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73ee8d9b4fa4dad863bca5b4f3c3863,time=1597036805,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重生农女喜种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杀人

身为穿越者,谁还没说过几句骚话。

张老大轻佻的话让苏沫儿胃里翻滚起来。

经常阉割猫猫狗狗的苏沫儿,这会儿有些想要尝试阉割一下人的冲动。

只可惜,没有器材,就连一些止疼的药物都没有,中药里是有些可以止疼的,只是……

这一片儿地方,就是绿草都没有,更别提药草了。

而且,没有锋利的手术专用的刀具,阉割的时候只把人阉割一半,随后切不动了,把眼前这个二流子给疼死到无所谓,但是切掉一半却是有些尴尬的事儿。

揣着不为人知的想法,苏沫儿跟在张老大后面,一步一步往苏老大准备好的地方走去。

在院落里走了一会儿,瞧见地上摆着一个带着锋利石刃石头,苏沫儿脚下一崴,摔倒在地上,不着痕迹的把地上的石头捏在了手里。

张老大回头瞧了一眼,发现苏沫儿依旧跟在身后,嘴里嘀咕几句什么。

破庙角落的一些难民看见苏沫儿跟张老大走到一起,落在苏沫儿身上的目光多了几分怜悯。

不过,谁也没有上去阻止。

若是能够吃饱,就算是付出一些代价……好死不如赖活着啊!只要能活着——

苏沫儿走到一处充斥着霉味的地方。

张老大把破旧的们关上。

往苏沫儿身边走去。

苏沫儿回头,看一眼张老大问道:“麻雀呢?”

“在这儿呢。”

张老大笑的极为淫邪,一步一步往苏沫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扯身上

的衣服。

这恶心的动作,让苏沫儿差点吐了。

冷眼瞥着张老大靠近,想填饱肚子,首先得把这个张老大制服了,苏沫儿自知现在的身体没有什么力气,想要干掉张老大,只能攻其不备。

张老大瞧见苏沫儿呆呆的,眼里闪过惊喜。心里甚至开始琢磨,若是眼前的小人儿能够主动一些更好。

赤果着胸膛,身上只剩一条四角破旧带着咸鱼一般味道的小裤衩,伸手在苏沫儿的脸上摸了一下。

说道:“来给你张哥哥亲一下,亲的哥哥舒坦了,什么都给你吃。”

苏沫儿盯着张老大的动脉,任凭张老大靠近,带着腥臭味道的嘴巴靠近。

手里的石头捏紧了。

在张老大伸着舌头靠近的一瞬间——

对着张老大脖颈,猛地刺了下去。

温热的血溅在脸上。

这一刀用快又狠,张老大连个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倒在地上。

人已经没有了喘息,但是眼睛还是睁着的状态,带着浓烈的不甘心。

苏沫儿胸口剧烈起伏着,胃里也一阵阵翻滚,直接开始呕酸水了。

靠着佛像站着,使劲儿呼吸几下,甚至,都能感觉到心脏要从胸膛跳出来了。

这吃人的世界,想要活下去,只能狠一点儿。

抹掉脸上的血以及眼中的泪,苏沫儿从张老大的衣服里翻出几个烤焦了的麻雀。

快速塞在嘴里,梗着脖子咽了下去。

许久没有吃东西,苏沫儿只吃了两个麻雀就停止进食。

身为医者

,她自然是知道这种状态不能暴饮暴食。往脸上搓了点土,把点在脸上的血迹给掩藏了,揣手提着麻雀肉放在自己身上,苏沫儿走出房间。

站在阴雨绵绵的破庙里。

感受着外头可以称为人间惨剧氛围。

苏沫儿循着主殿方向咬着牙一步一步往里面走去。

破庙里支着一个破旧的铜鼎,铜鼎里面煮着水。

旁侧放着一个洗的干干净净身上连个衣服都没有穿的孩子。

大眼睛凸现,脸上的骨头高松,比山顶洞人还要消瘦——这就是她的弟弟啊。

苏沫儿站在门口,寒风打在身上,冷的透骨,手里的石头越捏越紧。

她虽然会一些格斗手段,但是,对上破庙里这么多人,一点儿把握都没有,然而没有把握也得上。

苏沫儿的到来,根本就瞒不过殿里的人。

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仰头笑了起来,声音浑厚有力,怎么也不像是被饿疯要吃人的人,瞧见苏沫儿还嘲笑:“小姑娘,你弟弟很快就要下锅了,若是饿极了,就进来一起吃肉吧,咱们都是好人,别人可不会给呢。”

“……”苏沫儿抿了抿嘴唇。

控制着心里的怒火,一步一步走到小宝身边。

瞧着小宝身上肋骨粼粼,这状态就算不被人吃了,若是不好好养着,也逃不了一个早夭的命。

小宝瞧见苏沫儿,呆滞的眼睛里闪过一点儿光亮:“姐姐。”

声音干哑中带着糯糯的味道,直接钻到苏沫儿的

心里。

一些属于原主的记忆在脑子里浮出来。

逃荒的路上,傻弟弟经常把属于他的吃食分给原主一半。

这才是小傻子这么瘦弱的原因呀。

接受了原主的身体,就得对原主珍重的人好一些。

要么带着傻子弟弟一起离开,要么就一起凉在这里,黄泉路太冷,小傻子这么傻,一个人走大概是会被欺负的。

“你们不是难民。”苏沫儿扯着小宝走到破庙门前。

盯着主殿里坐在佛像下面的男人。

开口说道。

佛像下首的人睁开眼睛。

眼里的冷意让苏沫儿本能的汗毛战栗。

“想死?”

男人手里握着一把柴刀,往苏沫儿身边走来。

“你们这些人什么来路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们若是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下场不会比我好的。”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瘦猴般的人猛地从佛像的下手跳起来。

苏沫儿没有理会瘦猴,视线依旧落在拿着柴刀的汉子身上:“你们用来交换‘肉食’的人是什么来历,你们心里应该清楚,非富即贵,这样的人失踪,肯定会有人来查询。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们将那个孩子换给我爷奶,大概是为了转移风险,只是……你们失算了,我那一家胆子小的人呢,哪儿敢吃人肉,那小子还活着,风险怕是转移不了了,除非你把这里的难民全都给杀了,不然……一样是要暴露的。”

把这里的难民全都给杀了,就靠眼前这几个人?

苏沫儿是不信的。

难民也是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能够爆发出什么样的能量呢?

临死的前的反扑最为致命。

眼前这些生活在刀尖上的人应该知道的。

苏沫儿回头望去,看一眼秋日烟雨中若隐若现的城墙,说道:“现在还有些时间,若是跑了,还能有活命的可能。”

“动不了所有的难民,但是动你们一家人还是可以的。”竟然被一个豆芽菜威胁了,五大三粗的汉子咽不下这口气,眼里露出嗜血的光芒,抡着手里的柴刀对着苏沫儿砍了下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