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二次元
包内热书

檀郎

霓生的三个愿望: 一、拿回祖父的田宅 二、傍着公子发财 三、把对门的表公子勾搭了

穿越异世当厨娘

她原本是存留在世间最后一个神,却为了解救天下苍生黎明百姓牺牲自己。 他是她的手下,亦在当初抛弃自己的身份强留住了她的一缕魂,飘荡在未知的空间。 这一世。 她穿越归来。 成为他的徒弟。 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淘梦酒

黑白无常离职了?还跑去人间开了家酒楼? ——大掌柜墨濯尘面冷心热,二掌柜白倾辞好管闲事,开了家酒楼卖“淘梦酒”,能让客人忘记心中挚爱,期效是十年。 无常有自己的古怪规矩:不售无金者,不售无德者,不售尚未心死者。卖你酒之前,还且让我来探一探你的梦境。 于是无常和客人的故事轰轰烈烈地相遇——他们见证一场背负血仇的婚礼,为僧人种下一只妖的灵魂;他们碰见一只为爱易容的蜘蛛,也被暴脾气的龙砸过店门……当见过世事无常,剥离出自己命运的伏线,他们终于明白:这世界是一个圆,所有缘分都在走向分离。 但真爱,终有归期。

1

后娘养娃记(重生)

鹿喜

何月娘重生回到十七岁,竟比前世更惨,成了乞丐。 她仰天怒问,老天爷,你渡人重生也太不走心了吧? 咔嚓一声雷,破庙里来了一个要送她全部家产的男人,男人只有一个条件,我死后,给我的娃儿当后娘。 大雪封门,饿了几天的何月娘也是急眼了,磨着牙道,你若是敢不死,我就弄死你! 陈大年尸骨未寒,五个继子闹着要分家。 分家?太可以了。不过,你们净身出户,已婚的带着妻儿走,未婚的夹着尾巴滚,这房子,还有房子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死鬼老爹留给我的! 何月娘站院子当中,双手叉腰,气势汹汹地把陈大年的遗嘱展现给一窝继子们看。 家没分成。


2

檀郎

海青拿天鹅

霓生的三个愿望: 一、拿回祖父的田宅 二、傍着公子发财 三、把对门的表公子勾搭了


3

穿越异世当厨娘

没牙仔

她原本是存留在世间最后一个神,却为了解救天下苍生黎明百姓牺牲自己。 他是她的手下,亦在当初抛弃自己的身份强留住了她的一缕魂,飘荡在未知的空间。 这一世。 她穿越归来。 成为他的徒弟。 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4

淘梦酒

西迟

黑白无常离职了?还跑去人间开了家酒楼? ——大掌柜墨濯尘面冷心热,二掌柜白倾辞好管闲事,开了家酒楼卖“淘梦酒”,能让客人忘记心中挚爱,期效是十年。 无常有自己的古怪规矩:不售无金者,不售无德者,不售尚未心死者。卖你酒之前,还且让我来探一探你的梦境。 于是无常和客人的故事轰轰烈烈地相遇——他们见证一场背负血仇的婚礼,为僧人种下一只妖的灵魂;他们碰见一只为爱易容的蜘蛛,也被暴脾气的龙砸过店门……当见过世事无常,剥离出自己命运的伏线,他们终于明白:这世界是一个圆,所有缘分都在走向分离。 但真爱,终有归期。


5

系统逼我去种田

莫笑笑

天才杀手穿越,附身瘸腿小农女,奇葩家族处处刁难,还要卖了她换钱。 却不知小农女身怀系统,凭借系统和智慧,次次化险为夷。 奇葩亲戚滚远点,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赚钱。 偶遇淳朴小猎户,两人互相帮助,渐生情愫,偶然却发现彼此秘密。 某男:“娘子,你怎么总有很多宝贝?” 某女内心:“我是不会告诉你我有系统的。”...


6

公主逆袭,天下倾心

夕桃

她是现代特种部队王牌狙击手,百发百中,枪枪毙命,却被渣男闺蜜联手害命,再次醒来,成了落难公主,灵力尽失,委身妓院。 也罢,前世太累,好不容易重新活过,那就每天喝喝小酒,穿穿新衣,调戏调戏美男,潇潇洒洒的虚度此生吧。 怎奈人要是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只不过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却惹了了不得的人物……


7

憨厚捕快俏农妇

绿流苏

意外穿越成爹不疼娘不喜的沈家“傻”小姐? 不怕不怕,大不了逃出府去,种田也能养活自己! 半路捡到一个憨厚捕快,嗯,身材挺拔,颜值尚可。江湖凶险,不如拐去一起种田? 沈羽烟的口号是:种田挣钱,挣钱买地种田?


8

皇帝中二病(《愿我如星君如月》影视原著)

搞定小鲜肉

世人都说皇帝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知人善任 勤俭爱民励精图治………… 好到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然而,全天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皇帝,有病 而且病得不轻 有一日,皇帝兴致颇高,说要赏赐一块牌匾给我 我满心欢喜等着天道酬勤之类的四个大字 等到牌匾送到时 我哭了 朝廷心腹 大患 喂,皇上,大患两个字有必要写的那么大吗? 哼,皇帝,你该吃药啦!


9

系统:农女御夫手册

柒木木

大煜朝,昭德年间,一连三载,天灾不断,颗粒无收。 四荒村里,于晚醒来时看到的便是一家四口围在一起吃观音土的惨景。 还好她有万能随身空间在手,先吃饱肚子再发家致富…… 万没想到的是,萍水遇上的冰山美男竟然比她还牛叉,冷漠身影城墙般压下,凌厉而强势的逼问:“待我定了江山,你做皇后可好?”


10

太子妃要落跑

叶冬

市井上靠卖包子为生的平凡少年林劫因为多年前一个不靠谱的约定飞上枝头变凤凰,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当朝面瘫太子沈清寒的太子妃!

上一页
 /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