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f3939b7551ca4810b3c38f968e4bdc11,time=1614300387,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一吻缠绵:撩人总裁求轻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可以吻新娘了

容衍嘴角勾着邪邪的笑意,故作心疼状道:“可怜我眼巴巴的等了你十几年,到头来……好不容易听到结婚两个字,竟然是假的,我受伤的心灵啊!”

“你少来!”苏简溪挑眉道:“围绕在你身边的美女还少?人人都说容总艳福不浅,个个女友都是尤物,我还真担心你……”

“滚……”容衍取出嘴里的烟道。

房间里,渐渐的趋于平静,容衍收敛起脸上的玩笑,声音变得异常认真的问:“演给厉聿寒看的?”

“嗯!”苏简溪答的坦然,并没有丝毫的隐瞒。

“时间定在什么时候,我安排人去准备!”容衍扔掉烟头。

“明天!”

听到这两个字,容衍不淡定了:“这么仓促,我怎么准备,好歹是一场婚礼,我可不想委屈了你。”

“反正只是做戏,又不是真的。”苏简溪倒是泰然:“而且,时间逼的越紧,效果越好。”

“你觉得,厉聿寒会相信这场婚礼的真实性?”这是容衍最最担心的地方。

听到这话,苏简溪灿然一笑:“这样岂不是更好,假戏真做,我嫁给你,祸害你一辈子。”

“溪溪,我不喜欢这样的假设。”容衍皱眉。

若是以前她说要嫁给他,他一定会高兴的抱着她转好几圈,恨不得对全世界的人宣布他容衍有多幸福。

可是,他太清楚,能给她幸福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所以……很早以前,他就选择放手了,以“好朋友”的

身份陪在她的身边,等着……等她有一天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容衍,你为什么不问我,要和你举行一场假的婚礼?”苏简溪看着他,忽然轻轻的问。

容衍走近她,轻轻揽着她:“溪溪,你肯定有你的理由,如果你不愿意主动说,我不会问;我只知道,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是无条件支持你的那一个人。”

“我永远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苏简溪回抱着他:“容衍,谢谢你,愿意无条件的信任我;谢谢你,在全世界的人都抛弃我的时候,只有你坚定的陪着我。”

然而……这样的情绪只有短暂的几秒,苏简溪从容衍的怀里出来,脸上重新挂上笑容:“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明天我只等着做一个新娘。”

“没心没肺。”容衍看着她的背影很快的消失了。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她可以没心没肺的幸福下去;可是……那些过去早就成为她心里的一场噩梦了吧,深陷在泥泞沼泽里漫无天际的黑暗中,寂寥而绝望!

苏简溪刚刚从容氏出来,厉聿寒的手机就响了。

“厉总,苏小姐已经从容氏出来了。”有人汇报道。

“继续跟着!”厉聿寒的声音传来。

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汇报继续传来:“厉总,苏小姐去了一个很偏僻的小屋里。”

“说清楚,是干什么的?”厉聿寒沉着声音问。

苏简溪推开了眼前的红色木门,里面的景象和

她想象的有些不同。

只有两张床,一张桌子,墙面上挂着一些刺青纹身的图,虽然简陋,却有些古色古香的味道,而且……房间里还飘散着袅袅的熏香。

轻轻的呼吸一口,很是舒服。

“你好,是要纹身吗?”站在她面前的女人,穿着一袭长裙,轻轻开口问。

“对,我是纹身,花色可以自己挑吗?”

“当然可以,你可以指定一个!”

“那好,我要纹的花是曼珠沙华,就是彼岸花,这是我想纹的样式,你先看看!”

苏简溪将手中白色的手帕递给她,手帕上……是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开的极其妖艳,却又盛满了浓烈的悲伤。

女人看到手帕上的花,狠狠一窒,大概是做了这么久的生意,从来没有见到人纹这样悲伤的花。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佛经》里是这样注释的。

“确定要纹这个花吗?”女人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确定!”

苏简溪勾了勾唇,这是她精心挑选的,最合适的花?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所有的工作都准备就绪,女人开口问道:“想纹在哪里?”

“小腹的位置,我这里有一条伤疤,能够用这朵花遮住吗?”苏简溪轻轻的问。

女人点了点头,的确有很多孕妇生完孩子后,选择用纹身来遮住剖腹产的手术疤痕,只是苏简溪纹身的目的,她却完全猜不透。

“先躺

上去吧!”女人吩咐道。

苏简溪按照她的话躺在其中一张床上,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小腹上的疤痕。

静静等待着!

