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7ebf089679d14809b73ddbc422af0161,time=1614320854,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四章你过来

帝都大学会有军事素质练习,射击比赛这种事儿,姜洛也不是没遇到过。但像这两大护卫队来强强对赛的。

她没看过。

况且,在这射击场上,高手如云 ,她也可以跟着涨一波见识。

跟着徐助理到了射击场,姜洛是彻底惊住了。四周到处都是站的笔直的护卫队队员,跟一排遁甲似的,围着场地旁边伫立。

坐在前边儿的都是大人物,一个个端坐。她一眼瞟见傅厉珩背影,大冬天的,他军帽上沾了些碎雪。

大衣肩头也沾了不少。

帽檐下压,这个角度只看到紧绷下颚线,他脱了皮手套,修长手指在桌上一点。

旁边的一位中年男人不停点头,一脸欣赏之色。

那中年男人……

姜洛经常在电视新闻里看到。

她心里头一声惊叹。

医生们的座位在后方,离他们不过十米左右距离。

旁边也有队员守着。

“姜医生!”

姜洛正找位置,张依依喊了她一声,朝她招了招手,指着旁边,“过来坐!”

声音不大,姜洛却心虚往那男人方向看了一眼。

他照常,没什么异样。

好像没有发现她。

她松了口气,朝张依依笑了笑,走到她旁边坐了下去。

椅子加了垫,不冷。

雪也没怎么下,扫了碎雪,姜洛一屁股坐了上去。

她把帽子往上抬了抬,张依依凑了过来,不怀好意一笑,“老实交代,昨晚干什么去了?”

这暧昧的语气……

让人略微不适。

姜洛一本正经看

赛场,答非所问,“比赛开始了?什么情况?”

她在医院实习时间不久,也只和师父有些交情。其他人,她是真不熟。

张依依推了她一下,挤眼一笑,“还装蒜呢?比赛还没开始,人家傅队长就来了。我们看了这么半天,也没瞧出他哪儿受伤了啊?”

她嗤笑了声,“而且……你是和这位爷,待了一个晚上吧?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

雪不知何时下大了些,往下落的颗粒比方才要粗。

旁边医生护士虽然坐的端正,但眼睛都往这边瞟着。那炙热的好奇心,和一副要探究到底的样子。

让人十分不爽。

姜洛脸蛋通红,是被气的。

她正了正身子,勉强勾起嘴角,忍着没跳起来打人,“张护士,虽然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在这儿胡乱编排队长,恐怕也不太好吧?”

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柿子。

那一脸看热闹的样子,摆的有多清楚。

只当她是个瞎子么?

专门等着看她出丑?

张依依一听,收住了窥探眼神,也坐直了身子,不过语气却是冷嘲热讽的。

“没做还怕人说?姜医生你恐怕是太敏感了!那位爷的风流史,你以为还少了么!”

周围人不自在轻咳。

风流史?

姜洛攥了攥拳头,心里莫名委屈。

难道他,对所有看上眼的女人都是如此?

不知觉,眼圈红了。

她抬头,看着那人巍峨背影咬唇。

傅厉珩好像察觉到视线,微

微侧了侧身。

吓的姜洛赶紧埋着头,盯着兔绒手套上的粉色绒球,不敢做声。

他可千万别发现。

她在这儿啊。

射击比赛果然很精彩,在大雪猛烈之前,比赛结果出来了。

雷霆护卫队仅以一环只差夺冠。

姜洛是亲眼见证了神枪手的存在,一个个英姿飒爽,是真炫酷了。其他同事也进入到这紧张又刺激的氛围当中。

对于刚才张依依和姜洛闹出的小矛盾,已经没有过多在意。

姜洛正打算撤退,躲去卫生间。

前边观赛席上,有人提议:“我们傅队长当年可是蝉联了七年的射击冠军啊!大家想不想看傅队长来露一手?”

射击冠军?

姜洛倒也听说过,她不自觉拿傅厉珩和刚才比赛队员们比较,他会比刚才的冠军还厉害?

正想着,她就听到四周鼓掌。

大家起哄让傅厉珩表演:“来一个!来一个!”

傅厉珩倒也没客气,他站起来,肩头的雪纷纷往下扬,取了手套,他站在射击台,看着移动的靶心。

“砰砰砰!”

三连发下来。

他停了手,将枪搁在铺着红绒布的木盘里。

看靶的士兵挥舞着旗帜,大声欢呼,“全中靶心!”

“哟呵!”

观赛席一阵惊叹。

这不得不服。

实力也太强了!

那人提议,“少将,您枪法这么好,有什么秘诀吗?不如在场给我们大家伙儿讲讲,提高我们的训练水平嘛!”

秘诀?

姜洛撇嘴,这射击不是早就有教练教过?

还得

靠练习来着。

当然是子弹堆出来的。

没成想,傅厉珩竟然懒洋洋点头,嘴角难得勾起一丝笑容,姜洛觉得,这笑容太邪恶了。

有那么点儿,恶魔微笑的意思。

下一秒,她的预感实现。

因为傅厉珩细长眼微眯,眸子终于不再冰冷,扫了下方一眼,最终定在她身上,“J1576,你过来,我给大家做示范。”

“……”

J1576,是姜洛在急诊室的编号。每个医务工作者,都会有。衣帽上,工作牌上。

没有会落下的。

她睁大眼,全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疯子!

他在干什么?!

同事们投来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眼光,张依依一声冷哼,已经足够表达她对姜洛的虚伪不满。

姜洛要恨死这个男人了!

她咬了咬唇。

没站起来。

娇嫩的脸蛋在寒风中像朵苦菜花。

表情并没那么好看。

傅厉珩蹙眉,凌厉眼角上扬,声音也拔高了些,“J1576!”

冷漠,严厉!

姜洛瞬间清醒过来,她这是在护卫队!不是在大街上!

叫她的男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她要是敢违抗命令,那就是大不敬!

她站起来,小脸儿冰冷,“到!”

这种情况下,这么多人看着,她能不到么?

男人眼神冷的跟冰茬子似的,呼吸都带着白气,“过来!”

姜洛磨磨蹭蹭,不好在众人面前现眼,最终还是走了过去。男人脸色终于不那么难看了

“拿着!”

依旧是刻板冷厉的训斥。

姜洛顿了顿,手朝红绒布上伸了过去。

指尖还没触碰,另一只手已经抢她一步,握住她的手,端住了射击模型。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