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ae127f48921481c97df43fa80cff6fa,time=1614200896,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九章 我不愿意……

再醒来,药水味道浓重。

姜洛勉强睁开眼,喉咙痛的像是灌了刀子,她打量一下,她在病床上,窗外雪停了。

白茫茫一片。

天都亮了。

她挣扎着站起来,披着衣服去找师父,走廊上人来人往忙忙碌碌,她逮住人就询问,“出什么事了?”

看样子,是有大事发生。

对方瞧见她,显然是认出来了,“姜医生,月市雪灾,雪压断了路,断水断电,不少人都受了伤,大家准备去参加救援。”

这种时候,急诊科是肯定会派人去的。

姜洛缓了缓神,急急忙忙往诊室跑。

恰好遇到收拾妥当的卫硕和邱淼,两位都是经验老道的医生,姜洛拦住两人,“师父,邱医生,我跟你们一起去救援!”

在这地儿待着也没用。

她想去参加救援!

况且……

在这儿,说不定立马就被那人给找上门来了。她才不要!

邱淼眉头一皱,“姜洛,你不是生病了?才打了点滴,还是在医院休息吧!急诊室万一忙起来,你还得加班!”

留在这里,无异是送上门找死。

那人,不是知道她在急诊室?

姜洛摇头,身上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诚恳请求,“师父,你带我去!”

她很少这么求过人。

卫硕看了她一眼,于心不忍,脸色一沉,推了推眼镜,没好气的,“还不快去穿衣服准备!”

这就是答应了。

姜洛欢喜得很,立马去拿急救箱。

邱淼看不下去,提着箱子狠狠瞪了卫硕一眼

,“你这徒弟,要是闯了什么祸,我可不担着!”

她心里头,极其不舒服。

本以为这次出行,她和卫硕一起就好,没想到姜洛又出现了。她头疼得很,第一次觉得,她真应该考虑一下。

放弃这个男人了。

卫硕摁着她肩膀,安慰了声,“邱医生,生什么气?洛洛和我们一起,可以参与救援,也能长点经验,有什么不好?”

“……”

邱淼冷哼了声,往医院大门口走,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等姜洛收拾好出来,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出发了,她刚上去,就看到挨着师父的邱淼脸色黑了黑。

作为女生。

姜洛哪儿能看不出邱淼的心思?

师父今年三十六岁了,单身至今,也是大龄男青年了。而邱淼也刚好三十二,两人年纪般配。

职位也是匹配的。

一个科室。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互相能够帮衬着。

但很明显,卫硕好像是个糊涂蛋,对于邱淼发出的暧昧信号,一直视若无睹。

姜洛也曾提醒过他多少次。

他自个儿却觉得是姜洛多想。

这也让姜洛很无奈。

姜洛心底默默给邱淼道歉,这一回,她真不是想来当电灯泡的来着。

她一定会尽力去避开卫硕,让邱淼有可乘之机。

想到这儿,她也松了口气。

虽然飞机上都是医院的同事和救灾物资,但大家都保持沉默,选择养精蓄锐,等到了地方,好好战斗一番。

姜洛也不例外。

她本身是拖着病体,离开前,又

吃了消炎药,才舒坦了点,她拿了水壶,抿了口水。

不敢多喝,怕找不到卫生间麻烦其他人。

暴雪天气,飞行了大概四个小时,终于到达月市。

月市离帝都较远,是牧民较多的城市。这一次雪灾,受困的是村子里的百姓。

军队已经在铲雪。

但这雪铲了又下,清晨铲了,晚上又堆下了。

姜洛特意没跟着卫硕,一个人领着护士给村民做检查。昨夜灾情最为严重,雪太大,大半个村子房屋被压塌。

道路堵塞。

外部救援也是今天才进入。

她给一位老人检查伤口,那老人握着她手,叽里咕噜说着月市话,姜洛听不懂。

“奶奶,您等会儿,我去叫人。”

她给老人绑了绷带,准备走,老人抓着她手,又是叽里咕噜一堆,姜洛蹙眉,这是什么话?

好难懂。

老人这像是少数民族的语言。

“你女儿没事,已经安顿在医院了。”

身后,一道冷厉男声响起,姜洛身子一颤,佯装没有听出来是谁,老人一听这话,连忙欢喜点头。

姜洛低着脑袋,合上医药箱准备继续去忙活。

手臂被人拽住。

她没回头,男人的脸越发阴沉,“给我包扎。”

“……”

这个男人,认出她了?

她这么倒霉?

好不容易逃出来,还溜到赈灾地点,还能撞上他?

姜洛眉头蹙起,回头瞪他,这下一愣。

傅厉珩头上眉毛上沾了雪,大衣半穿,肩膀裸露,有着血痕,衬衣上沾着血,她眼

皮一跳。

赶紧摁着他,命令式口吻,“坐下!”

她第一次这么有脾气。

男人眉头一挑,没拒绝,坐了下来,喉结微动,却没说话。

谁都没提昨晚的事儿。

仿佛跑的那个人不是她。

她也乐意装作不知道。

她手脚麻利,很快包扎完伤口,关了医药箱,准备去救援下一场,男人将她手拽住。

火热的掌心。

有点儿烫。

姜洛一把甩开,不愿意让他碰自己,她转头,眉眼冷淡的很,“少将,请自重。”

她才不是任由他呼来喝去的女人!

上一秒说要给她名分,下一秒就有了未婚妻。

果然,那结婚证就是假的!

他是在逗她玩!

男人手再一次握住,用力捏了捏,像把她骨头捏碎了,他冷哼一声,语气冷森森的,“老子找了你大半夜,你就这态度?”

呸!

也没见他费心!

姜 洛恼怒的很,说不清是羞还是气,怕被人看到,她秀眉微蹙,眼底染了层火气,“傅厉珩,这里是灾区,你搞清楚!”

他自然是清楚!

他眸子更冷了,没有松开她的意思,“为什么跑?”

为什么跑?

这人是厚脸皮还是真……没半点羞耻心?

姜洛试图拽开他,力气却使不出来,急的快哭了,“这里人这么多,傅厉珩,你不要太过分!”

他真不知道原因吗?

“我没办法和别的女人享用用一个男人,你都有未婚妻了,就不应该来招惹我!”

姜洛眼睛瞪着他,强憋着不让眼泪落下

,又委屈又难过,“我就那么好欺负吗?我不愿意当小三!”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