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815e642843fb453c951b4d061d647f62,time=1611116039,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4 人才出众

当即便有一个四十多岁地青衣妇人来到华雨儿跟前。微一欠身,轻语道:“少夫人。”说话间那手势微微一倾,便是做了一个领着的动作,华雨儿望着碧珠笑笑,乖乖的跟着她来到老太太跟前。也不用人示意,在华雨儿举步的时候,便有一个青衣丫环端了碗茶,交给华雨儿,又等另一个丫环在老太太脚下放了个蒲垫,看见那架式,虽然没人说话,华雨儿也知道这是让她跪下敬茶的,华雨儿对下跪这样的事,不会太在意,但是这老太太是谁呢?

太奶奶?或是奶奶?

这样的想法,华雨儿可是不敢乱叫,要是叫错了人,只怕不只是受罚那么简单,要是在现代,你和人说你是穿越来的,借尸还魂什么的,百分之九十八点八八的人,不信,以为你YY过头,已经走火入魔了,其他百分之一点二二的人,只会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你,大叫一声,你中了比五百万还难中的穿越大奖了,羡慕啊。

可是这里不是现代啊,在古代,你要敢这样说,不让人抓去当异类烧死就不错了,她可没殉夫殉上瘾,在棺材里躺一分钟,她都觉得快疯了,要是再让她回去躺次,她还是敬谢不敏了。

看见华雨儿迟疑的样子,那观音一般的夫人不由眉头一煞,然后说道:“你犯什么糊涂,还不赶紧给奶奶敬茶请安。”

得了这提醒,华雨儿还能不识趣嘛?赶紧乖乖跪

下行礼,然后说道:“媳妇给奶奶请安,恭祝奶奶身体安康。”

说完,接过碧珠递过来的茶,高高举了起来,那老太太,只是看着她说了一句道:“放下吧。”便接着回头与一侧的那个少女说道:“小柔,你上次说喜欢乌金细丝绣的双面扇子,前些天我打发了人去给你觅了几把,过会儿用过饭,你去我屋里挑上一把去。”

华雨儿立时从善如流的放在了托盘上,反正她在这家就是不受宠的,她还能在意什么,老实说,以前在移动的时候,伺候那些投诉的客户,那个不难相处,她都适应了别人的白眼了,反正都是争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又不是争对她,她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低眉顺眼的跪着,不敢轻举妄动。没叫她起,她可不敢随便乱起,要不再让人抓了个错,又是免不了训责一番,却不由自主开始打量起那个少女的长相,只见她长眉入鬓,虽然细长,却是极乌,那眉色,却不如一般少女那种是用乌青眉笔描出来的假眉,却是真正的天然娥眉长修入鬓,肤色极白,嘴鼻俱是小巧动人,一双眼睛也并不是十分大,只是看起来十分灵动,那样子,瞧着约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却已经十分高挑,用华雨儿现代的眼光来看,目测不少于168CM,看起来别有一番英姿,一看就给一人种感觉,是个运动型的女生,全身都俱有健美

的气质,却一点也不显的粗蛮,十分好看。

如果是在现代,这样的女生当然不少见,可是放在这样的候门大家的闺秀背景下,就让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了,华雨儿想着这些便又开始准备继续打量起其他人,看着她这么难得的温顺,那老夫人总算没继续为难她,反是一侧的另一个少妇,出声说道:“奶奶,你偏心,只关心小柔,都不记挂着慧纯了。”

“胡说什么,我何时不是把你当成自己心尖上的人,所以你这个小辣货,才敢这样与我贫嘴。”老夫人笑着骂了一句。华雨儿立时顺着声音打量了一眼那个说话的人,这是个约摸二十出头的妇人,坐的位置还算靠前,想来在家里的地位还是有些的,不过,却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却不是瘦经弱,眼眉之间很有几分风情,说话的时候,正在那里抿嘴笑着,听了老夫人在骂,也知道她不是真的恼了,便也一点也不惧怕,只是继续笑的眼眉弯弯,样子让人觉得十分精明讨喜。

不过,这几位说笑正欢,好像完全把正跪着的华雨儿给忘记了,华雨儿只觉得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也就是她了,在移动让客户骂的如铜墙铁壁一样,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早就抗不住了。

就在华雨儿以为大家全把她忘记了的时候,她总算听到老夫人的声音在上空响起:“起来吧。”

华雨儿

乖乖的起了身,也是工作习惯了,便是让骂了,最后也要问好再告辞,便学着福了一礼说道:“媳妇给各位长辈请安。”听见她说话,一屋子的女人,一起抬了抬头,样子像是刚才注意到她进来的样子,一起望着华雨儿之前她们虽然也在打量着她,可是那眼光却是歪着的,从来不曾正视她一眼,这时候见她这般行了礼,那居中坐着的老太太,看了她一眼说道:“过去给你娘敬杯茶便去坐了吧。”

华雨儿心如电转了一下,看见已经有人端着茶到了夫人身侧,她赶紧过去跪在了别人准备好的蒲垫上,在场的人同时眉目挑了挑,冷冷的看着华雨儿,想是准备看好戏一般,华雨儿只觉得背上发凉,可是却看不见大家的神色,她这还是夫人眼眸望着自己挑了挑,有意无意的扫了一下地上蒲垫,华雨儿又偷偷看了一眼周围阴冷冷的眸子,乖乖的跪在了蒲垫,又举起茶杯,说道:“娘,请用茶。”

夫人又打量了一会华雨儿,眉头皱皱的“嗯”了一声,却并不接茶,华雨儿又举了一会,手都有些因为酸痛而微微颤抖。夫人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起来吧,听奶奶的话,坐下吧。”

华雨儿这才站了起来,只是那杯茶还可怜巴巴的在她手里端着,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放在那里才适合,只能望着带她敬茶的碧珠,碧珠这才睐了一眼那个端着茶盘

的小丫头,华雨儿赶紧将茶杯放下,这才觉得双手隐隐有些发麻,也是端的久了,那一杯茶说重不重,可是端的久了,终归还是累人。

华雨儿这才得了机会站直了身子,仔细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坐在老夫人下首的便是夫人,再往下坐着一位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看起来温柔沉默的女子,这女子从始至终未发一言,只是眉眼里有一种收藏不住的温柔,让人看着十分可亲,她坐在慧纯上首,想来地位还在慧纯之上。

接下来,坐着的就是一位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的女子,看起来,比黄慧纯要年轻几岁,眼眸里闪着几分文采精华,让人观之忘俗。

这一家子,还真是个个人才出众。

再往下,坐着一个年纪大些的妇人,其实说年纪大些,看起来也不过三十上下的年纪,尖削的瓜子脸儿,细细的挑凤眼,身姿纤瘦,生得倒也算有些姿色,只是眉稍高挑带出几分凌厉气势,显得不那么平易近人。

其实这屋里又有谁是真的平易近人呢?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