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次转发v2.1
appId:wxd7e8e0b69307cd03,noncestr=6cdf537a82d74cb887e9a8d8cb845534,time=1614539925,shareUrl=,signature=
isshowflow:1,,
极品武尊
目录
 
夜间
A+
A-
详情 加入书架
第十章 悬崖激战

“‘不死火鸟’族人出动高手寻找‘玉灵泉’,并且已经得到一些泉水,真是天赐良机!不管他们目的何在,这些泉水我都要定了!”

突破到脉者五重境界后,袁立本身的力量就足有五千斤,这让他对‘兽栏山脉’一行变得更加期待。如果能够得到足够多的‘玉灵泉’,不仅唐重天可以恢复实力,唐家也将得到大量好处,从此振兴!

这是袁立第一次对唐家的未来看到曙光。

‘兽栏山脉’越到深处,其中的凶兽便越加强大。袁立一眼看去,至少有好几只凶兽达到脉者六重甚至七重境界,诸如‘飞翼鸿貂’、‘大地红熊’等等,几乎个个都不弱于那‘千钧象王’。

这样的形势已经不允许再多耽搁,袁立直接一路横冲直撞冲向山脉深处,直至来到一个陡峭悬崖上才猛地停了下来。

“有人!”

袁立俯身潜伏在悬崖左侧一个山岩下,一眼便看到了悬崖顶上的三道人影。

这三人乃是二男一女,两个男子身穿红衣,正在围观另一个黄衣女子。

山崖顶上炙热无比,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熔炉,两个红衣男子浑身上下喷发出熊熊火焰,一步步将那黄衣女子逼迫到悬崖一侧。

“‘烈火猿王’族人?不对!这二人身上的火焰天赋更加强大,是‘不死火鸟’族人!”

袁立双眉一立,立即看出那两个红衣男子的身份。

‘烈火猿王’虽然曾是用火高手,

可是如今在玄黄大陆上真正以火焰天赋闻名的,却是‘不死火鸟’一族。传说这一族血脉乃是传自圣兽‘永恒金乌’,同众多猿族一样血脉高贵。

那两个‘不死火鸟’族的红衣男子实力不弱,二人都是脉者六重境界,比之‘千钧象王’略有不及,但也十分强大。而更让袁立吃惊的却是那名黄衣女子,此女也不知是什么来历,以一敌二都显得从容不迫,而且从她身上还隐约流露出一些猿族血脉的气息!

“圣猿城中的十三支猿族血脉我都熟悉,其中没有一个与此女类似,可是除此之外就只有圣猿城主这仅剩的一支血脉,难道此女竟然还和圣猿城主有些渊源?”

袁立没有疑惑多久便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亲耳听到那黄衣女子被人称为皇甫衫。

当今圣猿城主一脉正是复姓皇甫。

“皇甫衫!你今日虽然是无心之失,但毕竟撞破我们‘不死火鸟’族群的大计,我们烈家人绝不会放过你,你还是自己自裁得好!”

“不错!就算你不自行了结,日后我们火鸟城也会将你们圣猿城彻底覆灭,你和你爹圣猿城主都在劫难逃!”

皇甫衫脸色不善,凛然怒喝道:“放肆!你们烈家阴谋封锁‘兽栏山脉’核心,想要夺取整座‘玉灵泉’,究竟意欲何为!难道你们不知道这座泉水是我们猿族所有吗!”

“嘿嘿,可笑!猿族没落早已是世人皆知之

事,你们圣猿城已经没有资格再拥有这座泉水,何况连你们十三支猿族自己都内讧不断、四分五裂,还敢妄想要收回这‘兽栏山脉’吗!”

那两个红衣男子一个叫烈飞,另一个叫烈岩,都是火鸟城烈家的杰出子弟。二人出手狠辣,看来是对皇甫衫下了必杀决心。

其实皇甫衫的实力也在脉者六重,比之二人都要高出一线,只可惜被人围困再加上背靠悬崖,境况十分不妙。

旁观者清,袁立就隐约看出那烈飞和烈岩似乎精通某种奇异天赋,能够脚踏火焰,在半空中短暂滞留片刻,这对于悬崖交战来说简直就是绝佳的便利。

反观皇甫衫,虽然底蕴深厚,一时不致落败,但长此下去必定会被逼下悬崖,必死无疑。

“烈焰长鞭!给我死来!”

忽然间,那烈飞施展出一门名叫‘烈焰长鞭’的低等天赋,手中飞出一条火红色长鞭,将皇甫衫的左脚缠住。那烈岩心意相通,也同时使出这一招缠住皇甫衫右脚。

二人一起用力,就要将皇甫衫扯下悬崖。

皇甫衫秀眉挺立,一声低吼,双脚如同生根一般长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此女背后还隐约显现出一只模糊的巨猿身影,大有股‘泰山不倒’的气势。

然而皇甫衫还是棋差一招。很快,那烈飞、烈岩各自脚踏火焰,从悬崖边上踏到半空中,再一用力,就将皇甫衫踉跄拽倒。

“哈哈哈哈……皇甫衫

!你们猿族强者多在陆地称王,一旦遇到半空交手就万万不是我们‘不死火鸟’族人的对手。你今日将死,死后要记住是败在我们‘不死火鸟’一族的天赋‘烈火风轮’手上!”

