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5719f8359b8432cb488cff0a4a23429,time=1606385186,shareUrl=https://wap.cmread.com/r/95210227/95210230.htm?ln=31_478307_97695020_18_1_L3L9L21L3&nid=41047813&purl=%2Fr%2Fl%2Fv.jsp%3Fnid%3D41047813%26srsc%3D1%26page%3D1%26bid%3D95210227&page=1&vt=2,signature=a84cd3d4b3aefc4103daba919bd0fe256e7c8455
isshowflow:1,,
麻辣Lady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没有力气
下了班独自回家,忽然想起,要给妈妈买条围巾。我走到小区对面的连锁商场。顾客不多,大玻璃窗上贴着店庆字样。
我鬼使神差地经过化妆区。在香水柜台前,我四处打量。灯光下,漂亮的瓶子像水晶宝宝似的朝我招手。每一个闪光点都那么诱人。
我猛然停住脚步,心里一颤。
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张宣传画上。一个俊朗飘逸的男模特,眼神忧郁,作为某款香水的代言人,实在很恰当。
"小姐,有什么可以帮你吗?"服务员微笑着问。
我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鬼上身一般。
"您想选购什么款式的香水?"服务员继续说,"这是我们最新的Subtil Pour Homme蓝色经典男香……"她寻找着我的目光,但我的目光与她完全没有交流。
我的视线越过她,盯着那幅海报。
那模特和骆钦太像了。特别是那眼神,还有微微前倾的手臂,想要挽留什么,或者迎接什么。
骆钦也喜欢黑色、浅蓝色和暗红色调。我们第一次约会,他以纯粹明亮的夏日白色作点缀,他的衬里则是单一、明亮的暗红色。
我们第一次上床前,骆钦请我吃阿拉斯加鲑鱼。那种鱼在纯净的北太平洋生长繁殖,用香料腌制后,口感柔韧香脆,又透出一缕鲜甜,正符合骆钦的特性。
在床上,他品尝了我。开始我们都有点慌乱。他褪掉一半的内裤卡在我的腿上,我的内裤却怎么也扯不掉。他爱抚我,带给我焦灼的渴望。他喘息着,在耳畔呼唤我的名字。我迎着他,轻唤他的名字。
我那么爱他,那么爱他,天崩地裂一般。
我把自己完全打开了。我们纠缠在一起,彼此像鱼一样执著,像鱼一样索求无度。我流泪了,浑身发抖,很痛,但是很幸福。我彻底包容了他,就好像一辈子在一起,好像两个北极熊紧紧相拥。
我的血绽放在床单上,白色床单,嫣红的玫瑰。
我的两个手掌心,顺着爱情线和生命线平行的地方,出现了两个浅浅的坑儿。
骆钦把脸埋在我的胸脯,我娇挺的身体瑟瑟发抖。他把嘴巴移到我的耳畔,灼热的气息冲击我的耳膜。他对我说:"爱你。"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那天晚上,我们做了三次。我们用力吻着,嘴里分泌着甜蜜的味道,就在那迷乱的夜晚,他疯狂地爱着我。那样就够了。榨干了所有力量,一辈子的力量。
把一夜做得像一生那么长,然后用一生去焚毁这段记忆。痛苦有多久,渴望就有多久……
"对不起,您需要什么帮助吗?"服务员提高语调。
"哦不不,谢谢。"我慌乱地摇摇头,仿佛被别人窥破了秘密。
我快步逃开,走向针织区。
很久,我的情绪稳定下来。我在心里狠狠咒骂自己。辣椒,你真是贱人。辣椒,你去死吧。辣椒,你这个受虐狂。辣椒……辣椒……
我买了条天蓝色围巾,往家走去。
在小区遇到了保安小强,他正在巡逻。
"辣椒姐,下班了。"他憨憨地笑着。
"小强,你好。"我打了个招呼。
"辣椒姐,最近我经常看到一个男人跟着你。"小强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
"男人?跟着我?"我一怔。
"嗯,我见了好几次,在小区外面转悠,脸长得像个鞋垫,系着一条斑点领带。"小强说,"你不认识他?"
我疑虑地摇摇头:"斑点狗为什么跟踪我?"
