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e6f30c98cc44a328f73b18b41ec2682,time=1614662107,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三章 没开玩笑吧?

他是知道她没睡着吗?

姜洛小手攥成拳头,贴在胸前,还在思考,听到他低沉冷哼,“不想老子现在办了你,就赶紧睡觉!”

凶什么凶……

姜洛哼唧两声,脑袋埋在他怀里,小爪子在他身上挠了挠。

他呼吸滚烫,身体像着了火似的,姜洛被他箍的实在睡不着,艰难探出脑袋,刚好碰到他坚硬下巴。

问出困扰了她一周的疑惑。

“傅厉珩,为什么要选我?”

他想要女人,什么样儿没有?

就拿她们医院来说,未婚的已婚的女性都把这位当幻想对象,只差没拿来当神一样供着了。

她到医院实习才多久,就听过他不少传闻。

不过,一周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男人呼吸沉了沉,把她搂紧了些,短硬胡茬在她脑袋上蹭了蹭,姜洛往后一缩,他摁住。

低头又吻上。

姜洛没料到他突然袭击,闷哼了两声。

顺从给他亲完。

他大手搁在她腰肢,微微低头,细长眼对上她黑白分明的眸。

她眼神太干净。

纯净的像是懵懂的婴儿。

他心头微动,手下力道加重,捏住她那细腰,嗓音低沉,“因为……只能是你!”

姜洛:“……”

这难道不是废话?

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吗?

还只能是她?

她再也没多问,脑袋枕在他胳膊上,发了一会儿呆,没几分钟,竟然沉沉睡去。

等姜洛再醒来,窗外已经大亮。

男人已经开始穿衣服,见她醒,他整理了皮带,居高临下

睥睨着她,“你今天休息,我叫人送饭来。”

这怎么行?!

姜洛赶紧爬起来,惊慌失措,“我一晚上没回去,她们肯定会问我,我要是再消失一天……”

她只套了件男士衬衣,傅厉珩眸子一黯,面如寒霜,语气极冷,“出去给谁看?”

昨天,她出现在联谊,已经让他很不爽。

姜洛狠狠瞪他一眼,一拳砸在他胸膛,站起来准备下床,“给男人看!让所有男人都看行不行!”

脚还没走两步,腿上一道重力。

他下了狠劲儿,跟头暴怒的狮子没两样,她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压在床上,两只手被他强制性压在头顶。

脚踢,扭动,反抗无用。

张嘴,牙咬,伤不到他一分一毫。

姜洛妥协了。

所以说,她作为一只金丝雀,为什么要反抗?

她吸了吸鼻子,眼底全是茫然,“傅厉珩,我不喜欢你这样限制我,我又不是你的谁。你干什么……”

唇再次被堵上。

他总是这样,不给解释,懒得解释。

他惩罚够了,这才松开,喘着粗气看她,眯着充满冷戾的眼,嗓音低沉,“丫头,满二十了?”

现在才问她多大?

都抱过了,亲过了!

不过也是,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他就一本正经宣布她是他的女人!

把她囚禁了一晚才放她走!

哪怕时隔一周,他们两人相处时间,也不超过三十六个小时!

她冷哼一声,突然想使坏,“没,还没满十八呢

,怎么了队长?”

就是要气死他!

好好问,她竟然敢这么回答,傅厉珩脸色一冷,手一把撕了她男士衬衫。

冷……

姜洛想躲避,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姜洛像被电击中了身体,被他亲的颤抖,又痒又难受,想躲没处躲,眼看他继续进攻,她赶紧求饶。

“我二十一了!我二十一了!”

怕他听不到,她还重复了两遍,“傅厉珩臭流氓!我二十一岁了!”

终于,男人停下了。

听到这话,他吻停了下来,冷硬的脸又酷又性感。

太特么好看了。

姜洛心脏一窒。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帅!

他手去解刚系好的皮带,嗓音又哑又黯,“那不小了。”

他若有所指。

这个人,说话都这么讨打啊?

姜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嘴贱!

她往后一躲,躲不开,只得撒娇,“傅厉珩,你放过我这一次好不好,我还没准备好……”

他眼神冷漠幽深,像要把她看穿。

那眼神太过冰冷。

缓了缓,他松开了她,扯了被子盖在她身上,面含不耐松了皮带。姜洛看着他进浴室冲了好一阵。

又盯着他出来。

直到他留下一句:“丫头,下午我带你领证。”

“!!!”

领证?!

第一次见面把她算做他的人,第二次就谈领证?!

这个人怕不是魔鬼!

姜洛瞪大眼,跟傻子一样,直勾勾看着他,“傅厉珩你是不是疯了?”

话语一出,她又后悔,赶紧缩回了床角。

这一次,他没有计较,看

着她脸红的像在滴血,他心情似乎愉悦了不少,嗤笑,“老子清醒的很!”

他要她。

一直都是很确定的事!

姜洛眼睁睁看着他离开,心里头忐忑不安,这要不要跑?跑了也得被他抓回来。

但……

真跟着这位爷去领证?

她才二十一岁!

没谈过一次恋爱!

这就结婚了?

刚才他如果算是求婚,一点儿诚意都没有。连戒指都没,她为什么要答应?

对,她都没有答应。

他就独自盖章定义。

这个男人,也太可恶了!

姜洛气的捶床,不愿意在房间里待着,换了昨晚的穿的制服,穿上了大衣,洗了把脸,准备出门。

徐助理在门外候着,见她出来,恭敬行礼,“姜医生,要用早餐吗?”

用什么早餐!

这一早上,气都吃饱了!

姜洛咬了咬牙,心里琢磨了下,小心翼翼询问,“傅厉珩去哪儿了?”

要是他今儿不在,她溜出去,没事儿吧?

徐助理老老实实回答,“今天虎豹护卫队和雷霆护卫队进行射击比赛,队长被邀请参加观看。”

射击比赛?

姜洛眼前一亮,“那我的同事们……?”

昨晚还听说,他们有活动来着。她也挺想去的。

徐助理面含笑意,“姜医生,您的同事也在比赛现场观赛。”

“……”

姜洛兴奋的脸缓缓垮了下来,变成了木然表情。

也就是说,她出去找同事,会碰到傅厉珩。

不去找同事,她将难以解释昨晚到现在,她经历了什么。

况且今天下午,同事们就要回市区了。

正纠结,徐中尉提出意见:“不如,姜医生也去看射击比赛吧?医生们座位离队长不太近。”

所以,傅厉珩不一定会发现。

姜洛嘴角一勾,“好啊!”

要是能够出去,偷偷的溜回去,也没有人会发现吧?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