烈飞、烈岩齐齐大笑。

“唉,罢了……”

人在半空,皇甫衫顿时心如死灰,已经感到回天乏力了。

然而,下一刻,半空中忽然飞来一块巨大岩石。皇甫衫大喜,双足一踏,在岩石上微微借力,立即死里逃生回到悬崖边上。

“什么人从中作梗!”

烈飞、烈岩惊怒交加,立时便见到一道人影不知从哪里窜出,刚才那块岩石正是此人抛到半空才救了皇甫衫一命。

“嘿嘿,不巧,在下刚好也是猿族后人,而且此行乃是冲着‘玉灵泉’而来。既然你们与‘玉灵泉’扯上关系,就不要怪我多管闲事了。”

袁立现在知道皇甫衫是圣猿城主之女,既然同是猿族中人,自然不能不救,更何况他现在确认火鸟城烈家的确和‘玉灵泉’扯上关系,那皇甫衫应该是无意间窥探到对方的阴谋才被追杀。这样一来,袁立便不得不出手了。

“阁下是什么人?是圣猿城中哪一支猿族血脉后裔?”

皇甫衫死里逃生,对袁立满怀感激之情,急忙问道。

袁立洒脱一笑,摆摆手道:“皇甫小姐且慢多问,还是先料理了敌人再说,记住给在下留个活口就是了。”

话音未落,袁立势若猛虎,猛

地冲到了悬崖顶上,左右各一拳如猛虎出洞,轰向那烈飞、烈岩二人。

砰!砰!

烈家二人反应不及,结结实实吃了袁立一拳,尤其那烈岩还脚踏‘烈火风轮’滞于半空中,立足不稳,立刻被轰得口吐鲜血,狼狈不堪。

“好厉害!是‘大力猿王’唐家人!这一招血脉天赋名叫‘力顶千斤’,足有五千斤之力!可是‘大力猿王’唐家这些年早已没落,只怕是家族中仅有的脉师高手唐重天才有这么大的力量,这年轻人是谁,这招‘力顶千斤’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天赋威能!”

一旁的皇甫衫惊骇不已,她是圣猿城主之女,本身就有神秘的猿族血脉,对于圣猿城中一十三支猿族血脉自然十分熟悉。她能够认出袁立所使的是‘大力猿王’一脉天赋,可却对袁立的真实身份完全看不透。

其实早在十天前,因为在唐家大难时挺身而出,袁立的名字已经逐渐在圣猿城中流传。可是那时候皇甫衫早已进入‘兽栏山脉’历练,一直到今日都没有听闻这件事,所以才奇怪早已没落的‘大力猿王’唐家怎会突然出现一个年轻高手。

“此子仅仅只是脉者五重境界,居然就能将一种血脉天赋发挥到五分威能,这究竟要怎样的天资才可以达到!”

皇甫衫还在震惊之时,另一边,袁立以一敌二,已经将烈家二人逼迫到连连后退。

以袁立的实力,还在脉者四重

时已经可以凭借‘天目强化’和‘千钧象王’势均力敌,一旦突破到五重,单对单可以击败一名六重高手,即使以一敌二也不会太过勉强。

最重要的是,即使在危急时刻强行使用‘天目强化’,袁立也能够力保不失,连脉者七重、八重境界的高手都伤不了他!至多不过是花费一些‘血脉灵丹’而已。

袁立在旁观战多时,得到许多助益。他一出手就针对实力较弱的烈岩,简直是穷追猛打,毫不顾命,势要先除去对方一人。

“小子找死!你是哪里跑来的猿族废物,也敢在这里逞能!”

烈岩惊怒交加,手中接连飞射出十余条‘烈焰长鞭’,炙热高温足可以将岩石融化。

“哼!钢筋铁骨!”

袁立浑然不惧,直接使出‘大力猿王’一族三种低等天赋中的核心‘钢筋铁骨’,顿时身躯微微变大,四肢骨骼犹如钢铁浇筑,简直水火不侵。

“死来!”

袁立趁势揪住一条‘烈焰长鞭’,手中劲力贯注,猛地一挥,便将那烈岩狠狠甩下悬崖。那烈岩甚至来不及催动‘烈火风轮’便葬身崖底,死无葬身之地。

烈飞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区区脉者五重境界的年轻人能有如此厉害。

他早已肝胆俱寒,想要趁机逃跑,可是背心处忽然一紧,已经被袁立冷笑着抓在手中。

“不要杀我!我可以将你们想要知道的一切统统说出来,只求放我一条性命

!”

烈飞立时狂叫起来。

……

-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
目录