"啊,那就有问题了。"小强严肃地说,"辣椒姐,你放心,他不敢进来的,他要敢进来,我就用一招'黑虎掏心'把他废了。"
"嗯,有你在,我绝对放心。"我笑着挥挥手,"我先回家了。"
一边上楼,一边还在考虑,"斑点狗"是谁,是不是小强看错了?可我有时也有种感觉,好像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我。直觉,臭屁的直觉。
我摇摇头,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家里很安静。我换过衣服,坐在客厅沙发,喝了杯牛奶。我舒展四肢,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然后我站起身,走进母亲的房间。
母亲静静躺在床上。我把围巾拿到她面前。
"妈,你醒了吧?看我给你买的围巾。"
母亲一动不动,闭着眼睛。我拧了块热毛巾,轻轻擦拭她的脸庞。
母亲是植物人,我从医院把她接回来,就一直这么躺着,到今天,整整四年了。
"妈,姨妈总让我去相亲,我知道,她想让我忘掉骆钦。我也想,可我做不到。"我哽咽一下,说不下去了。
我把热毛巾贴着妈妈面颊,她脸色苍白,神态安祥。我确定,妈妈是能听到我说话的。
我轻轻握住母亲的手。她的手温凉如玉,但我探不到她的脉搏,太微弱了。也可能是我抖得太厉害。
父亲在我念初二那年,抛妻弃女,跟一个妖娆美妇去了南方。从此母亲变得神思恍惚。三年后的夏天,母亲遭遇车祸,虽然挽回了生命,却成了植物人。
我认定所有的灾难都是父亲留下的。从那年开始,我成熟了,我憎恶爱情,害怕爱情。
爱情是一口苦井,是悲伤的源泉。少女时代,在母亲身上感知到的痛苦,在我心里留下永恒的阴影。直到遇到骆钦,我的爱情,复苏了。
其实我的爱情一直都没有僵死,因为没有经过切肤的痛楚,所以还有一丝幻想。那幻想如一条毒虫,潜伏在心底,潜伏在最柔软的角落,等待着,等待那个命定的刽子手。
然后,骆钦出现了。他是上天派来的志愿者,到我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支援教育。他是我的爱情启蒙老师,也是我的克星,我的VIP杀手。
幻灭,一次就够了。我懂得了爱情。
我从青春玉女,进化到金牌糙女,从此,老子就是要玩弄那些臭男人,蹂躏他们的自尊心,撕破他们的面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撕破我内裤的男人--骆钦。
我站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蜷进床角,把自己置于坚实的墙壁中间。我的身体依托着身体,就像空气吞噬着空气。
我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屋里很黑。我发现自己还蜷在床角,用力挣扎起来,伸展四肢,手臂和脚趾一阵酸麻。
看看夜光表,凌晨一点。窗外偶尔闪过车灯,透过帘布,将一抹橙色光芒洒在电脑桌上。我进了卫生间,洗洗脸,立刻精神百倍,再没有一丝睡意。
我坐到桌边,打开电脑接通网络,去同城聊天部落转转。
我在聊天室输入自己的用户名:美女独自在家。
这名字深刻大气,看着那几个字,我不由得对自己好感动。与其说我用这个名字意淫网上的男人,不如说,我在诱惑自己,诱惑自己拥有的这一小片黑夜。
我的名字出现在用户栏中,粉红色,似乎在闪光。
立刻有十几个男性ID朝我扑来。
是不是很寂寞啊……
寻女一夜情……
MM,咱们裸聊吧……
要不要语音做爱……
嘿,免费义务让MM看我的裸体……
类似这样的信息不断向我涌来。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不做回应。
我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点燃一支香烟。我不吸烟,只是嗅着香烟的味道,那种寂寞、骚动而又恬淡的味道,能让我平静下来。
这像一种仪式,没什么意义,只为了让自己安心。
我看着香烟一点一点地融化,听到烟头在燃烧时,发出轻微的"咝咝"声。那是黑夜发出的声音。黑夜的肺,在吞吐香烟。一片烟灰跌落在膝盖上,我哆嗦一下。香烟在耳畔发出轻微的"咝咝"声。我的毛孔好像都烧着了。
真是自虐啊!
又一片烟灰坠落,打在膝盖上。我坐起身,把香烟扔进咖啡杯。"嗞啦"一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焦糊味。我好像听到香烟在沉沦前,发出不甘心的惨叫。
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
我从聊天室退出来,打开QQ。我的QQ好友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骆钦。
但那是我自己加的。他离开以后,我用他的名字申请了QQ号码,然后自己加了自己。现在,我看着那个灰暗的头像,似乎又嗅到他身上的味道。
我很累,就那样睡着了。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