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dca062e7636844a2a7329c0c65df4693,time=1614539072,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6 不肯就范

华雨儿并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那个朝代,但却知道不论那个朝代,一个妾侍,便是再得宠也还是妾待,怎么可以这样拿起了元配夫人的范儿来……

要是今天她真的跪下去了,只怕在这屋里,她更是抬不起头来了,华雨儿想到这点,当然不肯就范,可是这屋里却没有一个人会帮她,她能怎么办?

她只能自立,想如今的处境,华雨儿心中闷痛难当,看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掌,突然有一种迫切的感觉,想要打破被动局面,掌权掌财掌人自立,好能狠狠反击现在这样处处受制的环境。

华雨儿瞪了这姨娘一眼,看了一眼把自己餐具拿走的小丫环们,她淡淡的说道:“夫人只不过是陪着老夫人回屋,你就要当起这个家,拿起夫人的规距了嘛?”

华雨儿居然敢反抗?

屋里的女人立时都是一愣,一起抬起头来打量起这个怯怯的女子,她自进了府里,初也是闹过的,只是让大家来回整治了几次以后,便老实了,什么也不敢争了,只是逆来顺受,可是这一次进了棺材里却也让她爬出来了,难不成真是人经了生死以后,胆子也吓大了几分?

可惜二姨娘从来在华雨儿面前也是拿势习惯了,这一下听华雨儿居然不卖帐,那只感觉一股邪火再也压不下去,直气的快要发疯,便是脸上都不由自主的慢慢有了一抹病态的潮红,只觉得心里一股热气直冲头

顶,脱口就说道:“你们华家真是好规距,教的你这么不尊重长辈。”

华雨儿那里肯依着她说话,只是顾盼了周围的众人一眼,发现,除却那个慧纯以外,其他的女子并没有露出什么怒色,反而是一脸的期盼,原来,她们也只是看戏的人而已,心里也未必真把这二姨娘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特别是那个坐在慧纯上首的女子,嘴角居然还有些微微上扬,想是有些想笑,只是强生的忍住了。

这样一来,华雨儿心里更是有底气,不由嘲弄的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咱们家是什么样的规距,啥时候姨娘也算是长辈了。”

要知道,那时候,只有嫡妻是丈夫所有子女名分上的母亲,所谓嫡母者也。子女称父妾为姨娘,这些妾即使对亲生的子女而言,父妾也是不入尊亲之列的,因此对子女的养育、婚嫁、前程,毫无亲权,虽然有的妾侍倚仗主人的宠爱,对家务颐指气使甚至萌生夺嫡之念,但却为礼法名教所不容,即使成功,也难免当时后世的不尽指弹。也有妾在妻死后被扶正的,俗称为填房,在礼仪待遇上视同续配。然而这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汉家士子认为此“有辱门风”,宁肯再娶良家女也不肯将妾扶正。

所以,华雨儿这句话一出来,二姨娘脸上立时变了颜色,她生平最好面子,可是现在却让人当众下了面子,她却半响也说不出

话来,反是那个慧纯冷笑道:“三弟妹,这话是怎么说的,二娘是你夫君兄长的母亲,怎么当不得你半个长辈?”

华雨儿却不说话,只是冷笑,这时候那之前一直坐在上首不言语的年轻女子也笑了一下,站起身来说道:“二弟妹,老爷可最不喜欢的就是我们家里争争吵吵的,一直说的是家和万事兴。现在大家伙也都饿了,还是先用早饭吧,你也别和三弟妹斗气了,她才病好,只怕还不清醒,别和她计较,扶着你家二娘坐下才是。”

这话说的客气,表面上是劝架的话,可是实际呢,什么叫你家二娘,这意思是不是只是她一家的,我们可不是,在座的人那个不是人精,谁会听不懂?

二姨娘当下脸上就难看了,瞪着她说道:“我说秋元啊,你冯家虽然是大门大户,可是我们叶府也不是白丁之家,夫人在你进门里第一天,可就说过了,你嫁进了叶府,就只有叶家,那有什么你家,我家,你这意思,叶家不是你的家嘛?”

原来这个女子叫冯秋元,她还是第一个帮自己说话的人呢,华雨儿立时感激的看了一眼她,可是冯秋元却好像没留意到华雨儿的眼神一般,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对着自己身后的小丫环说道:“紫衣呀,这冬菇做的不错,娘最爱吃了,帮我拿到娘面前去。”

说着,便有一个身着紫衫的小丫头出了位子,拿起了那盘绿

悠悠的青菜炒冬菇,移到了之前坐在下首的那个看起来四十来岁十分秀气的妇人面前,那妇人却有些尴尬的看着秋元的举动,半晌不敢提起筷子。

二姨娘立时脸色一变,然后瞅着那个妇人说道:“房姐姐,你也要管管青哥的媳妇才是,怎么能这么不知道轻重。”

看着她们这样一闹,华雨儿就是再傻也看的出来,这一家子的不和谐啊。

那个双眸闲亮着文采精华的女子,这时候也没有之前那种从容了,一脸的笑意,想来这样的戏场,在这家里也不是常有机会看的。这女子感觉到了华雨儿正在看着她,不由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最终还是笑了笑,然后说道:“对了,之前夫人不是说要,请个章大夫来瞧瞧三弟妹嘛,只怕这会已经在侧厅里候着了,让人久候.....可不好。”

