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79526ee5e6645ae8c8ef62def12ef9c,time=1614388180,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盛唐幻夜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一(2)笼中黑孩

男孩看着他们还没离开几步,忽然发觉天旋地转,原来整个人连同那笼子被人贩子抄起来扔在石墩子上,随即叫卖起来:“这个谁要?!”

有人立即问:“这是个什么玩意?”

“人啊!”人贩子用破布烂衫包扎了手上的伤,还不忘继续兜售活物,“买回去当家奴,砍柴喂马全都行,这个便宜,四十钱您就拿走!”

“四十钱?!买个孩子?还这么瘦?!你还说便宜?!四十钱能卖头好驴子了!”

“可别小瞧他,这孩子力气大得很,可比一条驴子厉害,我带着他过沙漠的时候,一匹马带着包袱都陷进流沙里面去了,是被他拉上来的……一只手!”

“以后你别当人贩子了!你说书去吧!忽悠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呢!”众人又笑话他。

人贩子这一回可是真急眼了,跳起脚来:“这回不让你们见点真格儿的,你爷爷我以后也不来这鬼市了!”这就拿起一根三指粗的铁棍“仓朗”一下敲在铁笼子上,火星四射,人贩子哈哈大笑,那本来准备离开的少年人与他的同伴看到这一幕也折返回来。

男孩本来就刚刚睡醒,刚刚在少年人的肩膀上捉蝴蝶的时候还迷糊着,忽然被扔到这石墩子上狠狠地弄精神了,一直在这低矮的笼子里面团着身体受了委屈,被那铁棍和火星刺激,霎时气血上涌癫狂起来,喉咙里发出低吼,咬牙切齿,精瘦的双手抓

着铁栏杆用力摇晃,那笼子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眼看就要散架了的样子,买家们见这热闹都有些兴奋了,人贩子撇着嘴笑:“还没完呢。”说罢便挥起那铁棍子照着男孩的手指头抽下去,谁都想这一下子男孩的手指头恐怕就得粉碎了吧,谁知那夹着风拍下来的铁棍子竟被男孩伸出来的手一把抓住,他再一用力,铁棍子的一头儿竟像个面做的一样被他给掰弯了。

众人叫起好来,也有人问:“这是个野东西吧,拿回去怎么训服?哎哎哎,瞧他那样,你现在都制服不了他!”

人贩子哼了一声:“我制服不了他?我制服不了他可怎么把他带到这里来了?那,有心买的都看好了,这家奴啊,跟畜生一样,这么就收拾了……”

他说着从旁边的火堆里夹了个烧红的炭块,这就要烫在男孩的手上——忽然一个人飞身上来,一脚踢在他心窝上,人贩子眼睛一花,又坐地上了,刚要发作,觉得自己似乎没事儿,起来就吐了一口血,显然今天不是他的好日子,摸了一下嘴巴,他眼前的正是那头上包着金色袱巾的少年公子。

“干什么你?!”

“这小孩我买了,你若坏了他的皮肉,可就算我的了。那,钱你接着,把笼子打开,把人给我放出来!”

少年公子扔了钱过来,人贩子接住,心里仍有不甘,高声喝到:“这人你买了,你踢我心窝,伤我吐

血怎么算?”

“讹诈我呀?”少年人面带微笑,“我有钱赔,只是你不配!”

人贩子大怒,抽了刀便向少年人砍下去,可是对手身形灵动,左躲右闪,毫发未伤,还有空说笑:“哟,就这点能耐也敢来见世面?我踢你心窝都是轻的,

刚才就该把你手废了!”

人贩子:“啊……果然是你用暗器伤我!哪里来的贼厮鸟,我要你命!”

人贩子大刀横飞,少年人跳来跳去的躲闪着,甚是灵活,看热闹的众人还有人为他叫好,少年人原本不动真格儿的,就这样被鼓动了,有心要显摆能耐,忽然将袍子上束的带子抽了下来,右手上一抖,柔韧的腰带竟成了一把寒光凛凛的宝剑,人贩子恨得眼睛血红,这就要扑上来,少年人的耐性就此也到了头儿,再不想躲开戏弄了,直顺了剑尖儿,直向那人贩子刺了过去!人贩子横刀去挡,可那本来十分坚硬的硬铁大刀碰上少年的剑却似成了纸,成了干草,啪地一下被破了个粉碎,眨眼功夫,少年人的剑尖儿直奔自己眉心来了,人贩子连求饶的时间都没了,只得闭上眼睛认命了……

这时,少年人的同伴说话了,声音冷冷却是在替人求情:“一个做买卖的,你当真要他性命?”

那劝告是轻描淡写的,可是剑停住了,人贩子早已经吓得目瞪口呆,浑身湿透,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少年人收了剑锋,仍是笑

嘻嘻地:“你呀,我饶了你,让你小子见见厉害,管你胡子什么颜色的,可别再不把人当人了……”

“遵命,遵命……”

“那,钱我付了,笼子里那孩子我能带走吗?”

“我给您把笼子打开……”人贩子这就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腿软脚软根本就起不来了。

少年人哈哈大笑:“瞧你那副怂样,费什么劲?!”回身挥起那软剑,人贩子大叫:“可别!”来不及了,那锋利无比的软剑劈下来,只一下,铁笼子栏杆碎了六七道,里面的黑男孩仿佛等了很久,瞬间猱身而出,脱了那铁笼,他伸展开身体,像一只肌肉虬结精力充沛的小鹰,下一刻就已经腾身而起,攀着凸起的山石,向上直直地窜了数丈。

少年人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回头看看一直坐着没起来的人贩子:“哎哎哎哎呀,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呀?怎么会飞呀?”

人贩子才委屈呢:“不会飞,会跳,跳的可高了,我让你别,别放他出来,你不听我的呀!这下好了,你可逮不着他了……我告诉你,他在你手里跑了的,我可不退钱……”

攀在岩石上的小黑孩回头看了看少年人,像是要谢谢他搭救,又居高临下地像是嘲笑他的无知大意,冷冷的夜风吹过鬼市的悬崖峭壁,吹过每个人的身旁,随后那小黑孩仿佛借着风力而起,越跳越高,几下子便在众人的视野里消失了。

睁睁看着那笼子里的小黑孩走了,自己不仅收不了他当家奴,连个谢字也没得到,少年人颇为遗憾,将软剑收回腰间,低头叹了一口气。

他同伴上前几步道:“再不办正经事儿,这天就要亮了……”

少年人立即点点头,那一点点小遗憾转眼间就消失不见:“走!”

——人年轻年少可不就是有这点好处,总惦记着有更好看更好玩的东西在后面等着你,错过了什么也都不甚可惜。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