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a3008a03d2104c4a82294ba54363af36,time=1614662866,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仙侠奇缘之三生传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四章林中黑狼

及己此时的灵力只能维持着现在的这幅身体,根本没有多余的灵力对付来势汹汹的凌洛,能做的只有快速闪躲凌洛的攻击。

云涤幸向山下跑着便觉得不对劲,伸手在头上一摸才发现不知何时及己已经不在她的头顶之上。

“住手!”云涤幸跑回去就看见及己被一个男子用长剑威逼着。

“又是你!”凌洛狠狠地瞪了云涤幸一眼,想起白长空说的话又不得不忍住心中的怒气,“多管闲事!”

趁着凌洛怒视云涤幸的空隙,及己一个旋转,从剑下快速遁入了地中,不知踪影。

“哼!”凌洛长剑一挥,只见刚才及己所站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道焦黑的裂痕,明明是玄冰剑,拥有冰一般的材质,造成的伤害却像火一样。

云涤幸一方面惊讶于及己会有这样的能力,另一方面又惧怕眼前的男子,双腿不由得开始颤抖。

凌洛握住玄冰的手背青筋尽显,示意着他的生气,突然狂风乱作,将他的长发吹得张牙舞爪,一双写满愤怒的双眼直直射向云涤幸。

身上破碎的衣服被吹起,云涤幸用手遮挡着狂风,风像刀子一样割在她的脸上生疼,脚下忍不住连连向后退,而那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扑她的面门。

“我已放了你一条生路,是你自己不珍惜,就休怪我不客气,”凌洛红着双眼,面目狰狞,提起手里的玄冰朝着云涤幸的喉咙刺去

他的速度极其之快,

带起地上的一片尘土,云涤幸心知自己是逃不掉了,反正她也是个被人厌恶之人,死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闭上眼,云涤幸抬起头,让剑更容易刺进她的喉咙,父母去世已久,这次终于轮到她了。意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云涤幸诧异地睁开眼,玄冰在离她喉咙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停下,更确切的说是被阻拦住了。

凌洛脸上的表情变得更是难看,愤怒,诧异,纠结,不断变换着,为什么会这样,眼看着玄冰就要刺穿她的喉咙了,可是为什么就是刺不进去了?不相信,他不相信,凌洛用更大的力气向前刺去,结果“嘭”的一声,身体被弹出几米开外。

“噗,”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来,凌洛抚着胸口,眼里全是不可思议,他竟然被反噬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堂堂灵狐一族最优秀的皇子,现在居然杀不死一个凡人,真是可笑,这件事传出去他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世间生存。

云涤幸试探着向凌洛靠近几步,确定凌洛无法动弹之后,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和及己有什么瓜葛,但是我请你放过它一次。”

说完云涤幸跑进一旁的草丛,不一会儿她的手里就多了几株淡绿色的草药。

凌洛警惕地看着向靠近自己的云涤幸,伸手摸向一旁的玄冰剑。云涤幸眼疾手快地一把捡起地上的玄冰剑,并将剑抱在怀里

“要杀要剐随便你,”凌洛偏过头,依旧高傲地仰着头。

“我不要杀你,也不要剐你,”云涤幸蹲在凌洛的身旁,将手里的草药扯碎,然后小心翼翼地牵过凌洛的手。

凌洛本能地拒绝,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虎口处多了一条长及手腕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正顺着指尖滴入了泥土之中。

“我不会伤害你的,师父说过,所有的生命都没有贵贱之分,所有的生命都值得尊重,虽然你先前想要我的性命,但是你也是一条生命,”云涤幸见凌洛不再拒绝自己,便低头细心地把伤口全部用草药包裹住,身侧看了两眼,没有发现可以固定住草药的东西,一咬牙,从自己的身上撕下一块布条将凌洛的手包住,“我给你治了伤,我从你这里放走了及己,算是扯平了吧。”

云涤幸拍拍手掌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此时的凌洛依旧不能动弹,是她离开的好时机,凌洛出现在白灵洞府门口想必是那白灵洞府之人,而其他身着华丽,不像普通老百姓,倒像是一个富家的公子哥。

