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a803faddcf5460e86ef9fc9d6220f52,time=1614303482,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侯门嫌妻:夫人很彪悍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008 无法打探

小米着看看华雨儿,她嘴里没说什么,但是心底却在叹息:她们姑娘可是这叶府的嫡媳妇,可是府中的人有几个把自己姑娘当成了主子看待?想到此处,她不免想起没嫁过来之前的生活,在华府里她们的姑娘是如何的如珠如宝,想到这里,她脸色更是一黯强迫自己转回思绪来。

华雨儿也没有立时开口说话:她现在还真不敢轻易相信人,因为这些人对于她来说无疑就是陌生人,包刮小米在内,虽然直觉上告诉她,她可以相信小米,但前世的经历一再的告诉她,做人真的不能太容易相信人。

那时候,她天天只想简单做人,可是呢,生活最后给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她最相信的人,居然对她从来没有几句实言。

华雨儿又想起了四姨娘来,四姨娘在叶家虽然是排行最小的一位夫人,可是在家里的位置却有些特别,居然连早上的请安也不曾去,而且,她的表现,似乎对自己很有敌意,这是为什么呢?

冯秋元想拉陇自己不奇怪,黄慧纯讨厌自己也不奇怪,可是为什么这个四姨娘对自己这么不友好呢。还有冯秋元,刚才说话行事,却是极爽直、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没有一点心机的样子:如果当真如此,怎么可能在这家里还能让黄慧纯对她惧上几分,只因为她是长媳妇,别搞笑了,黄慧纯连自己这个嫡媳都不看在眼里,她能有这份位子

,说句不好听的话,面子是别人给的,也是自己争的。

华雨儿坐在那里休息,而到晚饭后,冯秋元却打发人送来了二两燕窝、一根人参及一些其它的滋补品。

华雨儿赶紧让小米取出一些铜钱赏了来人,小米赶紧说道:“不多,不要嫌弃,多少是个心意。”

不是小米在客气,是真得不多;因为华雨儿原本就没有多少银子,所以赏人的时候,也只能小家子气了。

到了晚饭后,冯秋元的人才走,夫人房里又来了人,只说老夫人要去晋香,免了这几日的晨醒。各院便自己在屋里用早饭就是了,听了这样的消息,华雨儿当然只有高兴了,对她来说,现在少见少错,不见不错,在自己屋里还自在些。

又过了两日,还是来了人为华雨儿的屋里换了窗纱,是一种浅绛色窗纱;远看什么也没有一样,透光透气都非常的好,但是小虫子不要想钻进来;近些看,那窗纱便像是天边一抹淡淡的红霞,很漂亮但却不会耀眼。

华雨儿看见冯秋元居然还在这叶府里能拿上主意,心下对她又多了几份佩服,不过,心里却还有另外一份疑惑:是原来冯秋元就待她这样好,还是只是现在呢?不过,听小米的口气,应该只是现在,如果只是现在的话,为什么冯秋元会突然待她这样好?平白无故的,在这叶府还有一席之地的冯秋元,怎么会来讨好自己这个近乎是

活死人的三弟媳妇呢?

虽然华雨儿在府中并没有多少真拿她当主子看待,不过表面功夫,叶府还是会做做的,有冯秋元的话,或许还是有些用处的,华雨儿的面前,总算不是只有小米一个人在周周转转了。

看着现在的情况,华雨儿自然是知道她之前是她被苛待了,所以才只有小米在跟前,但是又如何?她现在什么也没有,所以还是先隐忍这一时。

只是到现在,华雨儿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身子的夫君怎么不见了,也不知道两个人为什么这么僵。

不过几天冯秋元又来过,与华雨儿聊了几句,便起身走了。看冯秋元累得有些憔悴的样子,华雨儿听冯秋元一个劲的叫现在很忙很忙。也不知道她倒底在忙些什么?

华雨儿有些好奇,不过冯秋元既然没有说,她也就没有问;像冯秋元这样的伶俐人儿,她不说的话自然是不想提及。本想让小米出去打听一二,但看看小米那直炮筒子一样的性子,华雨儿叹了一口气,自己还是少惹点是非的好。

这天送走冯秋元之后,外面来了一个丫头送东西,却是四姨娘身边的大丫头彩冰。

华雨儿对这位四姨娘当然是有影响的,只是想不通,她怎么也突然想起自己了,就这会功夫,彩冰已经挑帘进来,未语先笑:“少夫人可好些了?”华雨儿让她进来坐,又笑着说道:“我到是好,只是不知道四娘这些

天可好,那天匆匆一别,也不及问四娘好。”

华雨儿说了以后,彩冰乖巧的施了礼,笑着让说道:“倒让少夫人记挂着,我家姨娘这些时候已经好多了。”

什么?这话似乎有什么话头子在那收藏着,华雨儿一听就觉得,这一句好多了,难不成,之前不好?

彩冰一边笑着把东西递给了小米,一边说道:“这是我们姨娘给少夫人送过来的一点东西,也不值什么;原本我们姨娘是要来看少夫人的,只不过怕过了病气给少夫人,所以才打发婢子过来看看。”

华雨儿连忙谢过了,听了,彩冰这一句怕过了病气,只得又虚应的又问了四姨娘沐氏病体如何,很是关心一番了才作罢,当下她也有几分明白了为什么那天早饭,四姨娘能不来了,或许就是因为她病着,所以才得了这份恩典。

彩冰是个很爱笑的丫头,在这时候虽然没说几句话,却一直带着笑意,说话也直爽,华雨儿看着讨喜,便让小米给她送了碗茶,留着她在这里说话,听这丫头说,冯秋元和黄慧纯之前为了华雨儿的窗纱很生了一番气,这丫头话里的意思,自然是说冯秋元别有心思,但华雨儿本就不在意这屋里的人是真心还是假意,重要的是这里的人还肯顾及她几分便好了。

华雨儿并没有完全相信,她相信的只是两个人生气了,不过就算没有她,估计两个人也好不起来。说着

,彩冰又说院里有事,便告辞走了,华雨儿只觉得这府里是真得太忙了。可是就是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问了小米几句,小米的意思也很明显,自从叶虎走了以后,她和华雨儿就几乎是让软禁在了这个院子里,她那里能知道什么太多的事呢,便是之前说的那些,也是陪着华雨儿刚嫁过来的时候,从府里那些老妈子,丫头嘴里碎碎的听闻来的。

不过,华雨儿只觉得这些事如此之忙,实在是有些好奇,其实这些深闺里的姑娘夫人们其实是最无聊的,又没有工作,又没有旁的事,他们要做的就是互相斗争而已,那里还有这么多事来忙的,只是苦于无法打探而已。也因为这样,她就更是好奇了,这么忙的时候,夫人却又不在了,陪着老夫人去晋香,留着几个姨娘在家闲忙?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