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e36145a10dc49a68c1a9994cb7a1de4,time=161432008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800543907/800543917.htm,signature=fbdeebddba06f8c4536e33190fa0921f271535aa
isshowflow:1,,
萌宠鲜妻不要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9章 满口谎言

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拎包入住的精品房,莫忆安把所有的东西都堆在空房间里,自己的活动范围便在剩下的一厅一室里。

她回国两三个月了,卖房子、买房子,工作入职,所有的事情堆在一起,她根本没空好好收拾屋子。

看着乱成一锅粥的客厅,莫忆安重重的叹了口气,开始动手收拾。

才刚刚开始动手,扔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开始叮铃作响。

莫忆安拿起手机,尉迟炎三个大字在屏幕上跳跃不停。

“唉!还能不能让人喘口气了!”莫忆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自言自语道。

真心不想接电话,就让他当自己睡着了,可是那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的,令人不安。

好吧好吧,她认输!

莫忆安认命的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

“喂……”

“回来了?”尉迟炎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点不耐烦,温润如近在咫尺。

莫忆安在心里大大的叹了口气:“刚进家,不好意思,刚才手机放在包包里,没有听见。”

尉迟炎静默了片刻,沉着脸抬头看看楼上那扇已经亮了许久的窗……

莫忆安,撒谎是不是在你那里就是家常便饭!

“尉迟炎?”电话里突然没了动静,莫忆安纳闷的喊了一声,瞅瞅自己的手机,难道是坏了?信号不好?

“没事,就是问下你。”尉迟炎忍着想要冲上去将她骂得狗血淋头的冲动,压着脾气道,“不早了,好好休息。”

“嗯。晚安!”莫忆

安从善如流的道了晚安,飞快的挂断电话。

是该好好休息了,昨晚就没睡着!莫忆安扫了眼客厅,头疼不已的决定关上灯去睡觉,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不是?

而楼下的尉迟炎郁闷的看着手机,再看看那熄了灯漆黑一片的窗户,心中暗骂: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竟然连说晚安的时间都不给他!

烦躁的用手拍了拍方向盘,再次抬头确认那扇窗里的灯不会再亮起时,尉迟炎这才有些落寞的开着车离开。

莫忆安冲了个澡,换上舒适的睡衣,爬上床去,大约是困极了,即使是心事繁重,她这一觉仍然睡得香甜,以至于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

“要命!迟到了!”她残存的睡意被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吓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飞快的洗漱、换衣,然后就是没命般的奔跑。

可惜,即使她买房子的时候考虑到跟公司之间的路程不能远,可在这周一的早晨,她还是华丽丽的迟到了。

主管的脸色不大好看,莫忆安慌忙道歉,然后站到晨会队伍的最后面。

一旁的蒋秋冲她挤眉弄眼的:“你怎么才来!”

“嘘!”莫忆安冲她轻轻摇头,示意她总管在盯着她们呢。

果然,见到她们窃窃私语,主管冷冷的“哼”了声,再次严重的重申了遍纪律问题,这才宣布散会。

主管一走,大家不约而同的都松了口气,莫忆安和蒋秋相视一笑,一起走回座位

“忆安,你说纪经理这不是闲得吗?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外面跑,要是都按时按点上班,那业务也不用开展了!你说是吧?”蒋秋满腹牢骚的抱怨道。

莫忆安笑了笑:“只不过是周一而已,平时她也没要求嘛。”

“那倒也是,要是每天都这样,我可受不了。”蒋秋翻了个白眼,然后八卦兮兮的凑近莫忆安问道,“忆安,怎么样?那天那男人还不错吧?”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莫忆安的脸都黑了:“蒋秋,你别闹了好不好,我都说不用给我介绍什么男人的!”

“那怎么行?你都二十五了哎!再不找你是个老姑娘了,到时候就找不到优秀的男人了!”蒋秋不赞同的摇头,“再说,我可不能自己幸福了,就把你丢下不管了呀。”

说着,她举起手,在莫忆安的面前晃了晃。

莫忆安有点蒙,纳闷的看她:“你干什么?”

“哎呀,你什么眼神呀!没看到吗?”蒋秋撅起嘴不满的抗议,把手直直的伸展在她的面前,“看看!看看!看到没有?”

莫忆安这才注意到,蒋秋的无名指上,带着一个细细的银白色戒指。

她先是愣了下,然后恍然大悟道:“哟,这是你家郭文锐送你的?昨天是什么好日子啊,他竟然开窍了,舍得送你这样的白金戒指。”

“俗!”蒋秋推了莫忆安一把,撇了撇嘴,“什么白金不白金的,我是那么物质的女人嘛?告诉

你哦,文锐昨天跟我求婚了,这戒指是他特意为我准备的!”

说着说着,蒋秋的脸上就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莫忆安脸色古怪的看着蒋秋手上的戒指,不是白金的就是银子的喽?就算她自认为绝不是物质女人,可是求婚就拿这么个银戒指也太不靠谱了吧?这戒指,能值一百块吗?

虽说求婚不一定要买钻戒,可是诚意总要有的吧?蒋秋为了支持他的学业,在国外每天辛苦工作,还要做两份兼职,赚来的钱除了留下必要生活费,全部都给了他,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过得就像是五六十年代的人那样节省,看得让人心疼。

再说,现在的金价也不是贵得离谱,买一个金戒指也要不了几个钱吧?真不知道郭文锐到底有没有把蒋秋放在心上。

可是,看到蒋秋那幸福的笑颜,莫忆安很多话也没法说,总归是她自己的事情和生活,别人没法替她做主。

在心里替蒋秋叹了叹,才思忖着问道:“蒋秋,郭文锐跟你求婚了?那他不再出去了吧?”

“出去啊!为什么不出去?”蒋秋诧异的看着莫忆安,像是惊讶她怎么会这么问。

“文锐的学业还没完成呢,这时候当然不能回来。他呀,是怕我自己回国后会瞎想,所以先跟我订婚,免得我想东想西的怀疑他。”

说着,蒋秋露出羞涩的笑容:“文锐说了,让我再等他一年,他一定会回来跟我举行盛大

的婚礼的。”

莫忆安有些无语:“他既然决定还要出去,那干嘛要你回国啊?异地恋多痛苦啊!”

“没想到嘛,本来说好一起回来的,没想到他的导师突然要他回去……”蒋秋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总之是——好事多磨呗!还好,只有一年的时间而已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