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09245482e6ca430d91e9ce7beb4b1d78,time=1606363352,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都市之战神无双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我没你那么嚣张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顾家闹事!”

断喝狰狞,大批保镖涌出,转眼将莫谦团团包围。

恰在此时,顾曼却是一摆手,阻止了保镖们的动作。

“年轻人!你今日来此,到底何意?难不成是蓄意,来找我顾家的麻烦不成!?”

“若是如此,那我只能说,年轻人你是选错地方了!”

黛眉沉凝,顾曼冰冷发问,言辞间多有试探。

顾曼刚刚记起,洛南风曾经提起过,自己这个义兄莫谦,在那行伍之中,似是屡立功勋,最终封官进爵地位不凡。

刚刚那等,令自己心悸莫名的凌然气势,更不是一个马前小卒可以拥有的。

“你这是,准备让我帮你佩戴…!?”淡淡音色中,莫谦手中的黑袖纱微微飘动。

霎时,顾曼双眸凝结。

整个宴会场,更是死寂一片!

莫谦,竟然如此,赤果果的,无视了顾曼的问题!?

“放肆!你好狂妄的口气!敢来我顾家庆功宴捣乱!是谁给了你这宵小之辈,如此胆量!?”

怒喝忽至,一名年约二十,一身笔挺西服,头发面容收拾得体的青年,自人群之中走出,将顾曼护在了身后。

此人正是,顾曼过继过来的娘家侄子,顾思迁。

满脸傲然,顾思迁点首直指,戾骂依旧。

“你当自己是谁!?竟敢在这里让我的母亲,佩戴这丧物?为那废物洛靖守节!?”

“一对废物,死了便是死了!何须追悼思念!?”

莫谦眸

光轻扫,“你便是,那个顾思迁?”

“没错!我就是这顾家的大少爷,顾思迁!你问这些,难不成也想来威胁爷爷我不成!?”

顾思迁满面嚣嚣,瞳仁中映着杀机。

今日他顾家公司上市,而自己又正式成为了这顾家大少爷。

如此大喜之日,莫谦却偏偏来扰了兴致。

这让他这新晋大少,如何能忍?

不杀莫谦,心头怒恶难平!

“你可知,这座庄园的大少爷,应该是南风才对?”莫谦淡淡询问。

“噗嗤…哈哈…!”顾思迁嚣笑无忌,“我他么的,还以为你会威胁反呛我一句,谁成想你竟然提起了洛南风那个废物死鬼!?”

“没错!这里以前的大少爷,是洛南风那个废物!可那又如何?他不是因为自己的无能,留下了一堆烂摊子,而跳海了吗?”

“现在本大少站在这里,来处理他留下的麻烦!那个死鬼废物,应该感到荣幸!应该在下面,对本少爷千恩万谢的心存感激!”

莫谦的眸子里,散了几分寒气“你可知,在我面前羞辱南风,是何下场!?”。

“哼哼!下场!?一个在营里,滚了几年泥巴的土鳖三孙,还想威胁本少爷吗!?就你这种人,连本少爷的鞋底都仰望不到!”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在我顾家撒野的下场!”

顾思迁一摆手,十几个保镖,直扑莫谦。

但下一秒,莫谦手掌扬起,对着顾思迁猛然一挥!

“啪….!”

脆响亮的声音,霎时传遍了整个宴会场。

满脸跋扈的顾思迁,根本就不清楚事情如何,整个人直接就被一股巨力,轰的横扫而出。

轰…!

身形飞出了十米之远,沿途一切保镖宾客,桌椅皆是砸倒一片,顾思迁狠狠的撞在花园里那精美雕像上。

人形雕像的头颅瞬间爆碎,顾思迁身形坠地,猩红鲜血狂吐不止。

全场,死寂无声!

所有人,鼓睛暴眼,满脸难以置信。

隔空一巴掌,将一个大活人扇飞,撞碎了石头雕像!

这!是人力所及的事情吗!?

“一个野种,辱我挚友,这便是下场!”冰寒声音坠落,将众人思维拉回。

转脸看向莫谦,所有人口水直吞。

说动手,就动手,这人太狠了!

“快!快去叫医生!立刻查看思迁的情况!”顾曼音色发颤,满面忧心。

保镖们七手八脚。

整个宴会场,一时间混乱不堪。

但莫谦,却面色平静的寻了一个位子坐下。

端起一杯猩红美酒,悠然品鉴。

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顾思迁,被手忙脚乱的抬在了一边医治。

美眸一转,盯住莫谦,顾曼满面寒霜。

“很好!年轻人,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今天我不管你是谁,是何身份!哪怕你是王侯将相,今日也休想走出顾家的大门!”

搅扰她顾家的庆功会还不算,竟敢还公然打了她养子顾思迁。

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很快大批保镖,从四面八方,直扑莫

谦。

一时间,杀气蒸腾。

“放肆!”

声洪如雷,砰然炸响,一道黑影瞬间撞开了人群。

乒铃乓啷中,一道道保镖的身躯,飞起,坠落,猩红肆意,一片惨叫不绝于耳。

这…..!

现场惊骇一片,等到反应过来。

地上躺了一片哀嚎的保镖,而莫谦身边,却站定了一个身形魁伟的汉子。

望着壮如猿熊,浑身煞气的卢刚,周围的宾客本能的就后退了一段距离。

扫了一眼,正在被救治的顾思迁。

莫谦音色淡漠,“去把那个野种带过来!”

恭声称是,卢刚转身直奔顾思迁。

“快!快保护少爷!”顾曼惊魂天外,喝令那些保镖。

但一片哀嚎中,猛虎一般的卢刚,哪个能挡?

最终,状若死狗的顾思迁,被拎到了莫谦面前。

漆黑透亮的皮鞋,轻轻抬起,踩在了顾思迁的脸上。

莫谦,轻晃着酒杯,“我没你那么嚣张,所以给你一个,仰望我鞋底的机会!”

嘶….!

冷气倒抽全场。

满场的宾客,下巴齐齐掉了一地。

这行为,言辞….!

霸道!简直霸道至极!

顾曼一双寒眸,杀机肆意。

“现在立刻放了我儿!若是不然,今日定要你死无全尸!”

眼神斜眤,莫谦放下了酒杯。

“怎么?亲生儿子被打,你这做母亲的心疼了是吗?”

莫谦音落,满场皆惊!

“你…!你什么意思!?无端挑衅,蓄意伤人不说,现在还要胡言诽谤不成!?”

顾曼音色寒烈

,但那目光深处,却浮现着惶恐。

“这真的是诽谤吗?”

轻哼一声,莫谦的嘴角,掀起了一丝嗤笑。

转眼,卢刚自身上取出了一份文件,双手呈在了莫谦手中。

莫谦随手一甩,文件落在了顾曼那边。

“这份,便是你与顾思迁的亲子鉴定!还有他出生时候的详细资料!我想,你不会认错吧!”

“表面上,顾思迁是你娘家侄子,其实他真正身份,是你顾曼早年间行为轻佻,不知与哪个野男人生下的私生子!”

“现如今,你夺了洛家产业,以过继之名让这野种登堂入室,成了顾家大少爷!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够精明啊!”

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份文件上面?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