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8470b661af94c3b8d782b666a997408,time=1606395152,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95210227/95210229.htm?ln=31_478305_97694945_14_1_L3L9L2L9&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4781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95210227&page=1&vt=2,signature=8ec3771c62d39bf942c209c21826faa80030f682
isshowflow:1,,
麻辣Lady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麻辣Lady
锦毛鼠
第一章 我烦猪屎宝
这么多年,我看见自己脑子进水,从眼窝流出来,又干涸。
--《辣椒手记》
据我所知,人类的智力水平有如下分类:智商140以上,称为天才;智商120至140为优质;100至120为良好;90至100为有才;80至90为一般;70至80为将就凑合;60至70为轻度智力停顿;50至60为蠢;25至50为笨蛋;25以下为白痴。
像我们经理这样,开会的时候,把一个话题颠来倒去说个没完,其智商介于22到66之间,也就是俗话说的傻×。
真的,我真想踹死我们经理!
你的后半辈子幸不幸福,取决你二十四岁的时候能不能遇到一个恶心经理。我不幸就遇到这么个限制级宝物,大名朱世宝。此时此刻,我在会议室盯着他脑门的一撮头发,NND,真像猪尾巴!
"……我希望两个组齐头并进,争取赶在下个月五号前,再拿出两套方案。"朱世宝劈了一下手掌。
难怪同志们给他起个外号"猪屎宝"。其实无论"猪屎宝"还是"猪屎饱"或者"猪食饱",总之他往下劈的那个动作,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我真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对他咆哮:"基因里没有亚洲雄风,别假装自己很MAN,你这样很欠扁啊!"
那振聋发聩的一声呐喊,在我的意识中飘荡许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朱世宝的左边是唐娜领导的企划一组,右边是我领导的企划二组。我身旁坐着小欧,我们二组的铿锵女将。再往那边是小岑,她的眼神飘来飘去,不时掠过斜对面的奶油浑蛋程辉。
一组组长唐娜就坐在程辉旁边,绰号"廿四",是我在深蓝广告公司的天敌。唐娜眯着眼睛似睡非睡,今天显得很安静,往常开例会总要和朱世宝争论几句。
我越来越烦躁,开始研究自己的手相。
回忆和疼痛,是岁月咬的坑儿。在我的两个手掌心,沿着爱情线和生命线平行的地方,有两个浅浅的坑,那是第一次上床后留下的印记。每个见到它们的人都嘿嘿冷笑,心怀叵测地让我用蜡油封住。我无所谓。
我可以握住双手,但我无法填充内心那个绝望的空隙。那是骆钦留给我的。
我们相爱的时间,只有一个月,随后他突然不辞而别,给我留下刻骨铭心的痛苦。
"……辣椒?辣椒!"梦境一般飘忽不定的声音传来,招魂似的在我耳畔萦绕。
不知哪个同志掐了我一下,然后是小声催促:"陈辣椒,要死了,经理在喊你。"
"干嘛掐我?非礼啊!"我尖叫一声。
会议室静默了四秒钟,然后满堂"哄"的一声。哄什么?造势啊?一群马屁精!
"辣椒,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朱世宝的声调不高,很有风度。
企划部经理室,我可没少进去过。我很山炮地迈着方步,尾随朱世宝而去。走到门口,我回头朝会议室扫了一眼,残酷地说:"刚才谁掐我一下,骚扰本姑娘,没完啊!"满堂又是"哄"的一声。
我出了门,朱世宝已快到走廊尽头了。
朱世宝的腰比较粗,这是常年坐办公室落下的病根。腰粗的人,容易患前列腺炎。朱世宝的屁股很像一只脸盆,相书上说,男人的臀部最重要,而且直接与他的智能挂钩,也就是说,只要看懂了男人的屁股,就能了解男人的脑袋。
根据我的江湖经验:屁股像脸盆的人,算得上富贵命,所谓"屁股聚宝盆,一生不犯瘟"。
可惜朱世宝的败相,是他的屁股造型不好,沉甸甸的,下坠较严重,说明他的肉体对于地心引力太敏感,也说明,朱世宝是很容易向生活妥协的男人。
我研究手相、面相、星座是比较有水平的,没事也念个小咒、跳跳大神、发发癔症,所谓学贯中西、通达天地,说的就是本人。对于朱世宝这点小儿科的揣摩,当然更不在话下。
但"屁相"是一门新学科,我对屁相的研究工作,主要靠自学。我观察过很多男人的屁股,比如刘德华,还有古天乐和金城武的"屁相",总体而言:拥有一款合心合意的公众型屁股,是成功男人赖以生存的保障。
我从洗手间出来,进了朱世宝的办公室。
朱世宝坐在大班桌后面,静默了十秒钟,似乎要给我无形的心理压力。
十秒钟之后,朱世宝忽然换了一副嘴脸,十分汉奸地望着我。
"看什么?"我坐在沙发里。
"咱们两个虽然青梅竹马,可你好歹也给我一点面子啊。男人的面子嘛……"他哭丧着脸说,"男人的'面子'比'里子'重要得多。特别是开会的时候,你像花痴一样死盯着我,万一被同志们看到了,影响多坏啊。"
"我……盯着……你?"