二姨娘知道这是人家再给她递梯子,她要再不下来,只怕今天就要僵在这了,这才不耐的挥挥喝斥道:“既然是夫人吩咐的,你愣在那干嘛,还不快去?”又回身看了一眼华雨儿身侧的小米,眉头动了动说道:“还傻站着干嘛?你们还不快把她扶着去侧厅见章大夫啊。”

华雨儿虽然对她的语气不满意,可是人还是要见好就收的,便站起身来,然后说道:“那就劳烦送些点心去侧厅吧,这么一大早的,只怕章大夫赶过来的时候,还没曾用过早饭。”

其实大家

一听这话,便是聪颖如冯秋元,机变如黄慧纯,也是不由一起打量了一下华雨儿,这个女子还是她们以前认识的那个人嘛?她之前那会有这么一份细致?她是夫人嫡子的媳妇,本来这府里,便是夫人病上了,管家娘子也轮不上黄慧纯的,本应该是她来当家的,可就是因为她在家里娇养的不懂世事,完全当不了家,这才轮上了黄慧纯,而夫人也更因为这样不待见起这个媳妇,少了婆婆的待见,夫君又不在,她在这家里,怎么能不受欺负,后来老三去了,夫人认为她克夫,她在这家里,就更加没地位了。

华雨儿可不知道自己随心的一句话,让他们那么多想法,她只是跟着小米三步并两步的赶紧离开了这个战场。两人一走进侧厅,华雨儿突然嗅到鼻间有一种辛辣的臭味,眉头轻皱,下意识的想抬手捂住鼻子,可是鼻间的臭味却是越来越浓,好像有一股辣气顺着鼻腔冲到了头顶,华雨儿直觉得嗅的自己眼睛都有些发酸了,一阵泪意上涌,她也顾不得形像了,拿起那长长的水袖便来拭泪,就在这时候,听到一个男子轻轻的咦了一声,这味道旋既淡了一些,华雨儿这才能睁开眼眸,一打开双眼,映入华雨儿眼底的是一个青衫襦衣打扮的青年男子,他看见华雨儿进来,微微一笑,那一瞬间,华雨儿突然想起过去看过一的一句话,展昭

一笑梦十年,一见本尊误终生。

她那时候也看过七侠五义,却始终不能体会这样的形容,什么样的笑容,能让人一见便梦上十年?

但这时候,她却突然懂得了几分,这个男子并不是十分的帅气,但却有一股相当大气而清冽的神韵,温和内敛,不咄咄逼人,而他的笑容,那是那样的写意,只是那一瞬间的笑意,却似乎能让流年因他的笑容而变的漫长,整个人全身上下都溢满着一种悠悠的静谧之气,让人一见就觉得亲切与可信。

便是华雨儿这样的在现代影视里看过无数美男的人,也不由自主让这份容光惊艳了一瞬。

这男子看见华雨儿进来之后便一直双眼一瞬不瞬的望着自己,似乎有了一丝尴尬,脸上居然慢慢晕上了一抹绯色,轻咳了一声说道:“清旋不知道少夫人进来了,冲撞了。”言罢,他微微倾了一下身子,算是行礼,然后淡淡的说道:“少夫人气色比上次好多了,上次给少夫人配的药,看来是应的。”

一直立在一侧的小米笑呵呵的应了一声,又有几分讨好的望着章大夫说道:“总让大人费心了。”

“这说的什么话,不说叶府的面子,便是华世伯亲自登门相请,这样的人情,我怎么能不给。”章大夫一边说话,一边自一侧的药箱里抽出一卷金线,递给小米,小米拿了过去,长长的抽了出来,又绑在了华雨儿的手腕上了

,华雨儿这才发现,自己腕间处有一丝淡淡的红色旧疤痕,明显像是过去受过伤……这,莫不是这华雨儿还曾经割脉自杀过?

章大夫见华雨儿还是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的手腕,以为她是在观察那个金线,便赶紧说道:“少夫人,这悬丝诊脉,本就难别真实,少夫人如果再不静心,只怕要为难清旋了。”

华雨儿这才醒悟自己失礼了,便赶紧笑了笑,不再多言。

章大夫摸了摸那金线,沉呤了片刻,便道:“夫人心结散漫开了,其实已经大好,只需多服些清润的补药将补些时候,便好了。”说完站起来,微一揖礼,便道:“清旋先告辞了,明日着小童将药方送到府上。”言罢转身离去,小米看着他离开了,这才说道:“这些时候,也多亏章大人能进的了叶府,才能时不时的看顾姑娘一二,要不姑娘这些时候,早早让他们府里的欺负死了。章大人虽是得了老爷的请托,但这样的恩情……”说到这里小米停住了言语,猛的一下推开窗,只见一个粉衣一闪而过,却是见不清人颜,只看到一个背影,那瞬间风吹过窗外,树上正开着的花朵正随风落下,一朵粉嫩的小花正好漂落在一件粉衣的肩坎上,那个女子一伸指弹开,只见那一朵粉嫩的桃花落在了草丛里,在一片茵绿中,格外醒目,很快就见一只女子的绣鞋踩在上面,再看时,那花

已是一片残红……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