刻红了双眼。

她伸手抱住哽咽的寇以珊,迭声哭道:“对不起!以珊,对不起!”

两个久别重逢的女人抱头痛哭了半晌,才慢慢收起了眼泪,寇以珊推开莫忆安,上下打量着她:“臭丫头,你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变!”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