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1f4e0f63e30a4d8d89843ff180852f02,time=1607002028,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极品武尊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天目强化

袁立是一支神秘猿族血脉的后裔,自他懂事之日,他就发觉自己眉心处有一道浅浅的痕迹。

自家人知自家事,袁立知道那里隐藏着一只眼睛,是他的第三只眼!

这第三只眼没有开启,而且在它上方永远覆盖着一面小小的镜子。关于这面镜子,连袁立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单纯来看,它似乎只是为了掩盖袁立的第三只眼。

这些事,袁立从未告诉过外人,连如同亲人一般的唐重天也不知道。

可是现在,当肖媚儿企图废掉袁立的血脉时,袁立体内的血气上涌,居然瞬间将那面镜子激活!

“天目镜!上有三十三层镜天堂,下有诸般万种镜世界。天目紧闭,天目镜先启!”

将肖媚儿震退之后,袁立脑海中瞬间响起一道话音,正是那名为‘天目镜’的镜子中发出。

此时,袁立的心中有万千疑问,不过他来不及深思,而是立刻将一缕意识探入到镜子之中,很快就看到了镜子中有万千世界。镜世界中十分广袤,而且隐约可以看到其中立着一个顶天立地的金色巨猿。

巨猿应该是器灵,一声不响,只是将一缕金光瞬间打入了袁立的脑海中。

这一缕金光出现得莫名其妙,袁立只从其中隐约听到四个字:

天目强化!

“神猿之心第一重,天目强化。世间血脉不计其数,所有血脉天赋的威能,有一分,就有十分。天目强化,耗费生命之力,提升天赋

威能,晋升十分圆满!”

从镜中传出的信息,袁立隐约知道这‘天目强化’是‘天目镜’赋予袁立的一项异能,可以帮助他提升血脉天赋的威能。

其大概意思就是所有血脉天赋的威能有十个阶段,从基础的一分到十分圆满,‘天目强化’能做的就是帮助修行者发挥出最大的天赋威能,不过这一切却是要以生命之力为代价的。

惊喜突如其来,让袁立看到一丝希望。

不过问题随之而来,袁立的血脉根本就没有被激活,连一种血脉天赋都没有,还谈什么强化!

“媚儿退下!这小子有古怪!”

肖媚儿被袁立震退,脑袋一热,就要再次尝试。不过肖金灿及时阻拦,将她劝回身旁。

稍稍冷静下来,父女俩对视一眼,都感到一丝不可思议。‘烈火猿王’血脉暴虐无比,肖媚儿出手也极为狠辣,连这样都无法伤害到袁立,那么对方的血脉就当真十分特殊了。

原本肖家父女还没有将袁立放在眼中,但这样一来又有不同,如果袁立身上真的有什么秘密的话……

“唐威!你不必再掩饰身份,去把那小子的血脉废了。”

肖媚儿话音刚落,倒下的众多唐家子弟中应声走出一人,看样子根本就没有中毒!

“唐威!原来你是内奸!是你在酒里下毒!”

唐家人心中早有困惑,这里是唐家,肖家人是客,根本没有机会在酒里动手脚,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内

外勾结!

唐威的出现解开了这个谜题,不过还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这唐威乃是老太爷唐重天的嫡系孙儿,在唐家子弟中出类拔萃,日后极有可能继任唐家家主,可是他为什么要背叛唐家呢?

“阿威!居然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唐重天痛心疾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哼!为什么?爷爷,你大概早已经老糊涂了吧。我唐威是唐家嫡系子孙,又天资非凡,理应受到重点培养。可是自从你将那来历不明的小杂种收养之后,就对他百般呵护,许多资源都浪费在他的身上,这口气我怎能咽得下去!实话告诉你,我早已经心怀不满,只不过今日借机爆发而已!”

身份揭穿,唐威索性不再掩饰。他对袁立嫉恨已久,走上前去将后者一脚踢翻,狠狠践踏起来。

袁立浑身伤势,脸上布满血渍,不过他性格坚毅,硬是一声不吭。

“唐威,你好糊涂!你今日助纣为虐,以后在唐家待不得,即使到了肖家也没有立足之地,如果‘圣兽学院’追查下来,他们第一个拿你当挡箭牌!”

“小杂种!本少爷用不着你教训!”

“够了,唐威,速速废去他的血脉,我们日后保你成为唐家之主!”肖家父女厉声吩咐。

“也好,我也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唐威没有丝毫警惕,他狞笑着一掌落在袁立的胸膛处,掌心力道汹涌澎湃,将袁立的几

根肋骨瞬间震断。

力顶千斤!

这是‘大力猿王’一脉的血脉天赋,和肖媚儿的‘烈火金身’一样,都只是低等天赋。

‘大力猿王’一脉以神力著称,虽然族群逐渐没落,许多血脉天赋都已流失,但唐威是脉者五重境界,这一掌下去的确有千斤之力!

噗!

袁立重伤吐血,惨不忍睹。可是忽然间,他感到一丝异样的血气正从胸膛处蔓延,继而涌入了‘天目镜’中。

那一丝血气进入镜中世界,随之幻化出一个巨猿。这巨猿体型相对较小,可是性格狂躁,神力惊人,张牙舞爪,似乎要将天地都捅破。

袁立一惊,他曾见过这只巨猿,是那个屹立在唐家内院的另一座雕像,‘大力猿王’像!

‘大力猿王’看似张牙舞爪,实则每一个动作都蕴含着一种血脉天赋:

力顶千斤、拳破山河、搬山覆水、力猿重生!

