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949276a6a31c49ce94dd92b907747945,time=1614320190,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傅先生他又被拒婚了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六章我满足你

山中别墅。

“放我出去!!!”

在姜洛叫喊了不知几百次后,房门外,佣人仍旧好声好气回答,“夫人,队长说了,他没回来之前,不能放您出来。”

混蛋!

姜洛啐了口,整个人要炸毛了。

这个人也真是够奇怪的!

傅厉珩把她从训练场地带到这荒郊野外别墅区,没大厦,没高楼,只有静谧山山水水。

她被关在这所谓的“新房”里。

傅厉珩丢下她就走了,她在房间来回踱步,想办法出去。

手机……

被他没收了。

房间里的电话,估计有人监听。

从窗户跳下去,不要说这下边是堆着雪的花园,就算有垫子,她也没胆子从三楼跳。

她瘫在地上,实在静不下心,想了想,还是爬起来,去看他里边书房有什么东西。

卧室和书房是相通的。

一进去,除却满墙的书本,就是各种勋章。

这人也……太厉害了吧。

虽然是个皇族,但……没点能力,也不能坐到今天的位置。

她坐在他办公椅上,拿起他复印机下的A4纸,开始恶作剧的画他的样子,那么凶神恶煞的。

像什么?

狼?虎?

还是狗?

姜洛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拿起笔,画出一个呲牙咧嘴的小狗。学过漫画,这种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小儿戏。

画完了,她偷笑,意犹未尽,在旁边标了个箭头,做下标注:傅厉珩。

心里隐约有了一丝丝报复的快感。

门外佣人喊,“夫人,我们进来了哦。”

姜洛

还没缓过神,门被打开,女仆鱼贯而入,纷纷立在房间内,手里拿着干净衣物。

这是要干什么?

她蹙眉,仿佛看穿她的疑惑,领头佣人含笑:“夫人,今晚这里有一个宴会,我们需要给夫人梳妆打扮。”

宴会?梳妆打扮?

姜洛嘴角一抽,下一秒,被佣人拉进了浴室。眼看佣人们要脱她的衣裳,她赶紧叫停。

“我自己来洗。”

她实在不习惯,被他们这么伺候。

佣人们抵抗不住她的坚持,最终决定在门外等着。

泡在温暖浴缸里,姜洛大脑一片空白。

她父母因为一次意外没了,是她师父一路照顾她到工作,她选择当医生,也只因为母亲是一名优秀的医生。

还没当几天医生呢。

就被人给看上了。

又说当老婆,又说要结婚的。

她脑子里一团乱!

“夫人,您洗好了吗?”

一个小时过去,佣人敲了敲浴室门,“要我们进来替您更衣吗?”

啧。

这怎么搞得跟古代皇宫似的。

姜洛起身,胡乱擦了身上水珠,拒绝了她们,“我马上出来。”

她以为自个儿洗澡更衣,算是了事。没想到一出去,佣人拉着她,开始给她化妆做头发。

这……

美容美发一条龙服务?

姜洛正傻眼,佣人在旁边解释,“夫人,今晚宴会很重要,队长已经吩咐过,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

很重要是有多重要?

姜洛歪头,任由着她们胡来,她躺在按摩椅上休息,“傅……队长

他经常带女人回来吗?”

浴室里一堆女性用品,看上去是全新。

但……

佣人们面面相觑,缓了缓,笑道:“夫人,队长只带您回来过。”

怎么可能!

说出去恐怕连傅厉珩都不信!

佣人给姜洛化妆,手法娴熟。

姜洛冷哼,“你们别为他打掩护了,他女人缘好着呢,在这地方或许没有,但其他地方,说不定还藏了五六十号人呢。”

佣人们一下不敢动了。

给她化妆的手也停了下来。

“夫人,不是这样的……”

不是才怪!

姜洛已经认定,傅厉珩就是那种坏男人!她心里头倒是挺释然的,闭着眼做梦,“有也没什么关系,最好被其他女人搞得精……”

话没说完,她感觉被人给捞起来。

姜洛睁开眼,眼妆刚画完,睫毛扑扇显得特别长。

“啊!”

她吓了一跳。

怎么都没想到,傅厉珩竟然回来了,还没半点动静!

她望了眼四周,佣人们都很识趣出去了,还把门给关上了。姜洛惊呼,“傅厉珩……!”

她被丢到了那张可以三百六十度全面滚的大床上。

傅厉珩黑沉着脸,扯了衣领,衬衣松开,把她架在床上,眸底一黯,咬牙切齿,“被其他女人搞的精什么?!”

当然是精尽……

姜洛爬起来,刚换的睡裙,被他一把拽住,撕成了几片。她吓得花容失色,无处可逃,赶紧溜到被子里,把自个儿包裹起来。

变成安全区。

男人没动静。

也没有什么压

上来。

她偷偷拽着被子,露出一个缝隙,看到男人气的脸色铁青,两条大长腿把被子踢了起来,免得把她给憋着。

她眼珠子溜溜转。

硬来不行。

只能来软的!

姜洛变了个脸色,裹着被子露出白皙脸蛋,跟只海龟似的,慢慢朝他爬了过去。

笑容灿烂,眼神纯净。

傅厉珩眼神凌冽,又透着火气,要下一秒就会把她给吞掉一样。

她小手拽着被子,保护身躯,朝他咧嘴,露出大大笑容,“傅厉珩,我开玩笑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神特么开玩笑。

连她自己都不信。

她是真的很希望这个男人,快点看上别的女人,把她踢出苦海!

他这个极其变态拥有控制欲的男人。

让她受不了!

傅厉珩冷冷盯着她,气的肺疼。

这个小骗子!

她以为笑一笑就能解决事情喽?

“恩?”

姜洛歪头,像朵骄傲的向日葵,声音甜甜撒娇,“傅厉珩……?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以和我这种小人一般见识,你饶了我,好不好?”

她眨了眨眼,自觉这计谋还不错。

“傅……”

没等她想好其他台词,他手臂探过来,将她头顶被子掀开,摁着她脑袋,吻了上去。

“唔!”

他惩罚性狠狠一咬。

好痛!

这男人真是狗吗?!

姜洛被咬的眼泪花儿冒,却不敢反抗,她一动,就都曝光了,要是引发他的控制欲,这一次,他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了。

她正想着,被子被他扯开。

他将

她禁锢住,睥睨着她,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

“我满足你。”

“啊?”

姜洛吓傻了,捂住胸口。

他舌尖舔了舔后槽牙,“精尽……”

他一顿,“我满足你。”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