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44e14b8d62ab4be78b1057e800e50005,time=1600887830,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萌宠鲜妻不要逃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2章 我陪你

莫忆安知道自己失态了,她慌乱的扯过纸巾,胡乱的擦了两把脸,这才压抑住突然起来的情绪,哽声回道:“没什么,我没事。”

“没什么怎么突然哭得像个兔子似的!”尉迟炎眉头锁得紧紧的,担忧的看着莫忆安道。

像个兔子……他竟然说她像只兔子?

原本还满腹纠结陷入小情绪里的莫忆安,此刻只恨不得掏出小镜子看看自己到底哪里像只兔子。

“说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尉迟炎放下刀叉,端起一旁的红酒杯,喝了一口道。

莫忆安急忙摇头,胡乱的找着理由:“真的没事,是……只是想起来刚刚那个讨厌的男人说的话,有些难过罢了。”

“刚刚那个人?他对你做了什么?”

端着酒杯的手倏地捏紧,像是下一秒就要把酒杯捏碎。

尉迟炎心里同样缩紧,不着痕迹的却又急切地上下打量着对面的莫忆安,看她到底是哪里吃了亏。

“没什么。我嫌他说话太难听了而已。”想起刚刚那人的话,莫忆安还有些气愤,“他竟然说幸亏我父母早亡,我才能落得一套房子……”

尉迟炎闻言默了片刻,伸手拿起红酒瓶,为莫忆安倒了一杯。

那个男人竟然这么说,怪不得会让她发火泼了他一身酒水。

死于非命的父母是她的禁区,就连他们都不敢在她面前随意提起,那个男人竟然如此不知死活。

“这样说来,你的脾气并不是没变,而

是变好了,竟然只是泼了他一杯酒,太便宜他了。”尉迟炎小心地转移开话题。

“哼,我本来还打算给他个耳光再附赠过肩摔的!”莫忆安气嘟嘟的瞪了尉迟炎一眼,仿佛是在怪他出现的不是时候。

一生气就爱鼓腮帮的习惯还是没变啊,尉迟炎轻轻的扯了下嘴角。

“喝点酒,别生气,我会帮你讨个公道的。”他向她举了举手里的红酒杯,习惯性的将她的事揽到自己身上。

“我已经没事了。”莫忆安耸耸肩,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那人就是嘴臭,欠抽。”

“所以说嘛,你怎么认识这种人的。”尉迟炎不赞同的问道。

“也不是我想认识啊!”莫忆安哀怨的垮着肩膀道,“还不是我那个朋友,非叫我来相亲……”

“相亲?”尉迟炎猛然提高嗓门,一口酒呛在气管,咳嗽连连。

莫忆安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跳起来,想要帮他拍拍后背。

尉迟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只是阴晴不定的看着莫忆安:“你……竟然相亲?!”

莫忆安被他看得有些无措,干笑着道:“呵呵……是朋友非要安排……”

“你这样……王梓他知道吗?”尉迟炎含糊不清的问道,又掩饰般的大口将杯中酒喝掉。

“王梓?”莫忆安傻了,感觉自己完全跟不上尉迟炎的脑回路,“这事跟王梓有什么关系?再说,我都好多年没见你们了,王梓还好吗?

“嗯?”尉迟炎这才察觉,事情跟他想象的有些出入,“你一直没见过王梓?”

莫忆安傻呆呆的摇头:“没有,王梓他怎么了?”

尉迟炎攥着酒杯,深深地看了莫忆安一眼,梗在心中五年的那块石头,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他们没有在一起。

原来,他们虽然一起闹失踪,却不是一起失踪。

心情,莫名就好了起来。

莫忆安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捋了捋耳边垂下的碎发,小心翼翼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哦,也没什么,你不辞而别的时候,王梓也消失了。”

“什么?!”莫忆安闻言大惊失色,迭声问道,“你说什么?王梓失踪了?!他干什么去了?这该死的家伙,他要干什么?!去哪里也不知道说一声!真是太过分了!”

尉迟炎嘲讽的扯了下嘴角,喝着酒,看着大言不惭的莫忆安。

莫忆安激动的嚷嚷了半天,看到尉迟炎毫不掩饰的那嘲讽的眼神,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跟王梓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她在心里暗暗叫苦,却又有些不服气。

“我知道我不辞而别也很过分,可我是有理由的,他一个不愁吃不愁喝的富二代,干嘛玩失踪啊……”

尉迟炎默默的喝酒,许久之后才冒了句:“或许是跟你同样的理由吧。”

想走的人说走就走,留下的人除了帮他想出N个理由来安慰自己,还能做什么?

尉迟炎的默不作声让莫忆安心

里惴惴不安。

这不是一个好话题,她识趣的专心吃饭,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把面前的蛋包饭塞进肚子,眼瞅着对方好像没什么胃口的样子,她实在不敢继续这样跟他面对面下去,便鼓足勇气道:“那个……我吃饱了,时间不早了,我就、我就先回去了。”

尉迟炎放下酒杯,站起身:“我送你。”

“呃?不用不用,我离得不远,走着就回去了。”莫忆安急忙摇头拒绝。

“哦。”尉迟炎点点头,“那我陪你一起走,正好吃多了消化消化。”

吃多了?

莫忆安扫了眼桌面,这家伙牛排就吃了一口,红酒倒是喝了半瓶多,这样叫吃多了?

真心想反驳他,可是偷眼看看他阴沉的脸色,莫忆安很没志气的附和道:“是哦,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运动运动是不错的……”

只是终归心有不甘,她边带路走边碎碎念:“几年不见怎么变成这样了?阳光少年去哪里了?以珊怎么教育的!真是的……”

尉迟炎双手插在裤袋里,跟在莫忆安的身后慢慢踱步,她的碎碎念随风飘过他的耳际,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上翘的嘴角。

她是真的回来了,她没变,她就在他的前面。

莫忆安,欠了我五年的光阴,你要拿什么来还呢?

莫忆安住的地方果然离西餐厅不远,步行不过十五分钟的时间便到了。

三十多层的大厦底下,莫忆安拿脚搓地,干笑着道:“

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尉迟炎板着脸抬头看了看,自动自发的往电梯走去。

“哎……”莫忆安急忙追上去,心中愈加忐忑。

“尉迟炎,送到这儿就行了,这里保安很好的,不用非要送到家门口。”

电梯正从22层向下来,尉迟炎伸出手:“手机。”

“哈?”莫忆安愣了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