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d67e1c5d7284d0b88ce2a1bc275d26f,time=1603897252,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步步为营:皇后成长记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4 唯有那点记忆

何欣仪在那一瞬间,只觉得世界里安静的可怕,明明外面还有人声,只是她的耳里却是安静的,那一瞬间,好像世界又回到了那个雪天的梦里,那刹目的红,还有那些让死神收割的生命。

何欣仪不停的吸着气,在心里默念着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她不动声色的开始向人群后面退去,或是一种直觉,她始终是觉得此人应该与她有莫大的关联。

她无声无息的退回了村落里,下意识的又回到了她原来落脚的院子,却突然感到一阵不寒而粟,一抬头,看见一只白顶的狼正在不远处看着她,那狼的身后还有几只狼也是目里闪着绿光。何欣仪赶紧闭上院门,只是透着那院栏,思索着不知道从何处漏进了这么几只狼,突然看见那不远处的绵绵山壁,突然间明白,人类总以为狼会从人类所走的路上来,却忘记了这村子是依在山壁而建的,或许山壁间的小小间隙,对人来说无法行走,却是难不到狼的,看见那几只劫后余生的狼在头狼的带领下,的一步一步的逼进,她几能感觉自己正在一寸寸逼近死亡。

她不知道这时候谁能救自己,因为这时候院子外面的村里已经是一片混乱。何欣仪几乎可以嗅到他们带着醒臭的呼吸,几可望见它们自嘴里露出的闪亮的白牙。就在这会子功夫,它们到了那屋子的外围,何欣仪看着那低矮的

院栏,心里知道指望这点东西拦着狼,那太不现实了。

她开始在院里寻找可以做为武器的工具,又想起狼最惧的就是火,便赶紧跑向厨房去寻找火源,一见何欣仪开始有了动作,头狼带头开始奔跑,然后一跃,便想跃过那约有一人来高的围栏,却是前爪尖搭了上去,头狼挣扎了一下,总算是把两只前爪趴稳了,便在那向前蹭着,何欣仪这时候,正从厨房出来,拿着一只点燃了的烧火棍,本来她也是极怕的,但想到要是等狼爬上去了,肯定能一下跃了进来,她是真的急了,居然忘记了怕,拿起火棍子,就对着那头狼挥了过去,那火棍子一下就砸在了头狼的爪尖上。

只听那狼狂啸一声,酷烈的声音冲撞在山壁间,竟经久不绝,似有千万头野狼一起朝天狂啸,便掉了下去,欣仪在院内,看见那头狼,一连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又爬了起来,再这时候目光里更添了几分凶悍。

这时候这只狼已经稳住了身形,它开始往后退,然后开始奔跑,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好,果见那狼不在跃过栏杆,反是和其他几只狼一起,狠狠的撞向了栏杆,只听见那枯木绑成的围栏,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何欣仪赶紧拿着火棍向前,只是这几只狼,一撞便退,然后拼命的向前冲撞过来,那份凶狠,显已经是完全不计后果了,何欣仪何曾见过这样狠绝

的动物,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只要达到目的,看在眼里,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一声“咯吱”好像有什么东西断裂的声响,接着便见那栏杆猛的一下倒了下来,向着她压了下去,何欣仪惊呀了一声,只见那只狼凶狠的眼正迎面映来,立时身子便有虚脱了,她扎了扎,终还是让那几只狼身压在了栏杆下,却惊觉有血腥的味道冲的人直发晕,在这样又惊又怕之中,何欣仪终是有些坚持不住的晕迷了过去,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人把压在自己身上的狼身移开来了,那人又用脚尖拨了拨她,这一下触动了她的伤处,她痛苦的呻呤了一声,这一下总算引起对方的注意,他伸手将她抱了起来,虽然很轻,可是他的盔甲还是触痛了何欣仪,她虽然意识已经模糊了。

对方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抱着她往外走去,何欣仪伏在他的胸口,他的盔甲在走动时,发出碰撞的响声,一下一下很有节奏性,那片刻间,好像何欣仪的世界便只有了这样的声音,好半天,何欣仪才听他用冷漠的声音说道:“这里有个女人受伤了。”

有人过来接过她,交换人手的时候,又一次触痛了她,在这样的痛苦里,何欣仪居然醒了过来,她一眼看见之前抱着她的那个人那玄墨色斗篷被风吹得飞扬,再微向上打量,他有着一张眉目凌角极是分

明的脸,浓眉剑眸,只让人觉得英气逼人,大约是经过战火的洗练,瞧着年岁也不大,却有些冷如寒幕之色,原来这就是死神真正的面容。

这时候他已将何欣仪交于另一人之手,再转过头去,却是瞧也不再多瞧何欣仪一眼。

那样子,只是转脸开始吩咐道:“去村里各处扫罗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另外组织全村的人到广场,问问有没有凌罗郡主的下落。”

“诺!”有人应诺着,何欣仪的眉头挑动了一下,凌罗郡主?

就在何欣仪正在沉思的那片刻,她却听到耳旁有一个人轻声说道:“你莫不就是这将军要寻来的凌罗郡主?”

何欣仪一抬头,便见刘家婶娘正微笑着瞧着她,那样子,却是没有一点村妇见到郡主和军人应该慌乱的样子,心下一沉,更觉得这刘家婶娘是个人物,沉的住气,这才说道:“婶娘,你想多了,我怎么会是……”

“听说凌罗君主是这位上将军未过门的妻子,只是在送嫁路上遇上劫匪从而不知所迹了,你……那一身,可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拿的出来的行头。”刘家婶娘淡淡的说着话,然后扶着何欣仪走到一侧,接着面色沉了下来,继续说道:“我们山野之人,可是不敢得罪这些大人物的,罢罢,呆会我还是把你的行头拿出来,交给上将军们去瞧个仔细的好,你若真是那凌罗郡主,也免去在这里受苦。

何欣仪一听此言,立时脸色大变,她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她唯有的那点记忆里,便是这死神在收割人命的样子,她如何敢……。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