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379fc6c0f71945fcb7d206e0e62516eb,time=1614302003,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十一章说给老人听

“傅厉珩!”

姜洛心头一动,一瞬慌乱,她脸颊泛起一丝红晕,摸着他手心温度,吓的站起来,“我给你打针,你太烫了。”

要是烧下去可不得了。

傅厉珩黑眸一沉,松开了她,长臂搭在炉火边,嗓音黯哑,“我没事。”

都这样了,还没事?

姜洛找了抗生素,熟练破瓶,拿出针管。男人衣服已经半脱,露出满是肌肉的胳膊。

这人……

吃饲料长大的?

肌肉也太瓷实了。

姜洛有点儿心虚,软绵绵小手捏了捏他肌肉,硬邦邦的,她涂抹消毒,因为紧张,戳了两次没对准,重新扎眼儿打针。

男人眉头微蹙,“嘶”了声。

他转头看她,眸子里似乎倒映着火光。

“谋杀亲夫?”

嘁!

姜洛狠狠剜了他眼,这一次顺利扎针打进入,她不服气嘟囔,“你才不是我亲夫。”

都有未婚妻的人了。

怎么说,也得算她奸夫才对。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噗嗤”一笑,男人闭眸小憩,听到她动静,喉结一动,“妖精!”

肤若凝脂,那腰肢一摸就没法松开了。

粉嫩嫩的小嘴,凑在面前,也惹人惦记。

姜洛耳根一烫,赶紧给他打完了针,收拾了东西,跺了跺脚,“傅厉珩,你能不能别这么流氓。”

她从来都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她手一勾药箱,准备走人,没想他长臂一揽,又将她塞到怀里,声音低低哑哑的,充满诱惑,“走哪儿去?”

姜洛还

没来得及回应,他一口咬上她耳垂,发烫舌尖舔了舔,一道酥酥的,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她身子一抖,往后一缩。

他凑上去,脑袋埋在她脖颈,猛吸了两口发香,手探入白大褂里,又开始不规矩起来。

“喂!”

姜洛脸色涨红,衣裳内大手浮动,她急了眼,“傅厉珩,你给我住手!别摸我!恶心!”

谁知道他用这手摸过多少女人!

她躲不掉他,只能反抗!

听到这话,男人动作顿了顿,把手拿了出来,身体已经燥热难耐,却还是将她抱了起来。

身子贴合,两人温度融合在一起,毫无顾忌。

她气的脸红,好在灯光暗淡,背着火光,他应该看不清楚,她咬唇,有些急了。

“傅厉珩,你别再找我了,我今天说的很清楚了,你把我放下来,行不行。”

而且他还受着伤。

“不放。”

男人俊脸黑沉,眼底略有不满,大手越过她,拿了铁炉上那碗温热的奶茶,递到她唇边。

“拿着。”

姜洛捧着热奶茶愣神,呆滞三秒,还是乖乖接受,浅浅喝了一口,他又从炉子抽屉里端出盘热乎的羊肉。

是烤好的,香味四溢,油被烤干了,沾着芝麻的皮儿都是焦香的,面上撒了椒盐。

好香……

姜洛舔了舔嘴角,那会儿泡面也没吃饱,看见这……

饿了。

刚才还找他算账,这会儿早被烤羊肉勾住了魂儿。

忘记反抗了。

没等她动手,他将她抱在腿上横坐着,

空住那条伤腿,扯了羊腿递给她。

这儿的羊肉,没有膻味。

忒香。

姜洛咽了下口水。

她眼巴巴看了他一眼,看他允许,她就着他手咬了一口,他手一顿,任由她牙齿咬着,撕了一块肉嚼。

小女人眼里一阵满足。

真好吃!外酥里嫩!

吃得她嘴边一圈儿油!

男人沉沉一笑,粗糙手指擦掉她唇边奶茶渍,望着她清澈鹿眼,眼底几分玩味,“仗着老子疼你,连吃饭都要喂的了?”

呃……

难道刚才他递过来的意思,不是要喂她?

姜洛不服气,嘴里嚼着食物,含糊争辩:“我手是脏……”

话没说完,又被他叼着唇瓣儿吮了两下。

姜洛脑子一热,眼睛对上他那冷幽幽的黑眸,敢肯定一件事。

这个男人,他一定是个接吻狂!

吃饱喝足,姜洛胡乱擦了下嘴,打着饱嗝,想离开,又被他抱的严实。

她没办法,将就靠着,没一会儿眼皮就沉了。迷迷糊糊中,她想,傅厉珩说的只有她。

是暂时只有她一个女人。

还是一直只有她?

她原本是不容易睡着的,但烤着火炉,又暖又惬意。

很快,她就意识散涣,窝在他怀里,脸蛋贴着他胸膛,听他有力心跳声。

在那平整的节奏里,闭眼进入了梦想。

卷翘睫毛长长的,像把蒲扇。

太惹怜爱了。

当她被抱到简易木板床上睡时,她半点没察觉,男人搂着她,直到她睡容恬静,他才落下一个吻,拿了大衣出了帐篷

翌日。

姜洛是被嘈杂的声音闹醒的。

她一睁开眼,就听到帐篷外热闹声音,她一惊,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钟了!

她特么是来赈灾,不是来旅行的啊!

姜洛连滚带爬起来,炉子上煨着奶茶和几个包子,是赈灾食品,她也没客气,胡乱塞了两口吃,喝了奶茶,匆匆洗了把脸。

用了漱口水,赶紧出去看情况。

外面狂风呼啸,天空阴沉沉的。

灰蒙蒙一片。

脸被吹的发疼。

太干燥了。

雪终于是停了,但这风却像夹着冰。她挎着医药箱准备找搭档的护士,一眼瞅见傅厉珩。

他还套着军大衣,军靴套在脚上,踩入了雪地里。

门内一位老大爷已经苏醒,情况转好,他正在用当地语言在和那位沟通。

这位老大爷是她昨儿救治的。

她刚走近,老大爷看见她,笑眯眯的,恢复了一些活力,姜洛听不懂他叽里咕噜的方言。

她只得含笑佯装听得懂的样子。

男人在旁边看笑话,长臂揽着她,一双黑漆漆瞳仁看着她,锐利眼尾上挑,似笑非笑。

姜洛忍不住,转头问他:“老爷爷说啥?”

她这模样儿可让人稀罕。

跟个雪娃娃似的,真想一口咬上去,那双眼,最是灵动。

他嗓音性感又霸道:“他让你给我生个胖娃娃。”

啥?

姜洛明显不信,对于他的轻浮,狠狠一瞪,冷哼一声,“骗人。”

她又不是他老婆,生个什么娃娃?

不过她却没有问出口,只掀开

他手,继续去工作。那位老人指着姜洛,用当地语言笑道:“你媳妇挺温柔的,要好好待她,别惹她生气。”

老人讲的都是实话。

傅厉珩黑眸一眯,望着她娇小背影,黑沉面孔看不出情绪,“恩”了声。

那是自然。

他的女人,他肯定会好好待她。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