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9e920467e1654a36980fd0354cdaf70c,time=1614324363,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七章他是我未婚夫

姜洛轻呼一声,小手抵在他那冰冷质感很好的皮带上,朝他眨了眨眼,扇子般的卷翘睫毛扑扇扑扇。

不等他进攻,她已经先扑了过去,像头敏捷的小豹子,一把搂住他脖子。

“不要嘛。”

她软绵绵趴在他身上,纤瘦身子要啥有啥,不多一点不少一点。

她在他脸上“啪嗒”亲了一口,或许是才从外面进来的缘故。

他脸上略微冰冷,像没融化的冰雪。

被她抱住后,呼吸明显急了些。

她撅嘴,脸蛋儿透着粉嫩的光泽,声音娇媚,做作的让她自己都想吐,“我不想在白天做这事儿……”

反正离天黑还早。

这一次,刚好有宴会。

她得在宴会结束前,溜走!

很明显,男人并没察觉到她的异样,突起喉结动了动,按捺不住腹中火气,摁着她脑袋。

声音沙的有些魅惑。

“是不想白天做,还是不想和我做。”

啧。

他怎么这么聪明?

她是谁都不想做,好不好!

不过她不敢吭声,抱着他,竟觉得十分有安全感。瞧出他不乐意,她侧过脑袋看着他黑沉的眸子。

她清澈的眼直勾勾盯着他。

极其认真,“我骗谁都不会骗你的,对不对?”

对个屁!

傅厉珩完全不信这家伙的说辞!

他冷哼一声,一把扯开她,把被子盖在她身上,从大衣里掏出红本丢在床上,“你想逃,没门!”

红本上硕大三个字让姜洛心肝儿一颤。

她拿起来一看,烫金的大字,加上里面

威严合照,怎么看起来……

“傅厉珩!”

这王八蛋竟真办了结婚证!?

她手一抖,仔细看了看,惊叹无比,“你从哪儿找到办假证的?这跟真的还挺像的……”

“……”

男人气的脸色铁青,恰好门外佣人敲门,“队长,商副队长来了。”

姜洛眼巴巴看着他,委屈又可怜,跟只小麋鹿似的。

傅厉珩咬了咬牙,整理好了衣服,走到门口,回头看她,太阳穴一跳一跳,像马上要暴怒,“等会来收拾你!”

还来?

姜洛心肝儿又提了起来,像悬吊了一大块石头。

压得她喘不过气。

他一走,佣人又紧跟着进来,看见房间这么凌乱,又见姜洛妆发都花了,礼服更是没个样子。

自然是什么都懂了。

又重新准备了一阵。

好在这一次,直到宴会开始,姜洛也没见到傅厉珩的人。

——

晚七点。

姜洛在佣人簇拥下出了房门。

新换礼服是高端定制品,价值不菲,起码是她努力十几年都买不起的。不过她穿上,确实光彩夺目。

宴会已经开始了。

众人聊天喝酒,大厅里热闹的很,乐队演奏,像是宫殿里的聚会。姜洛坐电梯下楼。

赶走了佣人,自个儿晃悠去了。

来往宾客大多穿着制服,一看那架势,实在骇人。

她肚子饿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端着甜品在吃。听到旁边几个女人谈笑。

“明珠,你和傅队长好事将近了吧?这么一个优秀男人,可不得了了。

傅队长?

姜洛手里叉子一顿,难道,是傅厉珩那个王八蛋?

他和……谁?

她偷偷瞄了过去,三四个女孩围着一个姿色不错的女生,那女生浑身珠光宝气,一身礼服鲜艳夺目。

一眼就看出是富家千金小姐。

女生冷哼一声,盯着手上的戒指,嘴角勾笑,一脸自豪,“我还不急,厉珩哥哥要忙事业,我可不能为他添乱。”

厉珩哥哥?

姜洛身上瞬间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她就说那男人少不了女人围绕。这么一看,还真是!

“明珠,这好男人,可得趁早把握住了。要是错失了良机,可不知道被谁给撬走了。”

虽没指名点姓。

但……

姜洛有点儿心虚,她如今可不是在撬墙角?

还把人给撬走了。

这女人要知道,她就是傅厉珩养的金丝雀,还不知道会怎么算账!

越想越心虚。

姜洛缓缓起身,准备离开。

“站住!”

身后,响起一道冷呵,姜洛挺起身子,立在桌旁,定下脚步,她回头一看,是那女生叫住了她。

“……”

这人没毛病吧?

姜洛眉头一蹙,尽量佯装茫然,“小姐,你叫我?”

对方冷眉一顿,走了上来,抱着双臂,脸色难堪,“你这礼服,是哪里来的?”

礼服?

哪里来的?

这话问的。

呵呵,就只准她有的?

姜洛莫名其妙一笑,“买的,怎么了?”

她可不知道,这一身礼服,哪儿招惹这位了。齐明珠扬起下巴,笑容更冷了,“我是的

齐领队的女儿齐明珠,这礼服,半个月前,被我看上了。”

然后呢?

半个月前?

姜洛觉察不妙,其他几位也跟着看热闹,没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齐明珠咬牙冷道:“这礼服,千金难买,全世界仅此一件,当时被我未婚夫拿走了。今天,怎么会穿在你身上?”

未婚夫?

是指的傅厉珩?

姜洛眯眼,不想惹是生非,不过这种情况,也怪难堪的。她眸子一沉,脸上笑意没减。

“齐小姐的意思,是我抢了你的衣服?”

这衣服是佣人给她的。

她要知道是其他女人的,是断然不会穿的。

不过,那房间里,又有哪些东西,不属于其他女人?

她越想越生气。

傅厉珩有未婚妻,为什么要来招惹她呢?

“你和傅厉珩什么关系?!”

齐明珠眉头一蹙,上前两步,要问个究竟。她苦苦追求傅厉珩这么久,始终没得到他半点垂怜。

她一直对外称他是她的未婚夫。

他也没否认过。

她以为,他是同意了。

半个月前,国外大师来办展会,这件裙子她当时就看中了,谁知道,被傅厉珩抢先买下。

她以为,傅厉珩会送给她。

毕竟傅厉珩身边从来没有其他女人出现。

没想到,今天这身衣服,却穿到了其他女人的身上!

姜洛后退半步,腰肢撞上甜品台,眉眼却是冷的,镇定的很。

她抿唇一笑,“齐小姐,礼服穿在我身上,你觉得我和傅厉珩是什么关系,那就是什么

关系。”

在外人眼里,这无疑是挑衅!

齐明珠咬牙,眼底嫉妒和愤恨全都涌了出来,她扬起手,准备扇下去吗,“你这个勾引我未婚夫的贱人!”

“啪!”

姜洛比她更早下手,箍住她的手腕,掌风凌厉,狠狠扇了下去!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