"是啊。可惜没有情景回放,不然请你再欣赏一遍。"
"我呸死你个千秋臭狗屁,我……"
"好了好了,花痴就花痴,这也没什么,你看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朱世宝憨厚地笑着,"男人的'面子'真的比'里子'重要。比如说,一个男人可以两个月不洗内裤,因为除了最亲密的人,其他人也看不到,但如果他的面子被剥夺……"
我严厉地制止了他:"朱世宝,我要纠正你两个错误:一,我跟你没有青梅竹马;二,你洗不洗内裤,关我什么事!"
朱世宝很高兴我与他展开辩论。他双手交叉,微笑地说:"辣椒,咱们小时候可是住在楼前楼后的,那时的你,虽然像个野小子,其实呢,你的内心却很脆弱。幸亏我比较成熟,主动以大哥哥的面目出现,无微不至地关怀你、保护你,甚至为了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
"没那么夸张吧?"
"有一次,一条流浪狗想咬你,是我主动献身,引诱了它,请它来咬我的。你看……"朱世宝从桌子后面出来,卷起裤管,给我看他的小腿。他的腿上没多少毛,看起来还算干净。
"恶心死了,收起来吧。"
"你看这牙印……哎?奇怪,怎么瞧不清楚了……等等,我先搓一下……"
"行了行了。"我摆摆手,"别搓出一块狗泥来。"
"那你承认咱俩青梅竹马了?"他很得意。
"朱世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其实很没品。"我站起身,"老子忙着呢!"
"等等。"朱世宝的脸色忽然一沉。这浑蛋,跟一张狗脸似的说变就变。看来当年被疯狗咬了一下,后遗症很严重。"你没听到风声吗?"
"什么?"
"有人想要收购咱们深蓝公司,你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我在乎什么?无非是换老板嘛,只要自己有本事,谁来了都能混饭吃。"我义正词严。
朱世宝摸了摸下颌:"话虽这样讲,但深蓝培养造就了我们,我是一个恋家情结很深厚的男人,如果谁把深蓝侵占了,我心里会有一些不爽。"
"你爽不爽关我屁事啊!"我白了他一眼。
"辣椒,开会的时候,你一直在研究自己的手掌,有什么讲究吗?"朱世宝认真地问。
我被他气乐了。"老朱,省省吧,多管管自己的事。"
"我?什么事?"朱世宝大眼瞪小眼。
"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我好言相劝,"公司小欧对你有意思,要不要我给你搭个线?"
"算了,不提了。"朱世宝的口气忽然一沉。
这个受虐狂,我知道,他还是忘不掉给过他伤害的那个女孩。我听过他的业绩。大学时代,朱世宝不幸恋上一朵校花,这种故事的结局,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到。
后来一个月黑风高的冬天夜晚,朱世宝光着膀子追一辆车,只因那辆车接走了他的初恋。他追出去四公里,被一块冰茬狠狠绊住,整个人翻起来摔到地上,居然又弹起来,像一只死青蛙,四脚朝天躺在雪地里。
那时候他很瘦,像一扇排骨。他把自己扔到地上,一滴眼泪都没有,只是瞪着黑沉沉的天空。他连一辆像样的车子都没有……
"你呢?辣椒,不是大哥我说你……"
"闭嘴。你是谁大哥?"
"好。那作为一位好朋友、好同志、好领导,我衷心劝你:辣椒,别自虐了,骆钦不会回来的。"
"你少提那个名字!"我咬牙道。
朱世宝听出我声音里的煞气。我转过脸,望着窗外的楼群。
他的办公室,最吸引我的就是那扇玻璃窗。落地大窗,视野开阔,15层以下是环城公园。更远的地方,依山傍水建着一排别墅。在飘雪的黄昏,会看到天边闪动的冰蓝色光痕,雪花像一群安静的热带鱼,在天地间缓缓游动。
我的眼前忽然模糊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每次触及"骆钦"那两个字,我的泪水就控制不住呢?
我更用力地扭过肩膀。
爱情究竟是什么?以前觉得,爱情就是两个北极熊紧紧拥抱,一直到天荒地老。后来呢?
后来到了冰川纪,世间唯一的那个北极熊,走失了。
剩下的这个北极熊,从茫茫冰原醒来,站在那里。
地上连个像样的影子都没有。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