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9b80869ac1b841ed8ef6e8616361921c,time=1607001808,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崇祯:重征天下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穿越的基本原理

一个燥热的夏日午后,足可容纳数百人的阶梯教室里,却只稀稀拉拉地坐着几十名学生。如果是高数、英语等必修课,或者是考研的专业课,可绝不是这种景象。为了听得更清楚一点,考研的时候能多拿一分,甚至是给未来的导师多留点好印象,那些看起来衣着光鲜、温文尔雅的天之骄子们,抢起座来的生猛程度,甚至会让菜市场抢惯地盘的小商小贩也感到汗颜。

而如今这种景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堂课不是考研的课程。

事实确实如此。非但不是考研课程,甚至连期末考试课程也不是,这只不过是一堂选修课而已。

当然,选修课也是要拿到学分的。不过相对而言,选修课的学分就太容易混到了。只要给老师留点面子,平时能有一半学生来听课,老师也不太会和学生过不去。最后来个全体通过,老师收了讲课费,学生拿了学分,皆大欢喜。

不过,选修课和选修课也不一样。有些热门选修课,比如日语,那也是要挤破头的。眼下这一门,显然是冷门中的冷门了。讲台上,一位已是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正不紧不慢地照本宣科。而他对面的学生们,就比较丰富多彩了:有的在看别的书,有的玩手机,有的把头埋在书里打盹,更有的打情骂俏,不亦乐乎。

这门课程的名字是:量子力学。

有时候大学就是这么恶搞。开了选修课,本来是应该让学生自由选择的。但是有的课程没人选,那怎么办,老师岂不是收不到讲课费。于是乎,就要划分名额,每个专业必须有n个学生来选修m专业。这样搞的结果,就如同现在这样,几十个学金融、学会计、学体育的,对着一个教量子力学的教授。那么除了发呆,搞点地下工作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教授却似乎并不在意对牛弹琴,他很享受讲课的过程。不过今天,学生们似乎过分了点,人来得太少,连四分之一都不到。看着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老教授微微一笑,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今天没来的同学,恐怕要后悔了。”

此言一出,教室内的众人不禁浑身打了个冷战:不好,要点名!

点名不到,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如果平常上课点名到了,期末考试成绩差那么一点,老师一般也会给你撩上去,道理很简单:平时多上几次课,给老师面子,老师也就会给你面子。但是如果点名没到,那就会成为重点照顾对象,考不好就等着掏钱重修吧。

对如此重大的事情,同学们倒也不敢掉以轻心。凡是翘课的,无不早就和同寝室的哥们或姐们打好了招呼:“点名的时候帮我答应一声啊!”

但是今天情况特殊,人来得太少了,总不成一个人喊七八次到吧,那也太假了。

就在大家忐忑不安之时,老教授满意地笑了:“大家不要紧张,我不是要点名。我的意思是,下面我们要讨论的话题非常有趣。不但有趣,也非常时髦。不但时髦,也非常高端,连我的博士生,我都没给他们讲过。这个高端呢,并不是说有多么艰深,相反,对有悟性的同学来说,这就像喝一杯白开水一样简单。所以哪位同学要是能听懂,我会考虑推荐他硕博连读。没来上课的同学就只好错过了,可惜啊,太可惜了。”

老教授这几句话,吊起了大部分人的胃口。当然也有几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家伙小声嘀咕:“哥这成绩能毕业就不错了,管你有没有趣,高不高端。还不如睡会儿,晚上还要通宵下副本呢。”

老教授似乎看出了这几位的不屑,但仍然颇有自信地说:“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穿越。”

这下子,连那几个二百五也精神起来了。这几位全是穿越小说的粉丝,别看上课一拿起教科书就犯困,半夜熄灯了却点着蜡烛看《寻秦记》,有一位连头发燎着了都不知道。

老教授看到课堂气氛活跃了起来,目的达到,心中不禁暗自得意,继续侃侃而言道:“现在很流行穿越小说、电视剧吧?那么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什么叫穿越?”

一位平常从不举手的大哥蹭地一声蹦起来喊道:“穿越就是时空穿梭,从现在回到过去!”