“对了!是那唐威想要用自身血气破坏我的血脉,却反被我吸收,拥有了‘大力猿王’的血脉!这一切都是靠‘天目镜’!”

咔!咔!咔!咔!

无人注意之下,袁立身上的伤势逐渐恢复,许多断裂的骨头重新愈合。

这一切都是因为‘大力猿王’一脉骨质坚韧,袁立已经成功吸收其血脉,拥有了这一脉强者的许多能力。

袁立的意识探入‘天目镜’中,试着演练那低等天赋‘力顶千斤’。同时那‘大力猿王’的虚影就在对面陪练,与袁立

拳拳相撞。

一人一猿每次出拳都有千斤之力,撞得各自退开。而袁立却孜孜不倦,一遍又一遍地演练着。

“阿立!阿立!你怎么样!”

外界,唐重天厉声叫着,以为袁立躺倒在地已经死了。

他双目中布满血丝,紧紧盯着肖家父女和唐威三人,仿佛一头即将择人而噬的野兽。

“哼!唐威,还不去把他的血脉也给废了?这里是圣猿城,我们虽不能杀他,但总要叫他没有报复之力,否则日后你也别想好过!”肖媚儿冷笑道。

唐威早已走上一条不归路,闻言仅仅犹豫片刻,便向着唐重天走来,脸色狰狞道:

“爷爷,我不会废去你的血脉,而是吸收过来给我补充血脉浓度,你也不想我们‘大力猿王’一族的血脉就此消亡吧。”

相同血脉之间可以彼此吸收对方的血脉浓度,若在平时,唐威当然没有机会,可是现在唐重天毫无防范,只能任凭处置。

“你……你这个叛逆祖宗的无耻败类!”

“唐威!你敢!”

众多唐家人纷纷叫嚷着,袁立死去已经让他们无比愤慨,可是现在又要眼看着唐重天也受人折磨,所有人都愤怒到极点。

“唐威!你找死!”

忽然间,唐威感到背后一阵掌风呼啸,一股不可小觑的劲力袭来。

唐威毫不迟疑,转身就是一记‘力顶千斤’,千斤之力汹涌泻出。

嘭!

两股巨力狠狠对撞,继而相互弹开。

唐威见到眼前满脸血

渍的袁立,不由得万分惊诧:“小杂种!你没死!怎么可能!还有,你怎么会使用我们‘大力猿王’一脉的‘力顶千斤’!”

这一幕令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也同时认出袁立刚才那一击巨力的确是‘力顶千斤’。可是他们无论如何想不通,袁立不是被废去血脉了吗?为什么现在安然无恙,反而能使出并非本身血脉天赋的‘力顶千斤’呢?

事实上,就算他们得知袁立吸收了‘大力猿王’血脉也会感到震惊,因为两种血脉的融合异常艰难,否则肖金灿也不会担心得到‘大力天珠’后也没有用。

只有袁立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天目镜’所做的。

肖媚儿双眉一凛,想要出手。肖金灿将她拦下,低声道:“别动,看看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古怪。”

“哼!废话少说!你敢对太爷下手,今天我替唐家清理门户!”

外人难以理解袁立对唐家以及唐重天的感情,只见他怒气勃发,全身骨骼咯咯作响,仿佛骨质重生一般。

袁立暴喝一声,又一次使出‘力顶千斤’。

大力猿王一脉的血脉天赋不止这一条,可是现在袁立境界低下,暂时就只能使出这一种低等天赋。好在唐威比他强不到哪里去,只能同样一记‘力顶千斤’对撞过来。

哼!天目强化!

忽然间,袁立的拳锋上劲力暴涨,已经不止是千斤之力,而是两千斤、接近三千斤之力!

依照‘

天目镜’的划分,世间每一种天赋威能都可以划分为十个等级,从基础一分到十分圆满。就譬如‘力顶千斤’这项天赋来说,一分威能就只有千斤之力,而两分就是两千斤,依次类推,三千斤、四千斤,直到十分天赋圆满时就是万斤之力!

因为族群没落等许多原因,现在的大多数唐家人只能将这一项天赋发挥到基础一分至二分的地步,即便是唐重天也只勉强达到五分,五千斤之力。

可是袁立不同,他有‘天目强化’这项异能。刚才片刻虽短,但袁立在‘天目镜’的帮助下硬是将这项天赋的威能提升到二分以上,接近三分!

三千斤对一千斤,胜负显而易见。

唐威像是被硬生生轰飞一般,直接抛飞了十几米远,手臂骨头断裂,落下残疾。

“唐威!你本来会是唐家的继任家主,没有人会对你形成威胁,可是你错就错在不相信太爷,你这是自取其辱!你该死,不过我不会杀你,我会让太爷他们亲自处置你!”

袁立神色凛然,将伤势严重的唐威一手拎起,像是拎着一个无力的废物。

唐威又气又急,他还要破口大骂,却被袁立一掌击晕过去,倒在地上。

脉者九重境界,每一重都要积累血脉浓度,层层递进。

唐威是第五重境界,体内的‘大力猿王’血脉颇为浓厚,可是遇到脉者三重境界的袁立居然一败涂地。

他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

境界,而是因为天赋威能的发挥!

同样是‘力顶千斤’,袁立的天赋威能无疑比唐威强得多,这一点在场许多人都已经看出,但也由此变得更加震惊起来。

“阿立……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

倒在地上的唐家子弟们个个振奋,不由得呼吸急促,显然又惊又喜。

……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