这样想着,云涤幸抬头看了眼天空,时候也不早了,她要在天黑之前赶下山,于是顾不及多说什么,便向着下山的道路跑去。

凌洛盯着自己手上用粗麻布包扎的伤口,失神了片刻,他是灵狐,拥有快速自愈的能力,以往每次受伤他还没发现伤口在何处,就已经愈合了,解下缠了

一层又一层的麻布条,原本有着怖人的伤口已经不见,白皙嫩滑的手掌跟原来一模一样,甚至连疤痕也看不见一丝一毫。

凌洛回头看向通往山下的道路,已经没有了云涤幸的影子,眉头轻皱,目光深邃看不出情绪,接着手中捏了一个诀,消失在了原地。

云涤幸一路上走得极快,她可不想成为野兽的晚餐,一阵阴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窣窣”,旁边的灌木丛突然晃动两下,云涤幸回过头,警惕地看着树林,过了一会不见有别的动静,便呼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应该是鸟什么的吧。”

“窸窸窣窣,”灌木丛又继续猛烈地晃动起来,一双淡绿色的眼睛从树叶之间透出来,直勾勾地盯着云涤幸。

“是谁?”慢慢向后挪动脚步,直到后背抵住了一棵大树,云涤幸才停下脚步。

空气似乎已经凝结,淡淡刺鼻的气味飘荡在四周,云涤幸捂住嘴干呕了两下,难受地红了眼睛。

“嗷呜,”一声嚎叫,灌木丛中走出一个浑身漆黑的东西,待整个身子露出来时,云涤幸倒吸了一口冷气,居然是一匹黑狼!

天色似乎也在跟云涤幸作对,瞬间就黑了下来,黑压压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黑狼是这座森林里特有的狼种,不像其他狼类那般凶残,但是却比其他狼类更难对付,它们不吃肉,而专门靠吸血为食。

云涤幸跟着师父学医也有好几年了

,曾经在医书上看见过这种黑狼的介绍,黑狼的牙齿极为独特,牙齿是空心的,而且有自动吸食的能力,就算是离开了活体,也依旧可以吸食东西,凭着这一点成了很多大夫吸出毒液的最佳工具。

黑狼的体型不大,只有鬣狗般大小,而且通常都是群居,云涤幸此时此刻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幸运的,毕竟她只遇见了一匹黑狼,只不过就算是只遇见一匹,她也不一定能逃得掉。

黑狼压低身子,在空中嗅着气味,慢慢警惕地向着云涤幸靠近。云涤幸虽然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但是对于体型不大的黑狼来说却已是巨人,所以它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云涤幸后背紧紧贴着树干,身子缓缓滑落地面,捡起一颗石头向着黑狼狠狠砸去,希望这样可以吓跑它。

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黑狼,只见他皱起尖嘴上的毛皮,露出两个尖尖的牙齿,一滴滴口水从牙尖上滴入身下的土地,舌头伸得老长,不断在牙齿嘴唇上舔舐着。

云涤幸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在面前挥舞了两下,黑狼停住脚步,一双绿色的眼睛贪婪地盯着云涤幸。

“呜~呜~”,黑狼抬起头向着天空高嚎着,一声接着一声,不一会灌木丛又开始剧烈晃动着,一双双淡绿色的眼睛正盯着着云涤幸。

吞了口口水,云涤幸的心噗通噗通剧烈跳动着,此时她的周围已经聚拢了十几匹黑狼。躲过了凌

洛的玄冰剑,却躲不过黑狼的尖牙,真是天要灭她,云涤幸不安地在原地小小地挪着步子,可惜身后除了这棵树,就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了。

前有恶狼之口,后有万丈悬崖,原本打算就这样从悬崖上跳下去,可是云涤幸刚伸头瞥了一眼悬崖便立刻缩了回来,这么高,一定会粉身碎骨的。

“怎么办,怎么办,”刚才凌洛用剑刺向她的时候她的确想过就这样死去,可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大难不死之后,她突然好想活下去,尽管备受冷落,她也愿意,只要活下去,一切都好。

世事总于愿违,云涤幸双手握紧拳头,她想活下去,体内一股热血在沸腾,她难受地咬着牙齿,怎么会这样?

这时一直按捺不动的黑狼群也开始向云涤幸靠近,开始的那匹黑狼在狼群到来之后变得更加胆大,只见它突然匍匐在地上,这个姿势非常危险,这是黑狼发起进攻的前兆。

突然,黑狼一个跳跃,向着云涤幸扑去,其他黑狼也不断地向前冲去,云涤幸“啊”地叫了一声,用手抱住头躲在了地上。

“呜,呜,”几声痛苦的嘶吼,跳跃上前的黑狼从云涤幸身旁被快速击飞,其他黑狼则缩着身子瑟瑟发抖地向后退,它们的眼里写满了恐惧,害怕,原本幽绿色的眸子也变得暗淡,不断地从喉咙中发出滴滴的呜咽声。

云涤幸听见声音抬起头,眼前的景象再次令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