老教授满意地一笑,示意这位兴奋过度的哥们坐下:“很好。那么,我现在问第二个问题:如何穿越?”

这下教室里没动静了。过了一会儿,还是那位仁兄站了起来:“老师,你还真信能穿越啊?”

教室里哄堂大笑。老教授却没有笑,而是严肃地说:“对,我相信真的能穿越。而且我已经打算把此生余下的所有精力,全部投入到研究穿越中去。”

教室里再次鸦雀无声了。老教授不等众人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转过身在黑板上画了两个点,继续问道:“请告诉我,这两个点之间的最短距离是多少?”

大伙完全不明白,老教授怎么会把话题从穿越突然转移到平面几何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个女生怯生生地说:“两点之间直线的距离最短。”

老教授摇了摇头:“你说得不完全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认为这两个点就在这块黑板上。那么我现在如果告诉你,这不是一块黑板,而是一张纸,结果有没有不同?”

那女生皱着眉头想了想,摇头道:“老师,这和是黑板还是纸有什么关系么?距离没有变啊!”

老教授叹了口气道:“看来,同学们的思路是有点僵化了。黑板和纸,大有区别。黑板是硬的,纸是软的。”

这时,刚才那位蹦起来的男生似乎恍然大悟了:“我明白了,老师!如果这两个点是在一张柔软的纸上,那我可以把这张纸对折一下,这两个点直接就挨上了!”

老教授就像发现了知音一样,一下子兴奋了起来:“你说得太好了!刚才你说的穿越的定义,并不完善。我来说一下我给穿越下的定义:利用时空的扭曲,从一个时空节点,跳跃到另一个时空节点,这就叫穿越。刚才我举的两个点的例子,就是一种最简单的穿越。当然,不论是黑板还是纸,都是平面的、二维的。如果三维空间也可以扭曲,那我们就可以实现瞬间移动。理论上,只要我们能合理地扭曲空间,就可以瞬间到达宇宙的任意一个地方!”

不等大家反应过来,老教授继续说下去:“让我们的思路继续拓展下去,由三维拓展到四维。第四维是什么呢?”

这下,有的同学如梦初醒了:“是时间!”

老教授满意地点点头:“没错,就是时间!大家可能会有一种感觉:时间是永远向前流逝的,就像一根射线,或者说一根轴一样。现在我请大家想象一下:时间轴在某种条件下,也像一张纸一样,是可以扭曲的。那么当这根轴弯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

一位听得如同白痴一样的大哥不由自主地问道:“那怎样才能让空间和时间扭曲呢?”

老教授说:“问得好,这也是穿越的核心问题:如何穿越?其实,让一个东西扭曲很简单,给它足够的力。让空间和时间扭曲也是一样,当一种力大到足够的程度,就可以让时空扭曲。在扭曲的时空中,会突然出现或者持续存在一座‘桥梁’,让我们从时空的一个点抄近道到达另一个点。科学界把这座‘桥梁’称之为‘虫洞’。关于时空扭曲和虫洞,这也是量子力学的精髓部分,我们下节课再讲,现在下课。”

大家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课的时间,不由得感叹起来:原来看似枯燥的一门课,竟然也能让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同学听得津津有味,这就是量子力学的魅力啊。

在大家纷纷起身离开阶梯教室时,只有一个异类仍然端坐在座位上,看起来似乎若有所思。老教授看在眼里,心中暗忖:“他在想什么?也许他想到了什么?难道这是一个可造之材?”

于是他没有惊动这位同学,悄悄走近他的座位,仔细打量。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老教授气得背过气去。

敢情这位仁兄颇有点张飞张翼德的本事,竟然睁着眼睛睡着了,此刻那小呼噜打得正美呢!

老教授白白激动了一次,认清了这货的真面目后不由得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桌子:“醒醒,给我醒醒!让你上课是来睡觉的么!”

这位仁兄反应也算机敏,立时像弹簧一样蹦了起来大吼一声:“到!”

老教授真是把鼻子都气歪了:“你以为我一直在点名么?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候这位睡神才清醒过来,搞清楚了状况。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他顿如被扎破的气球,矮了不止三分,好半天才崩出几个字:“我…我…叫尤俭…”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