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0ac0d0d47684325b44e6f347c23563e,time=1606364137,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都市之战神无双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二章;缅怀故人

顾家大宅外。

张灯结彩,各色豪车络绎,穿金戴银的上流人士川流不息,一派热闹景象。

莫谦目光幽幽,他清楚记得,这座庄园是洛南风的父亲洛靖,穷尽三年心血,耗资亿万建造而成。

然而现在,却如此堂而皇之的,变为了顾家大宅。

今日顾家商业集团,成功上市,借此地位更是一举提升,跻身成为海天郡,海天商盟之内的第四大家族。

如此盛事之下,顾家商业家族的缔造者顾曼,自是在这巨大庄园内,举办起了盛大的庆祝晚会。

同时更是宣布,要在今日将自己的娘家侄子顾思迁,正式过继为自己的养子。

成为这堂堂顾家的大少爷。

“南风尸骨未寒,便要如此理所当然的,过继一个人过来,抢占南风当初的位置!?”

“顾曼,你当真觉得这天理,被你泯灭手中了吗?”

指尖轻颤,侵进了掌心的皮肉,莫谦心头怒火将燃。

卢刚眸光凛然,心头紧缩。

三年前,莫谦这尊上一怒,那尸山血海,场景犹在眼前。

稍作犹豫,卢刚恭声询问:“先生!云螭营,此番就在五十里外山内驻扎!若是需要,半个小时即可包围此地!”

“不必了!今日,只是支会这顾家一声!”

轻轻摇头,莫谦身上杀意,收敛全无,表情淡漠如初。

“我现在一个人走走,你去查找一些东西......!”

卢刚点首,很快消失。

稍稍整理衣衫,莫谦缓步而

出,走向顾家大门。

今日顾家宴会,不仅邀请了海天郡各方名流,更是邀请了洛靖与洛南风二人,生前的好友同窗。

此举目的,便是要警醒众人,洛家已是过去,而他顾家才是王道。

虽一去十年,可莫谦的名字,却依旧列在了名单之上,所以畅通无阻。

数千平米的豪宅府邸,一派锦绣华虹。

乐队舒缓的演奏中,宴会主人,顾曼,正站在人群中央。

柔顺的秀发高挽,容颜依旧精致柔嫩,一席紫色晚礼服拖地,虽已近四十的年龄,但依旧绰约风姿贵气十足。

让人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个刚刚丧夫的女子。

杯中一抹猩红,顾曼举杯与周围宾朋共饮,肆意享受着那奉承式的祝福。

她的眸中没有对于亡夫的悲伤,只有毫不掩饰的得意与无尽的贪婪。

轻缓落步,莫谦的动作自然而然,就这么气定神闲,穿过人流。

西装笔挺,儒雅俊美,超凡于外的气质,自是很快引起了众人的注视。

莫谦毫不以然,与那百万军阵前,拔剑挥指相比,这一场小小宴会,不过毫末荧光而已。

会场中心,莫谦站定在了顾曼面前。

如此,四周宾客诧异的目光,被吸引了过来。

顾曼微怔,便带着主人家的微笑,举起酒杯,“这位年轻人,似是有些眼生啊!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我是南风的义兄,莫谦!”

简单,利落,音色舒缓,但莫谦的回答,却瞬间让周

围的气氛一凝。

同一时间,宾客之内,洛南风当初那些同窗的世家子弟,面上亦是露出了惊异表情。

十年光阴穿梭,他们都快忘记了。

当年洛南风,有一位结义兄弟,投身行伍,从此再无音信。

所有人,都以为他战死疆场,或是退役之后,去了远方发展。

可不曾想,在洛南风父子接连丧命之后,这位义兄莫谦,竟然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出现在了这样的一个场合。

片迟愣后,那些世家子弟望着莫谦,嘴角浮现了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

谁不知,今日这宴会,意味几何?

谁不知,洛南风父子二人的名字,在这场宴会上,是绝对的禁忌?

可眼前刚刚归来的莫谦,一副愣头青的架势,如此直面顾曼,公然宣称了自己是洛南风的义兄。

这是要,为洛家讨回公道!?

有点儿可笑!

犹记得,那先前声援洛家之人,早已是浮尸海面了不知几个。

“啊!原来是小莫啊!这一别多年!我这当伯母的,一时间还真未曾认出来!”

“早先听南风提及,你多年前投身行伍,不曾想今日归来!只可惜,南风却不在了!”

“不过逝者已矣,小莫你这活着的人也要珍惜当前,你若有何麻烦,尽管开口。”

“在这海天郡,我这个做伯母的说句话,一切跳梁小丑须臾无存,任何麻烦都可清除!”

顾曼反应思敏,言辞间似是夹杂着几分伤心。

但眸间,却透着寒

意。

一个行伍十年的愣头青,在她顾曼面前,随手可灭。

搅扰她顾家的庆功宴,即便现在想要逃命,也已来之不及了。

“顾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你可不是我的什么伯母!我的伯母,只有南风的母亲一人!”

“至于今日我此来目的……”

音色淡淡中,莫谦缓缓褪下了自己的上衣西装。

下一刻,顾曼表情一僵。

这…!?

周围宾客,双眼一阵睁大,脸上的表情更是充满了愕然!

洁白紧衬的白衬衫,将莫谦那欣长的身形,衬托的更加优雅,出尘。

但重点却是,在莫谦的左臂衣袖上,却佩戴着一只,只有在葬礼上才会佩戴的黑袖纱。

在顾家的庆功宴上,蓄意的提及洛南风,扰人兴致不算!

现如今,又全然不理,顾曼言辞间的警告,公然露出自己的黑袖纱。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挑衅那么简单了!

“年轻人,在我顾家庆功宴上,你这是何意!?”

顾曼声音凝沉,透出了寒意。

她本想宴会之后,再着手解决莫谦。

然而莫谦,却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故人去,自当缅怀!而顾小姐,身为伯父的续弦妻子!理应同样佩戴此物,表达对他的追思!”

“今日顾家大宴,这算是我,送顾小姐的礼物!”

音色淡漠如霜,莫谦随手,又是取出一只黑袖纱,就这样当着众人,径自递在了顾曼的面前。

转眼,整个宴会场更是死寂一片,落针可闻

在场所有宾客,瞪着眼睛盯着莫谦与他手中的黑袖纱,面上表情惊疑,愕然,难以置信。

顾家庆功宴上,自己佩戴着黑袖纱不算,还给顾曼也送来了一只。

令她佩戴身上,为洛靖守节。

这简直….!

“你…!可知,自己这行为十分愚蠢!?”

寒霜侵染面颊,顾曼紧盯着莫谦的双眸中,杀机浮现。

“缅怀故人,何来愚蠢?”

“顾小姐,我命令你,将这黑袖纱恭敬佩戴!”

浩气凌然,直面相对,莫谦那号令千军的叱咤气势,骤然四散。

逼得顾曼,不由娇躯一颤,心生凛然。

“这小子,好霸道!”

周遭宾朋一阵咋舌,隐隐间就感觉,莫谦身上的那股气势,让自己的头皮都一阵发麻。

但转念,这些人望着莫谦,却如同看着一个,将死之人。

敢当面,如此挑衅羞辱顾曼。

这不是找死,而是必死无疑。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