忽然……沉重的木门被人狠狠的一踹,两下就直接揣开了,苏简溪一侧眸,厉聿寒满身冷凛气息的站在她面前。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苏简溪的眸子里,像是有震惊,又像毫无波澜。

“你来干什么?我就来干什么?”厉聿寒丢下这句话,猛然一弯身,一只手整理好她的衣服,同时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踏着步子走了出去。

“厉聿寒,放我下来,我的事还没办完。”苏简溪自然挣扎着。

厉聿寒清冷的声音响起:“办什么事?纹身?”

“是啊……”苏简溪没有否认,反而轻快的承认:“你不是嫌弃我肚子上的疤痕难看吗?同理,我未来的老公肯定也会觉得难看,所以我趁着新婚夜前努力补救下,把它做漂亮点!”

“结婚,你确定你能结成?”厉聿寒仍旧一张冷寒至极的脸,仿若冰冻似的。

“为什么不?”苏简溪反问道。

厉聿寒嘴角紧抿成一条坚毅的线条,一言不发的将苏简溪放在车里,吩咐司机开车。

走了好一会儿,两人在一个高端会所前停下。

苏简溪心里滑过一种可能,下一刻……她的想法就被验证了。

厉聿寒拉着她的手,径直的走进了房间,清凉的声音道:“不是要纹身吗?正好两人一起纹个情侣款。

“情侣款纹身?”

苏简溪听到这个词,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首先,他们不是情侣;其次,曼珠沙华的纹身,他确定要纹?

“难得厉总这么有闲情逸致,我自然乐意奉陪。”苏简溪勾唇道,嘴角仍然是浅浅的微笑。

“奉陪到底。”厉聿寒干脆利索的吐出四个字。

奢华明亮的房间里,两人并排躺在床上。

纹身的样式,仍然是苏简溪白色手帕上的曼珠沙华。

彼岸花,绝望的爱,她竟然要将这样寓意的花纹在身上,他自然奉陪。

厉聿寒看着那朵花,咬着牙齿,森森的冷气:“我的纹身,和她一模一样,只要四分之一的大小。”

“四分之一?看不出,厉总这么矜持?”苏简溪清淡至极的语气道。

“我是矜持,还是火热?每天晚上,你不是最深有体会?”厉聿寒的一句话,让苏简溪没有再言语。

明明以前是她脸皮厚,不厌其烦的天天缠着他;过了几年,竟然完全颠倒过来了。

每一次的鱼水之欢,她总会被他撩拨的满身羞赧;或许是他技术纯熟,也或许是她深藏的情感支撑着柔软的身体,一次次无止尽的沉沦。

总之,在床上,一向是他掌握着主控权。

“苏小姐,您要纹在哪里?”身边的人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小腹的位置,遮住疤痕!”苏简溪说着,忽然觉得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竟然就渐渐的睡了过去。

厉聿寒深深的看了她一

眼,开口对身边的人吩咐:“她的纹身和我一样,不过纹身的部位换一个。”

“好的,厉总。”

苏简溪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是去看小腹上的纹身,却什么都没有。

“我的纹身呢?难道还没开始?”苏简溪纳闷。

厉聿寒的目光飘来,落在她的肩头,苏简溪一偏头也立马看到了,她的纹身竟然不是在小腹,而是在肩头。

“你的杰作?”苏简溪的语气已经是肯定。

厉聿寒的眸光中潋滟着波光:“不说是新婚夜送给老公的礼物,我更喜欢纹在肩上,衬你的肤色,很好看!”

苏简溪听罢,勾着笑意:“我想厉总搞错了,我是要结婚,可是老公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

厉聿寒不怒反笑,黑眸里却无一丝笑意:“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

偏过头的时候,苏简溪看到厉聿寒胸口向右,靠近心脏的地方纹着那朵妖艳的曼珠沙华,轻轻一瞥,却有种惊艳之感。

厉聿寒注意到她的目光,极淡的语气解释道:“有人撒娇时,爱啃爱咬,所以纹在这里吸引一下她。”

不为其它,只因那里更靠近心脏。

他希望她的头,她的呼吸能在他心脏的位置多停留一下。

仅此而已。

两人出门时,天已经黑了,昏昏沉沉的一片。

苏简溪正欲迈脚离开,身后忽然传来厉聿寒的声音,裹杂着夜晚的清凉:“定在什么时候?”

错愕了好一会儿,苏简溪才反应过

来他问的是婚礼时间。

“厉总神通广大,这样一个消息应该易如反掌,何必多问呢?”

“想听你亲口说说。”厉聿寒的身姿站的笔直挺拔,眸光直视着她的眼睛。

苏简溪转过身的同时留下两个字:“明天。”

第二天,是结婚的日子。

苏简溪是被连绵不断的敲门声扰醒的,打开了门,容衍正带着一脸怒气的站在她面前,脸色很是难看。

“怎么呢?容总欲求不满,一大早的拿我来撒气?”

话落,苏简溪看到了他身上白色的西服,揉了揉眼角:“要出席重要的场合?穿这么正式?”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